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科幻小说 > 吸血鬼与垂耳兔 > 78阿兰遇到危险
阿兰听到回家吓的缩起了脖子,他惹上这段孽缘也全是自己作的。借着跟顾君泽一样混血的便利,冒死混进血猎机构帮着他们套取信息恰烂钱。谁知道没多久就被人发现了血族的身份,自己还被一个血猎看上了。

齐恒虽然是个人但架不住他狗,嘴上说要救阿兰转身就把他关在自己家里。阿兰是个直的他根本就不喜欢男人,但他打不过齐垣只能半推半搭伙过日子。就这样过了不知道多少年月,齐垣忽然想要个孩子。

他强迫阿兰做了改造手术,在他的体内移植了女性宫腔。

阿兰也因为这个再也受不了齐垣了,想尽一切办法终于逃了出来。

算算日子他已经逃了快两年了,一直辗转于各个城市,有钱就去赌输没了继续跑路。

想到这里,阿兰试探性的说着:“垣哥,你就放了我吧,找个女人不好吗”

齐垣听到这话心里痛的厉害,他觉得血族就是天生冷血无情。

这些年他背着血猎组织跟一个血族在一起,已经越来越不像‘猎人’了。

在外面感受到血族都不会多看一眼,当着顾君泽和修斯的面也是阿兰的男人自称。

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拴住阿兰,可是阿兰还是想跟他分手,也一直没断掉逃跑的念头。

想让阿兰生孩子也是为了绑住他,可是他不知道就是这个举动,把他的阿兰越推越远。

“你做梦,跟我走。”

齐垣的声音很冷,他始终站在阴影中看不清长相。阿兰感到握着他后颈的手掌不断用力,吓的喊了起来:“顾君泽!修斯!救救我!!!”

他喊了半天,果然引来了顾君泽和修斯,可冷漠的吸血鬼们只是看着也不准备帮忙。

修斯还劝着:“你就跟他走吧,都这么多年了还闹什么"要是说阿兰对齐恒没有感情,他第一个不信。

他还记得齐恒受伤那次,阿兰不吃不喝在医院守了他半个月。

“老公怎怎么了"听到自己的小兔子在问,顾君泽皱了皱眉:阿兰红着眼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齐垣对他做的那些事。

他曾跟修斯和顾君泽关系很好,也是因为这个男人看的太紧,渐渐疏远了朋友。门缝间隙忽然漏出一只兔耳朵,温阮看了半天,忽然说道:“老公,他哭了!"兔子的话,众人纷纷看向阿兰,这个平时没心没肺的血族竟然落了眼泪。

齐垣急忙放开手,又因为怕阿兰逃把他困在怀里低声问着:“掐疼了"阿兰有苦难言,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还会因为受了委屈,当着别人的面哭出来。

“求求你放了我吧"

这句话被齐垣当做了空气,他直接把阿兰抱起来要强行带走他。

顾君泽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忽然走上前揽住了齐垣的脚步:“放他下来!"

他不想招惹血猎,但是阿兰的状态很不对劲。

他们认识很多年了,可他从来没有看过阿兰哭。

就连几年前齐垣濒死的时候,阿兰也只是沉默的陪着他。阿兰跟齐垣太久了,他们都快忘了齐垣血猎的身份,还经常跟阿兰-起调侃这个狗男人。

见到顾君泽阻拦,齐垣终于抬起了头。

男人长的很英俊,可惜被一道伤疤贯穿了额头和下巴,衬的那双眼睛更锐利而阴狠。

这是他为救阿兰受的伤,也是阿兰=最开始愿意跟齐垣在一起的理由。

“跟你没关系。”齐恒说完就想绕过顾君泽带走阿兰。

他不想杀吸血鬼,因为他的爱人也是血族,他现在只想要阿兰跟他在一起。

修斯也走上前,直接问向阿兰:“哭什么到底怎么了我们都在这呢,你说就是了!”

他今天暴打了阿兰一顿,这小子都没有流一滴眼泪,现在却窝在他男人怀里哭的像个鬼。,阿兰越哭越凶因为害怕浑身都在发抖,可是齐垣做的那些事他实在难以启齿。如果要他给人生孩子,不如现在就找个人剜了他的心脏。

顾君泽看到这一幕,忽然回头说着:“阮阮,你先回去。”如果齐垣要强行带走阿兰,他和修斯都免不了同血猎的一场恶战。

可是阿兰不想他们打起来,哭了半天终于说了:“这狗东西要我,给他生孩子!"

这话一出口,几个人都愣住了,修斯笑道:“

你脑袋被门挤了你以为你是满满他们"阿兰绝对是个男人,他们一起去泡过澡,这一点他和顾君泽都可以打包票。了擦眼泪,终于鼓起勇气给了齐垣--拳,他骂道:“你他妈放我下来!"

