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都市小说 >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 第474章 第四百七十四顶异国他乡的环保帽
第四百七十四章

一八七四年, 初春。

麻生秋也并未如他所说的那样去法国。

他留在英国境内,专心经营投资公司和交际网,由于他的投资眼光和名气, 被他邀请见面的人都很乐意前来赴约。

可以说,英国人已经接纳了他, 不再把他视作异乡人。

他不再需要东奔西跑, 认识想要认识的人,也许一个不经意间的擦肩而过,他就会发现有人停下脚步, 连忙跟他打招呼, 而那些敢于自我介绍的人,基本上都是某个行业事业有成的人。

麻生秋也对这样的人也从不小觑, 哪怕是站在人行道上,他也可以跟对方天南海北地聊起来, 姿态随意,温和大气。他理智起来犹如“最优解”的森鸥外, 儒雅起来又仿佛随了夏目漱石, 在待人处物、帮扶弱小上, 他与福泽谕吉也别无两样。

在他的身上, 能看到成长道路上的所有人。

木村濑明和行定渡边让他懂得往上爬就不能心慈手软, 西田志桥教会了他在黑手党的生存法则,老首领更是打碎了他多年的犹豫, 让他从一个谨小慎微的普通人走上执掌权利的位置。

他救过人, 杀过人,骗过人,害过人,拿起了枪, 也未曾放下过最基本的良知,见识了三个世界不同的风景。

麻生秋也已然成长到一个高度,无论财富累积到多高,他总是能给不同阶层的人一份如沐春风的好感,即使曾经恨他,讨厌他的人,也很难坚持一辈子。

他愿意对任何有德有才之人谦虚温柔。

人脉,知识,商机,趣闻,或者是一份简单的友情。

“很高兴认识你。”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与他交谈的人总是比王秋还高兴,美人不多见,高情商、高智商的东方美人简直养眼又舒心。

一名瑞典商人问道:“王秋先生下一步有什么商业计划吗?”

并非外国人违背了姓在名后面的读法,而是王秋说了,自己的名字应该这么念,所以每个人都不会念错。

麻生秋也像是在想去哪里旅游一般,自然而然地舒展眉宇,与那些为赚钱愁白了头发的人不同,他把商业当成了一种乐趣,通过商业去实现自己“救济”文豪们的梦想。

“见一个法国人。”

“他有什么特殊之处吗?是法国作家吗?”

“不是。”

麻生秋也笑道:“他叫朱尔·让桑,不是作家,与文艺界毫无关系,更没什么名气,但是他发明了一种有趣的东西。”他婉拒了瑞典商人的追问,该保守秘密的时候,他不会让别人抢自己的商机,“如果合适,你们就会发现我有新的投资了。”

几天之后,法国人扛着自己的工具来伦敦见投资商了。

朱尔·让桑把自己扛着的东西称呼为“摄影枪”,正是这个名词打动了麻生秋也,令麻生秋也肃然起敬。

这个年代拍摄照片,仍然需要在光线昏暗的地方进行,麻生秋也在公司里腾出了一间封闭型的房间进行“摄影”,新上任的秘书小姐伯莎·金斯基自告奋勇,要成为两个人的助手,实际上助手只需要一名,他们缺的是一个被拍摄的动态对象。

麻生秋也见状,知道自己暂时找不到小动物,便在室内戴上了黑礼帽,走到了摄影枪的前面,“由我来吧。”

他对于摆拍不陌生,调整角度,示意对方开始实验。

朱尔·让桑的眼睛发直。

从他的方向,他能直面东方人最含蓄优雅的一面,如同夜深人静之时悄然绽放的昙花。

谁说欧洲人不懂得欣赏东方美,那肯定是错误的。

美是具有共通性的。

越能让人共鸣,突破国界限制的越美。

伯莎·金斯基熟练地拍醒对方,说道:“先生,收一收你的口水,无法让老板满意,你可没有办法得到投资。”

朱尔·让桑毫不尴尬,肉麻地吹捧道:“这才是我来找王秋先生的原因啊,只有您那至纯至美的外表值得被时间纪念下来,能让您成为我的第一个人物拍摄对象,实在是太幸运了!”

紧接着,朱尔·让桑把胶片拿出来,缠绕在供片盘上,在按下快门后,拍照响亮的声音不断,不,应该说是络绎不绝!

维持着每秒一张照片的速度,朱尔·让桑拍完了麻生秋也从站立摆拍到坐下,手里拿起一本书,随意翻看的全部的过程!

