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暴躁女王的打脸日记 > 第25章 打脸娱乐圈地下皇帝(25)
“小姐,你看上去蛮开心的哦。”出租车上,司机闲着没事搭话道。

周沫低头摆弄着手机,懒得搭理他。她自小就生活在别墅区,读的是名校,出入是豪车。她被人服侍惯了,早不觉得自己其实是个普通人,自诩上等,最不屑的就是那些为生活奔波的平凡大众。

他们不一样,周沫一直这么觉得。

司机师傅是个心宽体胖的,脸上挂着乐呵呵的笑。他没听到周沫的回复,正要再开口说些什么,后视镜里的美丽女人已经一脸不耐烦地掏出了耳机戴上,蔑视的眼神直直地看向镜子,和司机对上。

司机再没说过话了,一路沉默着将周沫送到了盛世娱乐大楼。周沫推开车门就往下走,头也没回,司机不得不喊住她:“小姐,你还没有付费。”

周沫明显愣了一下,显然是忘记了出门坐车是需要付钱这条规则的。她有些尴尬,为自己找补道:“我平常都是有司机专门接送的,太久没坐过这种,嗯,普通人的车。”

“所以小姐你是现金还是扫码?”司机没兴趣听她的“优等人”发言,直接打断了她。

周沫:“你急什么我还能差你这几十块钱穷鬼缺钱缺疯了吧!”

她愤愤地掏出手机扫了码,完了还不解气地点开余额宝:“看清楚!这些钱你开一辈子车都见不到!小家子气的我还能不付钱就走吗?真实晦气!”

周沫越说底气越足,仿佛刚才真的忘记付钱的人不是她。说完她就收了手机,蹬着双名牌高跟鞋“哒哒哒”朝着盛世娱乐大门走去。即使是背对着司机,周沫依旧用着对方能够听到的声音嘲讽:“以后出门再坐出租车我就是个傻的,这个行业的人估计都是这么些货色。”

司机师傅就呆呆地坐在座位上,脸上出现了片刻的空白。头一次,他发现自己这半生的奔波原来在别人眼里不过是个笑话,可能在某些人眼里他永远只是底层的可怜虫,这让他十分泄气。

茫茫然地把车开走,司机后面接单都有些力不从心,甚至因为停车停在了错误的位置直接被交警罚款了几百块,这几天的劳动直接白费。他感觉心底少了继续工作的动力,整个人都丧丧的。

另一边,周沫斗志昂扬地走进了盛世娱乐,这里是她的主场,她是这里的主人,再没有比如鱼得水这个词更能形容她这次回来的心情了。她甚至感觉她就是影视剧里的大女主,在外历经磨难艰辛,如今强势归来,一切都会因为她而变天!

周沫:“喂!那个女生,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干什么出来拿外卖公司规定忘了吗?!等会儿写个两千字检讨送到我办公室,你这个月的全勤扣了!”

周沫:“清洁工!清洁工!过来,看看那儿,刚刚外卖的进来把地板踩的多脏啊你没看见吗?!马上去拖干净!”

周沫:“上班时间你们这些人聚集在这干什么!别告诉我在讨论工作,盛世娱乐什么时候招了你们这些偷鸡摸狗的闲人,人事真的越过越回去了!马上回去工作,还有,你,把人事叫到我办公室。”

周沫环视一圈,等面前这些摸鱼的人都低下头时轻蔑一笑:“我倒要亲自问问他,你们是怎么招进来的。”

在周沫出现之前,一层大厅人声喧嚷,有工作的,自然也有喝水休息的。一切都是井然有序地进行,毕竟这里是盛世娱乐,不仅对艺人的签约门槛高,工作人员的学历能力要求更是突破了行业天花板。

可以说这家公司,除了周沫根本没有几个不是世界名校出来的,即使有,那也是在行业里摸爬滚打多年,锻炼了一身本事的。他们心里都是门清,知道怎么做自己的利益、公司的利益最大,而不是如周沫指责的那般一个二个都在摸鱼。现在被平白无故一顿大骂,个个心里都是揣了一顿火。

“这谁啊!我就去接水泡了杯咖啡她就说我不好好工作,说我是危害公司发展的害群之马。我干啥了离谱,离大谱……”

“这你都不知道那你干脆别在盛世娱乐混了!这可是萧总的闺蜜,公司隐形的二把手!”

“不是前些日子不是说她跟萧总闹掰了吗?怎么现在回来了和好了”

“女人之间的友谊谁说得清楚啊?我当初跟我老婆和她闺蜜之前三个月绝交和好了十几次,每次绝交都信誓旦旦说再和好就是傻子,结果她就当了十几次傻子。”

“我去,我好烦周沫啊!一点本事没有还偏偏喜欢指手画脚,比某些甲方还恶心,乌鸡鲅鱼。”

“萧总请支棱起来!别被这个小婊砸迷惑了!她不配当你的闺蜜!”

“萧总请不要让我失望!支棱起来!!”

“萧总雄起!”

“雄起!”

楼下众人的谈论周沫是不知道的,她现在已经站在了总裁办公室门前。依旧是无视了门口助力的劝说,径直推开了门:“小季!我回来了!”

“你不知道这几个月没回公司我有多想你!来,么一个~”周沫张着手臂就想迎上去,以至于忽略了萧季秋只是站在办公桌前,那张老板专用的软椅此刻正背对着门。

萧季秋侧回过身,似笑非笑:“哦”

周沫脸上笑得灿烂:“不想你想谁啊,还有谁会像我家小季这样,美得冒小泡泡啊?”

“来,给姐姐抱一个嘛。”

萧季秋一个跨步躲了过去:“免了,我不喜欢。”

周沫脸色瞬间有些难看,但飞快得把表情调整了过来:“小季长大了,都不愿让姐姐抱抱了,姐妹有点难过啊。”

萧季秋挑了挑眉,这是拿年龄来压她了还是想搞点回忆杀?

要是原来的“萧季秋”在这里说不定就真信了她的邪了,不过现在这具身体是她的,这个手段她实在是看不上。

更何况……这椅子后不还坐着一个人吗?

一道威严的声音突然响起,于此同时那张背对着两人的软椅也缓缓转了过来。

“我记得我只有一个女儿,你算她哪门子姐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