齐垣脸色一沉,刚想走又听阿兰说着:‘我保证不逃,你可以看着我。

今晚又是吸血鬼的不眠夜,不同的是病房里多了个血猎和兔子。修斯是个医生,有他在这医护人员也不会来这栋疗养楼,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了解事情的始末。

温阮窝在顾君泽的怀里,正-边吃着胡萝卜一边玩着缠在身上的纱布。

他的伤好的差不多的,可是顾君泽不放心,还是让他继续当‘木乃伊’。

小兔子玩着玩着,忽然感觉包着纱布很难受,挠了几下委屈的说着:“老公很痒”912439826

顾君泽抓住兔子不安分的小手,柔声哄着:“再忍忍,明天就拆了。”温阮的伤口都愈合了,可是皮肤上还有淡粉色的疤痕,那些是新长出来的嫩肉,需要明天才可以完全复原。

小兔子哦了一声,继续吃着他的胡萝卜,这几吸血鬼说的话他什么都听不懂。阿兰已经不哭了,只是捂着自己的肚子控诉齐垣的暴行:“他是个变态,他女性的腔体。听着这控诉,齐恒却没有解释,只是站在i]边盯着阿兰的背影。

修斯猛吸了口气,一开口却问道:“谁做的有没有排斥反应看你还活着肯定没事!"

“你快给他生一个,到时候我会全程陪着你,一定要把这些记录下来!"给男性的身体移植女性的宫体,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直活着,看起来也没有排斥反应,医学奇迹不过如此。

修斯很想认识那位医生,说不定可以从中学习到很多知道。阿兰没想过修斯竟然只是在乎这个,气呼呼的说着:“你去吧!他是个血猎医生!不怕死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去‘拜访’他!

修斯听到这个,挠了挠头发,无所谓的说着:“那算了,不就是改造吗我也会!"

他可以通过手术改造兽人,尤其是狗族兽人可以断尾和裁耳,有些人类会特意带着兽人找他做这种手术。

刚开始他有钱赚就会接,直到遇到了满满再也没有伤害过兽人。

顾君泽有些担忧的看了眼阿兰,低声问着:“会不会出意外"

温阮和满满都是天生的,可是阿兰去却是被改造的。

齐垣有多霸道他们早在几年前就领教过了,如果这个狗男人想要阿兰生孩子,就算是强迫也要达成目的。阿兰刚要接话,却听门旁的齐垣道:如果不是万无一失,他也不会给阿兰动这个手术。随着年月累积血猎一族人口骤减,所以他们推崇这种手术,同性可以结婚男人也可以生孩子。阿兰听到这话,清秀的面庞被吓的惨白,哽咽的说着:“我不愿意

顾君泽于心不忍,劝说道:“没有孩子,日子一样过。”温阮忽然抬起头,扯了扯顾君泽的胡茬,傻乎乎的问道:“水水不不重要吗"

顾君泽低头看他,笑着说道:“水水很重要,但是就算没有水水,老公)也爱阮阮。”兔子被逗笑了,晃了晃包成木乃伊的小胳膊,抱着顾君泽的脖子吧唧亲了一口。看他俩腻腻歪歪,修斯嫌弃的躲远了一点。

他的小猫可不会这样,当着外人的面都是矜持优雅的,当然这要忽视他挠人的样子。阿兰疑惑的看着温阮,忽然问道:“你们有孩子了"

他只听说顾君泽结婚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孩子了。阿兰又问道:“兽人也有移植技术了

顾君泽看了他一眼:“阮阮身体比较特殊,我们的孩子都几个月了。”

修斯也笑着道:“我也有孩子了,羡慕吗羡慕就自己生一个!"这话气到了,他们两个想要孩子,有人可以给生。

可到了他这里,就他妈的得自己生阿兰偷偷瞪了齐垣一眼,泄愤般的说着:“我才不要孩子,小孩是最讨厌了!"

小兔子听到这话,急忙反驳道:“不,不讨厌!水水火火很可爱哦!"

你脑袋被门挤了你以为你是满满他们"阿兰绝对是个男人,他们一起去泡过澡,这一点他和顾君泽都可以打包票。了擦眼泪,终于鼓起勇气给了齐垣--拳,他骂道:“你他妈放我下来!"

