86书屋 > 科幻小说 > cp解绑指南 > 第74章 他们每个人都说爱我
很快这场访谈就变的不受控制,主持人放弃求生欲陪他们两个聊。

“所以翊文一直都是坚韧的性格吗?”

张弛发笑,似乎这在他眼里是个笑话。

阮翊文也不甘示弱,“我不确定,但我确实度过了一段非常没尊严的时间,我现在觉得没什么能击垮我。”

有料啊,但是主持人不敢挖,他真的好想问问那段时间是不是在星林当练习生的时期,但是台侧的那几个星林的工作人员眼神好吓人。

主持人干笑两声,虽然他心里已经快哭了。“挺好的挺好的,啊不是,我不是说你那什么挺好的,我是说你前段时间也拿了电影插曲奖,所以你会感谢这些经历吗?”

张弛意味深长的看着主持人笑,主持人心里纳闷儿怎么在这笑里看出了同情的意味。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

阮翊文敛了笑意:“你今天采访我如果不是因为我拿了最佳插曲奖,而是青春期被排挤所影响的失败人生鉴赏,你就不会敢问我这个问题。”

比起主持人的如坐针毡,张弛也舒服不到哪儿去,阮翊文说的虽然不全是他,但明显也在挑衅他。

这种指桑骂槐很容易让人自我怀疑,然后丧失理智。

阮翊文颇为大度的耸耸肩,“我不会感谢我经历过的痛,那会是对我自己的背叛,我曾经那么努力的熬过来,现在要是回头感谢,我是有多变态。”

阮翊文偏过头来,“是吧张弛。”

他用一个洒脱的笑容在张弛的忍耐限度最高点试探着。

张弛短促的哼笑一声,凑近阮翊文的耳朵小声说:“你到底要拿这些审判我到什么时候。”

阮翊文权当没听见,礼貌的看向主持人:“主持人,您继续。”

主持人:我可以跑吗?

前段时间温顺的阮翊文和现在狡黠猜不透的阮翊文割裂的分别跑出来与张弛会面,如果不是这样,他大概会觉得温顺的那个是他臆想出来的。

主持人颤颤巍巍的翻台本,“两位,我这儿还有个问题是关于阮翊文心思单纯的,您们看我还有问的必要吗?”

阮翊文已经疯了,根本不管主持人在说什么,“心思越简单的人伤人越深,因为他根本就不懂事儿,不懂自己怎么只是开玩笑对方就伤心了。”

主持人把台本一撕两半默默扔地上,生无可恋的看着阮翊文。

阮翊文现在的状态很像一直龇一排大白牙傻乐的小天使暴走了。

张弛也被他这句话里不可忽视的倾向性激的理智出走,这绅士爱谁当谁当吧。

“那这么说你被我伤到是因为你心思重,不全是我的责任。”张弛不管主持人,旁若无人的跟阮翊文对峙。

一旁的助理喊他:“张哥!”

阮翊文挑眉:“你看,就是现在这样,你又伤到我了。”

张弛深呼吸,“对不起,我跟你道歉,从最开始到现在,我都跟你道歉。”

阮翊文更气,你是需要跟我道歉,但是不该是这个应付了事的态度。

主持坐在对面一言不发。

阮翊文和张弛已经剑拔弩张至此,也没有谁想先夺门而出的冲动,这让主持人很失望。

他们两个人较劲起来,好像谁先离开就选谁输一样。

张弛起身去捡主持人悄悄扔在地上的台本,翻到最后一页,照着念出来:“最后感谢一下粉丝。”

他又把台本扔回原地,走到自己的沙发里坐下,“感谢粉丝,我现在的成就离不开粉丝。”

摄像机一旁的导演心想张弛可真乐观,还以为这样可以剪进去呢,早就废掉了。

张弛不以为然,看向阮翊文:“该你了,别耽误工作。”

阮翊文坐直:“感谢我自己,没辜负我吃过的苦。”

两个人在录制现场幼稚的闹别扭。

团队坐不住了,冲上来叫停,跟导演沟通采访再约时间,今天耽误的时间,所有人工资张弛团队承担。

李诺也来帮忙说,台上台下一片混乱,幸好这是场没有观众的录播,否则这可是个大热闹。

当事人还在吵架,张弛说阮翊文冷漠。

阮翊文以为是针对刚才他的结尾,当即反驳:“我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到了,问心无愧。”

张弛翻白眼:“粉丝知道你这么冷漠,会伤心吧。”

“我一直都是这样。”阮翊文站起来,“我的正面影响在于自己努力的往高处爬,粉丝在后边自愿追随,而不是只会说甜言蜜语,粉丝在我身后用力推。”

张弛冷笑,“你可真是明白人,我要是早点发现就好了。”

早点发现或许可以不这么投入的喜欢上他,最后闹的连人生轨迹都改变了。

现场一团糟,阮翊文起身往后台走,张弛穷追不舍。

阮翊文知道张弛追出来了,但还是脚步不停的往自己的休息室走。

他把门推开,张弛刚好追到这儿,他把门推开,在张弛想抓住他的时候一个侧身躲过,然后把张弛推进休息室,自己也跟进来随手锁了门。

张弛一愣,他以为阮翊文在躲他,可以加快脚步追上来的,没想到阮翊文在等他。

张弛看着阮翊文给门上锁的的动作,刻薄的说,“你把你自己跟我锁一起,对你来说可不是个明智的决定。”