这段期间,麻生秋也没有特意看向镜头,偶尔视线扫过前方,好像在家里享受下午的阅读时光,他用从容不迫的表情和肢体语言表达了一段安静的黑白画面,到最后,他竖起了手中的书籍,用小说《神秘岛》挡住了自己的半张脸,成为了点睛之笔。

又有谁比他更加神秘?

世人查不到过去,更加想象不到未来呢。

“总共一百二十张照片,我记录下了一段两分钟的‘摄影’。”朱尔·让桑骄傲地说出了会被人打死的话。

那么多的照片!

不找有钱人报销,发明家根本支撑不起!

麻生秋也嘴角一抽,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是第一个人物摄影。

这成本之高……连他都觉得心疼。

洗好照片需要时间,麻生秋也和伯莎·金斯基都有耐心等待,伯莎·金斯基偷偷跟他说:“如果没达到效果,上百张照片可以分我一张吗?我相信有很多人愿意花钱买下来当收藏品。”

麻生秋也目不斜视:“不给,我宁愿全部销毁,也不会让你们得到一张我的私人照片。”

伯莎·金斯基丧气,这么好的福利都不给秘书。

“老板,抠门。”

“这不是抠门,出门在外,每个人都要懂得保护自己,我跟你一样大大咧咧的话,早就被人套麻袋了。”

麻生秋也叮嘱她接待客户后,去处理自己的事情。

伯莎·金斯基听话,去泡咖啡送给朱尔·让桑,她又体贴地给老板泡了一杯咖啡,咖啡豆是在附近的商店里买的产品。

麻生秋也喝了一口,含在舌里品尝,微微蹙眉,尝到了一丝猪油般的油腻味道。

而后,他若无其事地咽了下去。

“这种咖啡豆品质不好,下次我让熟人给你送一批新的。”

“好的。”

伯莎·金斯基初来伦敦,对这里的咖啡没什么研究。

当她一走,不想让秘书发慌的麻生秋也走向卫生间,扣舌头,呕吐出来,用手帕擦拭嘴角,胃里一阵恶心。

这是什么玩意?

麻生秋也以最坏的方向去想,更加弄得自己反胃。

当朱尔·让桑通知他们可以去看照片后,麻生秋也在最粗糙的“视频”中看到了那个仿佛融入历史页面的自己,情绪恢复了平静,只要手上的书籍能联系到文野世界,自己永远不是孤独的。

他已经恢复了微笑。

他跟朱尔·让桑开始了讨论“摄像”的优缺点和改进之地,下定决心投资这个发明,因为它必然是跨时代的产物。

朱尔·让桑得到投资,眉开眼笑,总算不用一个人烧钱了。

在签下合同后,朱尔·让桑忽然小声地对麻生秋也说道。

“咖啡豆可能是被浸泡了大/麻,喝起来腻味,容易出一身汗,如果不想上瘾,还是尽量不要喝这种特殊的咖啡。”

“谢谢。”

麻生秋也心弦一松,还好不是自己想的那种东西。

就这点伎俩?

他发现自己好像把英国人想得太坏了。

回到办公室,麻生秋也无视了外面的各种黑暗,淡定地面对阴谋诡计,反正自己的身体也扛得住各种药物。

什么事情都无法破坏他赚钱的高兴。

“今年买一个伦敦公寓,给奥斯卡在牛津大学读书用,这可是牛津大学啊……他的同学们肯定出身不会低,不能让他被人看低,我再建立一个文豪专用的投资基金,确保我知道的那些人不会穷困潦倒,收购已故作家的版权……”

麻生秋也盘算着计划。

《神秘岛》的化身——加布在高兴地出卖法国政府的机密,把知晓的异能力名字透露给了麻生秋也。

如此一来,麻生秋也不用担心自己买错作品的版权了。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是我买的开心啊!

想到今年会发生的各种事情,麻生秋也支着下巴,一种无法形容的微妙心情与期待交织在一起,由于自己的介入,导致《心之全蚀》里阿蒂尔·兰波和保罗·魏尔伦的分手剧情被推迟了,可是该来的命运,注定了不会晚来多久。

“你好,一八七四年。”

让暴风雨来的更凶猛一点吧,只等着那一声——

迟来的枪响!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晚上老是走神,圈圈码字更新的时间晚了几分钟,抱歉。

本章算是过渡章,下一章,兰魏分手!

秋也是1871年2月份来到这个世界,正文已经是1874年的年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