齐垣脸色一沉,刚想走又听阿兰说着:‘我保证不逃,你可以看着我。

今晚又是吸血鬼的不眠夜,不同的是病房里多了个血猎和兔子。修斯是个医生,有他在这医护人员也不会来这栋疗养楼,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了解事情的始末。

温阮窝在顾君泽的怀里,正-边吃着胡萝卜一边玩着缠在身上的纱布。

他的伤好的差不多的,可是顾君泽不放心,还是让他继续当‘木乃伊’。

小兔子玩着玩着,忽然感觉包着纱布很难受,挠了几下委屈的说着:“老公很痒”912439826

顾君泽抓住兔子不安分的小手,柔声哄着:“再忍忍,明天就拆了。”温阮的伤口都愈合了,可是皮肤上还有淡粉色的疤痕,那些是新长出来的嫩肉,需要明天才可以完全复原。

小兔子哦了一声,继续吃着他的胡萝卜,这几吸血鬼说的话他什么都听不懂。阿兰已经不哭了,只是捂着自己的肚子控诉齐垣的暴行:“他是个变态,他女性的腔体。听着这控诉,齐恒却没有解释,只是站在i]边盯着阿兰的背影。

修斯猛吸了口气,一开口却问道:“谁做的有没有排斥反应看你还活着肯定没事!"

“你快给他生一个,到时候我会全程陪着你,一定要把这些记录下来!"给男性的身体移植女性的宫体,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直活着,看起来也没有排斥反应,医学奇迹不过如此。

修斯很想认识那位医生,说不定可以从中学习到很多知道。阿兰没想过修斯竟然只是在乎这个,气呼呼的说着:“你去吧!他是个血猎医生!不怕死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去‘拜访’他!

修斯听到这个,挠了挠头发,无所谓的说着:“那算了,不就是改造吗我也会!"

他可以通过手术改造兽人,尤其是狗族兽人可以断尾和裁耳,有些人类会特意带着兽人找他做这种手术。

刚开始他有钱赚就会接,直到遇到了满满再也没有伤害过兽人。

顾君泽有些担忧的看了眼阿兰,低声问着:“会不会出意外"

温阮和满满都是天生的,可是阿兰去却是被改造的。

齐垣有多霸道他们早在几年前就领教过了,如果这个狗男人想要阿兰生孩子,就算是强迫也要达成目的。阿兰刚要接话,却听门旁的齐垣道:如果不是万无一失,他也不会给阿兰动这个手术。随着年月累积血猎一族人口骤减,所以他们推崇这种手术,同性可以结婚男人也可以生孩子。阿兰听到这话,清秀的面庞被吓的惨白,哽咽的说着:“我不愿意

顾君泽于心不忍,劝说道:“没有孩子,日子一样过。”温阮忽然抬起头,扯了扯顾君泽的胡茬,傻乎乎的问道:“水水不不重要吗"

顾君泽低头看他,笑着说道:“水水很重要,但是就算没有水水,老公)也爱阮阮。”兔子被逗笑了,晃了晃包成木乃伊的小胳膊,抱着顾君泽的脖子吧唧亲了一口。看他俩腻腻歪歪,修斯嫌弃的躲远了一点。

他的小猫可不会这样,当着外人的面都是矜持优雅的,当然这要忽视他挠人的样子。阿兰疑惑的看着温阮,忽然问道:“你们有孩子了"

他只听说顾君泽结婚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孩子了。阿兰又问道:“兽人也有移植技术了

顾君泽看了他一眼:“阮阮身体比较特殊,我们的孩子都几个月了。”

修斯也笑着道:“我也有孩子了,羡慕吗羡慕就自己生一个!"这话气到了,他们两个想要孩子,有人可以给生。

可到了他这里,就他妈的得自己生阿兰偷偷瞪了齐垣一眼,泄愤般的说着:“我才不要孩子,小孩是最讨厌了!"

小兔子听到这话,急忙反驳道:“不,不讨厌!水水火火很可爱哦!"

你脑袋被门挤了你以为你是满满他们"阿兰绝对是个男人,他们一起去泡过澡,这一点他和顾君泽都可以打包票。了擦眼泪,终于鼓起勇气给了齐垣--拳,他骂道:“你他妈放我下来!"

齐垣脸色一沉,刚想走又听阿兰说着:‘我保证不逃,你可以看着我。

今晚又是吸血鬼的不眠夜,不同的是病房里多了个血猎和兔子。修斯是个医生,有他在这医护人员也不会来这栋疗养楼,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了解事情的始末。

温阮窝在顾君泽的怀里,正-边吃着胡萝卜一边玩着缠在身上的纱布。

他的伤好的差不多的,可是顾君泽不放心,还是让他继续当‘木乃伊’。

小兔子玩着玩着,忽然感觉包着纱布很难受,挠了几下委屈的说着:“老公很痒”912439826

顾君泽抓住兔子不安分的小手,柔声哄着:“再忍忍,明天就拆了。”温阮的伤口都愈合了,可是皮肤上还有淡粉色的疤痕,那些是新长出来的嫩肉,需要明天才可以完全复原。

小兔子哦了一声,继续吃着他的胡萝卜,这几吸血鬼说的话他什么都听不懂。阿兰已经不哭了,只是捂着自己的肚子控诉齐垣的暴行:“他是个变态,他女性的腔体。听着这控诉,齐恒却没有解释,只是站在i]边盯着阿兰的背影。

修斯猛吸了口气,一开口却问道:“谁做的有没有排斥反应看你还活着肯定没事!"