阮翊文一点不怕,表情里都是尽在掌握。

他冷若冰霜的看着张弛,淡漠开口:“张弛,我不计前嫌的跟你想处是因为喜欢你,但你呢,得寸进尺了吧。”

张弛微张着嘴巴,看着眼前这个人气质里自己熟悉最后一部分消失掉。难以置信,如鲠在喉。

“这段时间我够有耐心了,我以为我们会慢慢接受彼此,你呢,你连句喜欢我都不说,你除了威胁不会别的了吧。”

阮翊文摘掉身上的麦,背后夹在腰上的部分拆了两次没拆掉,他没耐心的用力一扯,把麦丢在一边。

现在的阮翊文不是张弛熟悉的那个,那个看起来总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温软可怜的阮翊文,就这么满脸戾气的站在他面前。

张弛觉得这不是真实的阮翊文,他这个表情放在脸上违和极了。

他想说阮翊文你别装了,你以前还趴在我怀里哭呢。

“张弛。”阮翊文叫他名字,再没有那种旖旎的感觉,倒像寻架。

“我哥和我嫂子…就是云辞哥,他们本来就是同性恋,他们喜欢男的,就算他们分手,再恋爱也是跟男的,你也一样,你喜欢男的,以前柯以兰的那点暧-昧我都看得出来。”

张弛想反驳,他跟柯以兰一点故事都没有。

但阮翊文不给他这个机会:“但我不一样,我以前喜欢异性,我以为我会有一位相爱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

阮翊文把造型师给他搭的白色针织开衫外套脱了扔到一边,又去衣架上拿自己早上传过来的黑色夹克外套。

他把狼尾揪起来,随手拿了根化妆镜上挂着的皮筋把头发绑的和头顶平齐。

他额前掉着几缕碎发,配上他现在的表情,又冷酷又随性。

今天的他是张弛穷极记忆也想象不出来的,最具有男性气质的阮翊文。

即使他绑着个小马尾,仍然是潦草的帅气,不精致不刻意,没有造型师在他脸上身上“作乱”的最原始面貌。

他气质很冷酷张弛承认,但仍然不影响他美的惊天动地,漂亮的像是雕琢出来的。

“得益于你死缠烂打,我后来喜欢你,再后来我自己也不懂了。除了你之外我不喜欢同性,也对异性提不起兴趣,你现在什么意思呢,恨我恨得要死吧,我当时没成团,把你的计划也影响了。”

张弛摇头,他绝不承认自己恨阮翊文。

“但我一点都不恨你,我刚在电影海报上看到你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有多慌。”

阮翊文紧了紧衣服领口,打开门锁想出去。

张弛走过去再一次锁好,站在门前。

“让开,我经纪人让我录完去三楼落地窗跟粉丝打招呼。”

张弛一动不动,“你说你喜欢我。”

阮翊文只看着他,不想再答。

张弛声音发颤,“我爱你。”

阮翊文等了好几次了,现在听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他又不是不知道。

他不是想确认张弛爱他,他只是想张弛能好好爱他,休想再打折爱他的旗号伤害到他一点点。

阮翊文手抬起来,落在张弛领口,张弛以为阮翊文想打抓着他衣领愤然打他,他决定不反抗,任阮翊文发泄,只要他不生气的话。

但并不如他所想,阮翊文的手滑下去,扯住他的领带,把他带到窗子旁边。

哗啦一声窗帘被阮翊文推到一边,楼下站着很多人,举着灯牌。

阮翊文松手,朝楼下扬了扬下巴:“这楼下冒着大雪等我的粉丝有几十个,微博上等路透的有几千个,每天超话签到的几万个,他们每个人都说爱我。”

张弛长叹息:“他们不会有我这么爱你。”

“是吗?”阮翊文不以为意,“那你是怎么爱我的?”

张弛呆愣的站在那里。

“你不让我从这里走出去,没办法去见他们,你爱我的方式就是让其他爱我的人千里迢迢的来,失望至极的走吗?”

“对不起。”张弛泄气,“我让你走。”

阮翊文没再说话,转身朝门走。

张弛言行不一又跟上来,猛地扳过阮翊文的肩膀。

他急切的想看到一点阮翊文的情绪,喜怒不表于色的阮翊文看起来太吓人了。

阮翊文看出来了他的意图,“你要是现在亲我,那就分手。”

张弛不敢,但庆幸在阮翊文的声音里听出了慌张。

他拥抱过去,感受着阮翊文的心跳,和因害怕而发抖的身体。

太好了,他可以把今天这一切强行理解成阮翊文的虚张声势,他坚信自己还可以保护阮翊文,阮翊文还是需要他的。

阮翊文抱在怀里还是柔软的,他脸颊贴着自己的脖颈,是有温度的。

谢天谢地阮翊文没有推开他,但他再不敢相信阮翊文是温顺的。

“我很抱歉。”张弛用脸颊蹭阮翊文的头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