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七章 价码
  宅邸的一处庭院中央。

  孙仁给秦镇斟了一杯酒,还想给秦镇敬酒呢,结果看见秦镇嘴里塞着一堆一口酥根本没地方喝酒…她就只能有些无语放下了。

  “我曾与众多诸侯大臣共饮,他们见我就连酒杯都不知如何抬起,也就只有王上您一人像是投胎似的…吃着这些点心,是我…不够漂亮吗?”

  你漂亮归漂亮,但我从早忙到晚什么都没吃,生理需求肯定是吃喝睡为先,至于吃饱之后再考虑你漂不漂亮。

  “咳,只是秦某未曾吃过这种点心。”秦镇把嘴里的东西给吞了下去后说。

  “王上您喜欢的话,我本可以再给你多带一些,只是如今远魏来犯,小女子也只能寻求自保之法了。”孙仁放下了酒杯已经在暗示自己要走了。

  “无碍无碍,我来此只是求孙先生的画作,要是能留两幅下来,他日定安全送孙先生出城。”

  秦镇也不强留这位画圣,她的存在就像是李白,杜甫一样本身就是民族的骄傲和幸运,人才这东西秦镇的态度就算他不为自己效力,也要让他们活着。

  当然战争方面的人才另做考虑。

  “那王上您想要何画作?”

  孙仁也不再自讨没趣的拿自己的女性魅力,试图去蛊惑这位华中王的芳心了。

  秦镇现在的注意力就在点心上面,还有…在亭外正在互殴的自己护卫小将关胜,以及孙仁的‘女婢’阿雅身上。

  这两人‘共舞’的一曲确实非常精彩。

  两人的身手都不凡,在你来我往之间的战斗…是只有秦镇在武打戏电影中才能见到的精彩场面。

  但最后还是关胜的勇力更胜一筹,直接抓住了时机将阿雅给猛然摁倒在了地上然后高声喊着“服不服!”

  可惜他这一声刚喊出来,就发现自己扯着阿雅的衣领扯偏了。

  阿雅白皙的锁骨还有锁骨之下的肌肤暴露在了关胜眼前。

  虽阿雅是男儿身,但顶着这绝色的面容还是让关胜的脸微红了片刻然后突然一走神。

  而阿雅抓住了这一机会,直接一脚踢在了关胜的胸膛上,然后又挥出一侧拳将关胜直接打倒在地。

  “你竟然用如此阴狠的招数!”倒在地上的关胜不满的大喊着,然后被阿雅补了一拳。

  年轻人有活力就是好啊…

  秦镇把自己的目光从远处的打斗收回,默默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喝了一口。

  孙仁瞅着秦镇喝茶的样子轻抿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也没多说什么。

  “我想要的画作是一人一景,不知找孙先生要这两幅画要开出什么价码?”秦镇把茶杯放到桌上后问。

  “我的画与画之间也有不同品级。”

  在孙仁的脚边放着一个木箱,木箱中的画作堆成了一座小山,看样子是她多年以来积累的作品。

  “不知王上是想要何品级的画作?”

  “画的这些品级我不懂,我只是想请孙先生…给我两幅可以让子孙后代在看后为之骄傲的画作来。”

  秦镇的话让孙仁小愣了片刻…

  “让子孙后代感到骄傲的画作…小女子还是第一次听闻这样的要求,却也是我听闻的所有要求中最难的,为此王上可能要破费了。”

  “你想要什么?”

  秦镇也停下了手上拿着茶杯的动作,思索着这位画圣小姐会开出什么样的价码,是要钱还是要地?

  “王上无需这么紧张,小女子要的东西很简单…”

  很简单?该不会要我的心吧?这么油腻的想法当然不在秦镇的考虑范围内。

  在秦镇沉默的期间,孙仁也说出了答案。

  “破军之能。”

  破军之能…啥东西?听着都很难理解。

  “你的意思是…想找我借兵?”

  秦镇简单猜测了一下她话语中的含义,破军之能怎么解读都是要找秦镇借兵。

  可是现在华中之国自身的兵力都吃紧。

  秦镇恨不得解锁个克隆的科技,一个兵卒能顶两个来用,实在是没有空余的兵力借给这位画圣小姐了。

  “我也想,可王上如今的处境,小女子也不敢多奢望什么,因此我所指的破军之能所指的是这个…”

  孙仁说着在她的指尖上突然窜出了一个小火苗。

  秦镇惊讶的看着在孙仁指尖上跳跃的火苗…

  “王上是否对一个以卖画为生的女子,能点亮将星驾驭非凡之能而感到惊讶?”孙仁晃动着手上的火苗微笑着说。

  “孙先生画艺超绝,以画入道以燃将星并不意外。”

  秦镇并不意外孙仁点亮了自己的将星,因为她在后世本身就非常出名。

  除了她的画作外,孙仁还有另一个隐藏身份就是她是江东之主的二女,只是因为政治斗争而被赶出了江东。

  在历史上记载她的最终结局是因为夺权,被自己兄长所害死。

  现在的孙仁恐怕是在想办法积蓄力量,重返江东。

  “也正因为小女子是以画入道,所以点燃的将星并无破敌之能,能有的战力,也就只有指尖这一小点烛火。”

  孙仁看着自己指尖燃起的一点烛火,心情似乎非常的暗淡。

  她的将星所带来的超凡之力都是以辅助为主,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可言,更别提和战场上那些威名远播的大将军对阵了。

  就像一个以生活系为主玩家,因为家中的变故,而不得不拿起剑,开始点战斗系技能一样无奈。

  “所以?”