“你快给他生一个,到时候我会全程陪着你,一定要把这些记录下来!"给男性的身体移植女性的宫体,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直活着,看起来也没有排斥反应,医学奇迹不过如此。

修斯很想认识那位医生,说不定可以从中学习到很多知道。阿兰没想过修斯竟然只是在乎这个,气呼呼的说着:“你去吧!他是个血猎医生!不怕死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去‘拜访’他!

修斯听到这个,挠了挠头发,无所谓的说着:“那算了,不就是改造吗我也会!"

他可以通过手术改造兽人,尤其是狗族兽人可以断尾和裁耳,有些人类会特意带着兽人找他做这种手术。

刚开始他有钱赚就会接,直到遇到了满满再也没有伤害过兽人。

顾君泽有些担忧的看了眼阿兰,低声问着:“会不会出意外"

温阮和满满都是天生的,可是阿兰去却是被改造的。

齐垣有多霸道他们早在几年前就领教过了,如果这个狗男人想要阿兰生孩子,就算是强迫也要达成目的。阿兰刚要接话,却听门旁的齐垣道:如果不是万无一失,他也不会给阿兰动这个手术。随着年月累积血猎一族人口骤减,所以他们推崇这种手术,同性可以结婚男人也可以生孩子。阿兰听到这话,清秀的面庞被吓的惨白,哽咽的说着:“我不愿意

顾君泽于心不忍,劝说道:“没有孩子,日子一样过。”温阮忽然抬起头,扯了扯顾君泽的胡茬,傻乎乎的问道:“水水不不重要吗"

顾君泽低头看他,笑着说道:“水水很重要,但是就算没有水水,老公)也爱阮阮。”兔子被逗笑了,晃了晃包成木乃伊的小胳膊,抱着顾君泽的脖子吧唧亲了一口。看他俩腻腻歪歪,修斯嫌弃的躲远了一点。

他的小猫可不会这样,当着外人的面都是矜持优雅的,当然这要忽视他挠人的样子。阿兰疑惑的看着温阮,忽然问道:“你们有孩子了"

他只听说顾君泽结婚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孩子了。阿兰又问道:“兽人也有移植技术了

顾君泽看了他一眼:“阮阮身体比较特殊,我们的孩子都几个月了。”

修斯也笑着道:“我也有孩子了,羡慕吗羡慕就自己生一个!"这话气到了,他们两个想要孩子,有人可以给生。

可到了他这里,就他妈的得自己生阿兰偷偷瞪了齐垣一眼,泄愤般的说着:“我才不要孩子,小孩是最讨厌了!"

小兔子听到这话,急忙反驳道:“不,不讨厌!水水火火很可爱哦!"

你脑袋被门挤了你以为你是满满他们"阿兰绝对是个男人,他们一起去泡过澡,这一点他和顾君泽都可以打包票。了擦眼泪,终于鼓起勇气给了齐垣--拳,他骂道:“你他妈放我下来!"

齐垣脸色一沉,刚想走又听阿兰说着:‘我保证不逃,你可以看着我。

今晚又是吸血鬼的不眠夜,不同的是病房里多了个血猎和兔子。修斯是个医生,有他在这医护人员也不会来这栋疗养楼,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了解事情的始末。

温阮窝在顾君泽的怀里,正-边吃着胡萝卜一边玩着缠在身上的纱布。

他的伤好的差不多的,可是顾君泽不放心,还是让他继续当‘木乃伊’。

小兔子玩着玩着,忽然感觉包着纱布很难受,挠了几下委屈的说着:“老公很痒”912439826

顾君泽抓住兔子不安分的小手,柔声哄着:“再忍忍,明天就拆了。”温阮的伤口都愈合了,可是皮肤上还有淡粉色的疤痕,那些是新长出来的嫩肉,需要明天才可以完全复原。

小兔子哦了一声,继续吃着他的胡萝卜,这几吸血鬼说的话他什么都听不懂。阿兰已经不哭了,只是捂着自己的肚子控诉齐垣的暴行:“他是个变态,他女性的腔体。听着这控诉,齐恒却没有解释,只是站在i]边盯着阿兰的背影。

修斯猛吸了口气,一开口却问道:“谁做的有没有排斥反应看你还活着肯定没事!"

“你快给他生一个,到时候我会全程陪着你,一定要把这些记录下来!"给男性的身体移植女性的宫体,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直活着,看起来也没有排斥反应,医学奇迹不过如此。

修斯很想认识那位医生,说不定可以从中学习到很多知道。阿兰没想过修斯竟然只是在乎这个,气呼呼的说着:“你去吧!他是个血猎医生!不怕死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去‘拜访’他!

修斯听到这个,挠了挠头发,无所谓的说着:“那算了,不就是改造吗我也会!"

他可以通过手术改造兽人,尤其是狗族兽人可以断尾和裁耳,有些人类会特意带着兽人找他做这种手术。

刚开始他有钱赚就会接,直到遇到了满满再也没有伤害过兽人。

顾君泽有些担忧的看了眼阿兰,低声问着:“会不会出意外"

温阮和满满都是天生的,可是阿兰去却是被改造的。

齐垣有多霸道他们早在几年前就领教过了,如果这个狗男人想要阿兰生孩子,就算是强迫也要达成目的。阿兰刚要接话,却听门旁的齐垣道:如果不是万无一失,他也不会给阿兰动这个手术。随着年月累积血猎一族人口骤减,所以他们推崇这种手术,同性可以结婚男人也可以生孩子。阿兰听到这话,清秀的面庞被吓的惨白,哽咽的说着:“我不愿意

顾君泽于心不忍,劝说道:“没有孩子,日子一样过。”温阮忽然抬起头,扯了扯顾君泽的胡茬,傻乎乎的问道:“水水不不重要吗"

顾君泽低头看他,笑着说道:“水水很重要,但是就算没有水水,老公)也爱阮阮。”兔子被逗笑了,晃了晃包成木乃伊的小胳膊,抱着顾君泽的脖子吧唧亲了一口。看他俩腻腻歪歪,修斯嫌弃的躲远了一点。

他的小猫可不会这样,当着外人的面都是矜持优雅的,当然这要忽视他挠人的样子。阿兰疑惑的看着温阮,忽然问道:“你们有孩子了"

他只听说顾君泽结婚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孩子了。阿兰又问道:“兽人也有移植技术了

顾君泽看了他一眼:“阮阮身体比较特殊,我们的孩子都几个月了。”

修斯也笑着道:“我也有孩子了,羡慕吗羡慕就自己生一个!"这话气到了,他们两个想要孩子,有人可以给生。

可到了他这里,就他妈的得自己生阿兰偷偷瞪了齐垣一眼,泄愤般的说着:“我才不要孩子,小孩是最讨厌了!"

小兔子听到这话,急忙反驳道:“不,不讨厌!水水火火很可爱哦!"

你脑袋被门挤了你以为你是满满他们"阿兰绝对是个男人,他们一起去泡过澡,这一点他和顾君泽都可以打包票。了擦眼泪,终于鼓起勇气给了齐垣--拳,他骂道:“你他妈放我下来!"

齐垣脸色一沉,刚想走又听阿兰说着:‘我保证不逃,你可以看着我。

今晚又是吸血鬼的不眠夜,不同的是病房里多了个血猎和兔子。修斯是个医生,有他在这医护人员也不会来这栋疗养楼,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了解事情的始末。

温阮窝在顾君泽的怀里,正-边吃着胡萝卜一边玩着缠在身上的纱布。

他的伤好的差不多的,可是顾君泽不放心,还是让他继续当‘木乃伊’。

小兔子玩着玩着,忽然感觉包着纱布很难受,挠了几下委屈的说着:“老公很痒”912439826

顾君泽抓住兔子不安分的小手,柔声哄着:“再忍忍,明天就拆了。”温阮的伤口都愈合了,可是皮肤上还有淡粉色的疤痕,那些是新长出来的嫩肉,需要明天才可以完全复原。

小兔子哦了一声,继续吃着他的胡萝卜,这几吸血鬼说的话他什么都听不懂。阿兰已经不哭了,只是捂着自己的肚子控诉齐垣的暴行:“他是个变态,他女性的腔体。听着这控诉,齐恒却没有解释,只是站在i]边盯着阿兰的背影。

修斯猛吸了口气,一开口却问道:“谁做的有没有排斥反应看你还活着肯定没事!"

“你快给他生一个,到时候我会全程陪着你,一定要把这些记录下来!"给男性的身体移植女性的宫体,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直活着,看起来也没有排斥反应,医学奇迹不过如此。

修斯很想认识那位医生,说不定可以从中学习到很多知道。阿兰没想过修斯竟然只是在乎这个,气呼呼的说着:“你去吧!他是个血猎医生!不怕死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去‘拜访’他!

修斯听到这个,挠了挠头发,无所谓的说着:“那算了,不就是改造吗我也会!"