  “小女子本想与赵怜将军见上一面,在她的名下…修习一段时间,只是可惜近日…”

  孙仁说出了自己来华中之国的真实目的,而说到这里孙仁的语气变得略微有些好奇问。

  “我见赵将军锐气尽失,颓废异常,在敌大军进犯之际竟会变得如此,难不成是赵将军的将星…”

  “她会振作起来的。”

  秦镇打断了孙仁的猜测,就连孙仁都知道了赵怜将军如今状态低迷无法再上战场,恐怕这事已经传扬开来了。

  可秦镇并不在意这些,而是用手指向了孙仁指尖的那一撮小火苗说。

  “而我…也能让你手中的烛火,化为能焚尽千军的怒焰!”

  秦镇的前半句说得还自信满满,但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语气瞬间弱了三分后补充说…

  “就是需要一些时间。”

  江东那块地方还是有不少纵火犯的,像是什么周公瑾啊,陆伯言啊,全都是名垂千古的纵火犯。

  所谓…绽东吴业火,烧敌军数千!

  所以只要资源足够和时机成熟,秦镇再培养一个孙仁完全没问题。

  “奇怪。”

  孙仁听着秦镇这外人听起来,完全就是夸大吹嘘的妄言,可孙仁却听出了秦镇所说的却是句句属实。

  “怎么奇怪了?”

  “小女子略懂相人之术…所以听得王上此言句句属实,就是不知王上的自信是从何而来。”

  孙仁的这番话让秦镇额头冒出了并不存在的冷汗。

  确实,现在秦镇都自身难保了,能不能活过后两个月都是问题。

  就这处境还夸下海口,能让孙仁的将星拥有破敌之能,然后重返江东?这岂不是贻笑大方?

  可孙仁却用手轻托着自己的下巴,看着秦镇紧张的样子微微笑着,她似乎很喜欢看秦镇这有点窘迫的样子。

  孙仁在看了半响后说。

  “可小女子还是愿意相信王上,而且用两幅画换来王上的这个承诺也不亏。”

  孙仁的这一回答让秦镇略松了口气,然后用衣服擦拭了一下自己手上因为吃点心留下的残渣,准备挑选孙仁木箱中的画作时…

  这位画圣的指尖再次燃起了一小撮烛火。

  “就是箱中的这些拙作,可能无法满足王上的‘能让后世子孙为止骄傲’的这个要求。”

  这有什么满足不了的?秦镇正想这个时,孙仁却突然间将指尖的烛火扔进了木箱中!

  烛火在触碰到木箱堆积成山的画作时,火势瞬间四下蔓延开来,近乎是眨眼间就将放在木箱最表面的画作给吞噬。

  你…他妈的在做什么!?

  秦镇看见被火焰焚烧的孙仁真迹,气到了怒火攻心差点想把放火烧文物的人给凌迟一遍了!

  但问题是放火的人是画圣孙仁本人,秦镇能做的也只能扑向了木箱开始用手灭起了火。

  “王上!”远处的关胜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想要拿水。

  “别用水!这些是画!也碰不得水!”

  秦镇一边喊着一边用身上的衣物拍打着木箱中的火焰,试图将其扑灭。

  孙仁被秦镇这奋不顾身想救自己画作的样子,给微微吓到了…她连忙出声解释着说。

  “王上!木箱中所放的画作真的只是我练习用的拙劣之作,失败品,之前本想拿来应付于你的!就算烧尽也没关系。”

  这些画作就算在拙劣,也是后世无数考古学家在搜寻的珍宝!

  秦镇根本没理会孙仁的劝阻,直接用手扑灭了箱中的火焰,但依然已经有一半孙仁的画作都被焚烧成了残渣,不能再辨认了。

  这些画…要是全流传到后世,应该…能让国家博物馆开一个以孙仁先生为主题的画展吧?

  秦镇看着木箱中被焚烧成焦炭的画作呆滞了片刻。

  “王上…”孙仁的手轻搭在了秦镇的肩膀上,还想说些什么言语安慰他,但却被秦镇一把拍开了孙仁的手。

  这一拍非常之重,重到了孙仁捂着自己的手背,与秦镇略带愤怒的眼神对视着。

  “下次不要再做这种蠢事了。”秦镇冷声的说。

  孙仁呆在了原地,这一刻她和秦镇交流时那迎刃有余,像是在戏弄秦镇的妩媚姿态不见了,她就像一个犯错的小女孩一样呆在了原地。

  她的嘴唇翕张了一下想说些什么,但旁边的阿雅见到孙仁被秦镇所打,立刻快步的走了过来。

  “小姐!”阿雅刚走到一半就被孙仁呵斥住了。

  “阿雅,你回去…把我藏于柜中的那两幅作品拿来。”孙仁说。

  “这…小姐!那两幅作品可是你的心血之作就这样给一个……”阿雅的后半句没说出来。

  那就是在不管是孙仁还是阿雅,都认为秦镇是一个根本不懂画的粗俗庸人,孙仁又怎么会不知道秦镇邀请她为贵客,是因为她的容貌而不是她的画作。

  可这一刻…孙仁看着跪在木箱前,看着木箱中画作被焚成灰烬而心痛不已的秦镇,孙仁开口命令阿雅说。

  “王上他是真正的爱画之人,我愿意将我的心血托付于他。”

  阿雅领命也不再多言,转身准备走时孙仁又说了一句。

  “还有将疗伤的药也拿出来,你和那位小将军要用,还有王上…”

  孙仁也走到了秦镇身边有些心疼的,握住了秦镇被火焚烧后的双手说。

  “还请让小女子亲自为王上上药赔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