他可以通过手术改造兽人,尤其是狗族兽人可以断尾和裁耳,有些人类会特意带着兽人找他做这种手术。

刚开始他有钱赚就会接,直到遇到了满满再也没有伤害过兽人。

顾君泽有些担忧的看了眼阿兰,低声问着:“会不会出意外"

温阮和满满都是天生的,可是阿兰去却是被改造的。

齐垣有多霸道他们早在几年前就领教过了,如果这个狗男人想要阿兰生孩子,就算是强迫也要达成目的。阿兰刚要接话,却听门旁的齐垣道:如果不是万无一失,他也不会给阿兰动这个手术。随着年月累积血猎一族人口骤减,所以他们推崇这种手术,同性可以结婚男人也可以生孩子。阿兰听到这话,清秀的面庞被吓的惨白,哽咽的说着:“我不愿意

顾君泽于心不忍,劝说道:“没有孩子,日子一样过。”温阮忽然抬起头,扯了扯顾君泽的胡茬,傻乎乎的问道:“水水不不重要吗"

顾君泽低头看他,笑着说道:“水水很重要,但是就算没有水水,老公)也爱阮阮。”兔子被逗笑了,晃了晃包成木乃伊的小胳膊,抱着顾君泽的脖子吧唧亲了一口。看他俩腻腻歪歪,修斯嫌弃的躲远了一点。

他的小猫可不会这样,当着外人的面都是矜持优雅的,当然这要忽视他挠人的样子。阿兰疑惑的看着温阮,忽然问道:“你们有孩子了"

他只听说顾君泽结婚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孩子了。阿兰又问道:“兽人也有移植技术了

顾君泽看了他一眼:“阮阮身体比较特殊,我们的孩子都几个月了。”

修斯也笑着道:“我也有孩子了,羡慕吗羡慕就自己生一个!"这话气到了,他们两个想要孩子,有人可以给生。

可到了他这里,就他妈的得自己生阿兰偷偷瞪了齐垣一眼,泄愤般的说着:“我才不要孩子,小孩是最讨厌了!"

小兔子听到这话,急忙反驳道:“不,不讨厌!水水火火很可爱哦!"

你脑袋被门挤了你以为你是满满他们"阿兰绝对是个男人,他们一起去泡过澡,这一点他和顾君泽都可以打包票。了擦眼泪,终于鼓起勇气给了齐垣--拳,他骂道:“你他妈放我下来!"

齐垣脸色一沉,刚想走又听阿兰说着:‘我保证不逃,你可以看着我。

今晚又是吸血鬼的不眠夜,不同的是病房里多了个血猎和兔子。修斯是个医生,有他在这医护人员也不会来这栋疗养楼,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了解事情的始末。

温阮窝在顾君泽的怀里,正-边吃着胡萝卜一边玩着缠在身上的纱布。

他的伤好的差不多的,可是顾君泽不放心,还是让他继续当‘木乃伊’。

小兔子玩着玩着,忽然感觉包着纱布很难受,挠了几下委屈的说着:“老公很痒”912439826

顾君泽抓住兔子不安分的小手,柔声哄着:“再忍忍,明天就拆了。”温阮的伤口都愈合了,可是皮肤上还有淡粉色的疤痕,那些是新长出来的嫩肉,需要明天才可以完全复原。

小兔子哦了一声,继续吃着他的胡萝卜,这几吸血鬼说的话他什么都听不懂。阿兰已经不哭了,只是捂着自己的肚子控诉齐垣的暴行:“他是个变态,他女性的腔体。听着这控诉,齐恒却没有解释,只是站在i]边盯着阿兰的背影。

修斯猛吸了口气,一开口却问道:“谁做的有没有排斥反应看你还活着肯定没事!"

“你快给他生一个,到时候我会全程陪着你,一定要把这些记录下来!"给男性的身体移植女性的宫体,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直活着,看起来也没有排斥反应,医学奇迹不过如此。

修斯很想认识那位医生,说不定可以从中学习到很多知道。阿兰没想过修斯竟然只是在乎这个,气呼呼的说着:“你去吧!他是个血猎医生!不怕死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去‘拜访’他!

修斯听到这个,挠了挠头发,无所谓的说着:“那算了,不就是改造吗我也会!"

他可以通过手术改造兽人,尤其是狗族兽人可以断尾和裁耳,有些人类会特意带着兽人找他做这种手术。

刚开始他有钱赚就会接,直到遇到了满满再也没有伤害过兽人。

顾君泽有些担忧的看了眼阿兰,低声问着:“会不会出意外"

温阮和满满都是天生的,可是阿兰去却是被改造的。

齐垣有多霸道他们早在几年前就领教过了,如果这个狗男人想要阿兰生孩子,就算是强迫也要达成目的。阿兰刚要接话,却听门旁的齐垣道:如果不是万无一失,他也不会给阿兰动这个手术。随着年月累积血猎一族人口骤减,所以他们推崇这种手术,同性可以结婚男人也可以生孩子。阿兰听到这话,清秀的面庞被吓的惨白,哽咽的说着:“我不愿意

顾君泽于心不忍,劝说道:“没有孩子,日子一样过。”温阮忽然抬起头,扯了扯顾君泽的胡茬,傻乎乎的问道:“水水不不重要吗"

顾君泽低头看他,笑着说道:“水水很重要,但是就算没有水水,老公)也爱阮阮。”兔子被逗笑了,晃了晃包成木乃伊的小胳膊,抱着顾君泽的脖子吧唧亲了一口。看他俩腻腻歪歪,修斯嫌弃的躲远了一点。

他的小猫可不会这样,当着外人的面都是矜持优雅的,当然这要忽视他挠人的样子。阿兰疑惑的看着温阮,忽然问道:“你们有孩子了"

他只听说顾君泽结婚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孩子了。阿兰又问道:“兽人也有移植技术了

顾君泽看了他一眼:“阮阮身体比较特殊,我们的孩子都几个月了。”

修斯也笑着道:“我也有孩子了,羡慕吗羡慕就自己生一个!"这话气到了,他们两个想要孩子,有人可以给生。

可到了他这里,就他妈的得自己生阿兰偷偷瞪了齐垣一眼,泄愤般的说着:“我才不要孩子,小孩是最讨厌了!"

小兔子听到这话,急忙反驳道:“不,不讨厌!水水火火很可爱哦!"

你脑袋被门挤了你以为你是满满他们"阿兰绝对是个男人,他们一起去泡过澡,这一点他和顾君泽都可以打包票。了擦眼泪,终于鼓起勇气给了齐垣--拳,他骂道:“你他妈放我下来!"

齐垣脸色一沉,刚想走又听阿兰说着:‘我保证不逃,你可以看着我。

今晚又是吸血鬼的不眠夜,不同的是病房里多了个血猎和兔子。修斯是个医生,有他在这医护人员也不会来这栋疗养楼,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了解事情的始末。

温阮窝在顾君泽的怀里,正-边吃着胡萝卜一边玩着缠在身上的纱布。

他的伤好的差不多的,可是顾君泽不放心,还是让他继续当‘木乃伊’。

小兔子玩着玩着,忽然感觉包着纱布很难受,挠了几下委屈的说着:“老公很痒”912439826

顾君泽抓住兔子不安分的小手,柔声哄着:“再忍忍,明天就拆了。”温阮的伤口都愈合了,可是皮肤上还有淡粉色的疤痕,那些是新长出来的嫩肉,需要明天才可以完全复原。

小兔子哦了一声,继续吃着他的胡萝卜,这几吸血鬼说的话他什么都听不懂。阿兰已经不哭了,只是捂着自己的肚子控诉齐垣的暴行:“他是个变态,他女性的腔体。听着这控诉,齐恒却没有解释,只是站在i]边盯着阿兰的背影。

修斯猛吸了口气,一开口却问道:“谁做的有没有排斥反应看你还活着肯定没事!"

“你快给他生一个,到时候我会全程陪着你,一定要把这些记录下来!"给男性的身体移植女性的宫体,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直活着,看起来也没有排斥反应,医学奇迹不过如此。

修斯很想认识那位医生,说不定可以从中学习到很多知道。阿兰没想过修斯竟然只是在乎这个,气呼呼的说着:“你去吧!他是个血猎医生!不怕死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去‘拜访’他!

修斯听到这个,挠了挠头发,无所谓的说着:“那算了,不就是改造吗我也会!"

他可以通过手术改造兽人,尤其是狗族兽人可以断尾和裁耳,有些人类会特意带着兽人找他做这种手术。

刚开始他有钱赚就会接,直到遇到了满满再也没有伤害过兽人。

顾君泽有些担忧的看了眼阿兰,低声问着:“会不会出意外"

温阮和满满都是天生的,可是阿兰去却是被改造的。

齐垣有多霸道他们早在几年前就领教过了,如果这个狗男人想要阿兰生孩子,就算是强迫也要达成目的。阿兰刚要接话,却听门旁的齐垣道:如果不是万无一失,他也不会给阿兰动这个手术。随着年月累积血猎一族人口骤减,所以他们推崇这种手术,同性可以结婚男人也可以生孩子。阿兰听到这话,清秀的面庞被吓的惨白,哽咽的说着:“我不愿意

顾君泽于心不忍,劝说道:“没有孩子,日子一样过。”温阮忽然抬起头,扯了扯顾君泽的胡茬,傻乎乎的问道:“水水不不重要吗"

顾君泽低头看他,笑着说道:“水水很重要,但是就算没有水水,老公)也爱阮阮。”兔子被逗笑了,晃了晃包成木乃伊的小胳膊,抱着顾君泽的脖子吧唧亲了一口。看他俩腻腻歪歪,修斯嫌弃的躲远了一点。

他的小猫可不会这样,当着外人的面都是矜持优雅的,当然这要忽视他挠人的样子。阿兰疑惑的看着温阮,忽然问道:“你们有孩子了"

他只听说顾君泽结婚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孩子了。阿兰又问道:“兽人也有移植技术了

顾君泽看了他一眼:“阮阮身体比较特殊,我们的孩子都几个月了。”

修斯也笑着道:“我也有孩子了,羡慕吗羡慕就自己生一个!"这话气到了,他们两个想要孩子,有人可以给生。

可到了他这里,就他妈的得自己生阿兰偷偷瞪了齐垣一眼,泄愤般的说着:“我才不要孩子,小孩是最讨厌了!"

小兔子听到这话,急忙反驳道:“不,不讨厌!水水火火很可爱哦!"

你脑袋被门挤了你以为你是满满他们"阿兰绝对是个男人,他们一起去泡过澡,这一点他和顾君泽都可以打包票。了擦眼泪,终于鼓起勇气给了齐垣--拳,他骂道:“你他妈放我下来!"

齐垣脸色一沉,刚想走又听阿兰说着:‘我保证不逃,你可以看着我。

今晚又是吸血鬼的不眠夜,不同的是病房里多了个血猎和兔子。修斯是个医生,有他在这医护人员也不会来这栋疗养楼,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了解事情的始末。

温阮窝在顾君泽的怀里,正-边吃着胡萝卜一边玩着缠在身上的纱布。

他的伤好的差不多的,可是顾君泽不放心,还是让他继续当‘木乃伊’。

小兔子玩着玩着,忽然感觉包着纱布很难受,挠了几下委屈的说着:“老公很痒”912439826

顾君泽抓住兔子不安分的小手,柔声哄着:“再忍忍,明天就拆了。”温阮的伤口都愈合了,可是皮肤上还有淡粉色的疤痕,那些是新长出来的嫩肉,需要明天才可以完全复原。

小兔子哦了一声,继续吃着他的胡萝卜,这几吸血鬼说的话他什么都听不懂。阿兰已经不哭了,只是捂着自己的肚子控诉齐垣的暴行:“他是个变态,他女性的腔体。听着这控诉,齐恒却没有解释,只是站在i]边盯着阿兰的背影。

修斯猛吸了口气,一开口却问道:“谁做的有没有排斥反应看你还活着肯定没事!"

“你快给他生一个,到时候我会全程陪着你,一定要把这些记录下来!"给男性的身体移植女性的宫体,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直活着,看起来也没有排斥反应,医学奇迹不过如此。

修斯很想认识那位医生,说不定可以从中学习到很多知道。阿兰没想过修斯竟然只是在乎这个,气呼呼的说着:“你去吧!他是个血猎医生!不怕死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去‘拜访’他!

修斯听到这个,挠了挠头发,无所谓的说着:“那算了,不就是改造吗我也会!"

他可以通过手术改造兽人,尤其是狗族兽人可以断尾和裁耳,有些人类会特意带着兽人找他做这种手术。

刚开始他有钱赚就会接,直到遇到了满满再也没有伤害过兽人。

顾君泽有些担忧的看了眼阿兰,低声问着:“会不会出意外"

温阮和满满都是天生的,可是阿兰去却是被改造的。

齐垣有多霸道他们早在几年前就领教过了,如果这个狗男人想要阿兰生孩子,就算是强迫也要达成目的。阿兰刚要接话,却听门旁的齐垣道:如果不是万无一失,他也不会给阿兰动这个手术。随着年月累积血猎一族人口骤减,所以他们推崇这种手术,同性可以结婚男人也可以生孩子。阿兰听到这话,清秀的面庞被吓的惨白,哽咽的说着:“我不愿意

顾君泽于心不忍,劝说道:“没有孩子,日子一样过。”温阮忽然抬起头,扯了扯顾君泽的胡茬,傻乎乎的问道:“水水不不重要吗"

顾君泽低头看他,笑着说道:“水水很重要,但是就算没有水水,老公)也爱阮阮。”兔子被逗笑了,晃了晃包成木乃伊的小胳膊,抱着顾君泽的脖子吧唧亲了一口。看他俩腻腻歪歪,修斯嫌弃的躲远了一点。

他的小猫可不会这样,当着外人的面都是矜持优雅的,当然这要忽视他挠人的样子。阿兰疑惑的看着温阮,忽然问道:“你们有孩子了"

他只听说顾君泽结婚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孩子了。阿兰又问道:“兽人也有移植技术了

顾君泽看了他一眼:“阮阮身体比较特殊,我们的孩子都几个月了。”

修斯也笑着道:“我也有孩子了,羡慕吗羡慕就自己生一个!"这话气到了,他们两个想要孩子,有人可以给生。

可到了他这里,就他妈的得自己生阿兰偷偷瞪了齐垣一眼,泄愤般的说着:“我才不要孩子,小孩是最讨厌了!"

小兔子听到这话,急忙反驳道:“不,不讨厌!水水火火很可爱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