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十一章 路家三姐妹(4700字大章)
  ‘浅浅爱挖土’的原名叫路浅溪。

  是安城大学考古系2021届的学生,今年刚好大二…

  以她的高考成绩本可以去京城大学就读,可为了照顾年幼的妹妹,路浅溪还是选择留在了老家…有着十三朝古都盛名的西安。

  “应该不会有事吧?”

  路浅溪站在了一所小学门口,瞅着秦镇发来的这些信息。

  她也有怀疑过秦镇的身份,是不是就是寻常的贴吧老哥拿了一个现代工艺的残次品发到贴吧里找乐子。

  因为在贴吧这样的人才占了多数。

  可路浅溪不管怎么鉴定秦镇所发的那个镶金玉尊都是真品。

  她还拿那张照片找自己的导师问了一下,她的导师就直接抓着她问‘这张镶金玉尊的照片是哪来的?’

  路浅溪就只好用‘我是在网上找的图’这个理由糊弄过去了。

  因为她实在不敢说实话!以她导师这反应这玉尊铁定是真的了。

  既然是真的那秦镇的身份就从‘找乐子的贴吧老哥’进化成了‘找乐子的跨国盗墓集团成员’。

  路浅溪一直都在纠结要不要把秦镇上交给国家处理。

  可是真上交后怎么办?顺着网线去抓他吗?那如果人在海外呢?

  所以路浅溪决定先和他谈一段时间,万一…路浅溪是说万一,万一这个盗墓贼真良心发现了,想把遗失在海外的国宝送回国呢?

  要是还能知道华中之国两位君主的墓葬位置线索…

  而且真有机会挖出华哀王的尸骨来的话!那就…那就…咳。

  路浅溪擦了一下嘴角并不存在的口水,从自己的幻想中回过神来,因为她看见自己的妹妹已经走到校门口了。

  “小雨!”

  路浅溪远远的就对自己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妹妹路小雨挥了下手。

  “姐姐…”

  路小雨也很快看见了站在校门外的姐姐,她背着小书包快步的跑到了路浅溪的身前。

  路浅溪也半蹲而下整理了一下自己妹妹有些乱的发丝,然后问了每一个家长几乎都会问的问题…

  “今天小雨有没有听老师的话呀?”

  “有哦。”

  路小雨说着脸上露出了一脸得意的表情,看样子是在找姐姐讨要奖励了。

  “那好今天回家晚饭后给你买水果吃。”

  路浅溪说着就牵起自己妹妹的手准备将她带回家。

  回家的路上路小雨走走跳跳的,嘴里还哼着水果水果的曲调,似乎和班上的其他小朋友相处得非常不错。

  说实话在自己妹妹刚上小学时,路浅溪还非常的担心,担心的原因还是路小雨从小得了一种怪病。

  这种病让路小雨身上一直以来都没什么血色,嘴唇也呈现出了一种不健康的深紫色。

  这样的症状本来是心脏病的病症,可后续检查出来心脏机能有问题,也是这种奇怪疾病的并发症而已。

  这种疾病是在多年前突然出现的,多见于幼儿,会让人身体虚弱,严重到会让幼儿早夭的地步。

  现在医学界还没找出很好的治疗方法。

  奇怪的是如果定期到烈士陵园或者藏有仙武战汉时期文物的博物馆的话,可以缓解病症带来的症状。

  路浅溪也有这种病,只是不像自己妹妹这么严重。

  这也让路浅溪的童年多是在博物馆度过的,所以她才会这么喜欢文物,特别是仙武战汉时期的。

  路浅溪回忆着往昔的日子领着自己的妹妹回了家。

  她家住在旧城区的一处老式居民楼,楼内没有电梯,路浅溪只能抱着自己的妹妹上到了三楼。

  在走到房门前后路浅溪有些费力的放下了自己的妹妹,拿出了钥匙打开了房门。

  她家并不算大,这种老式公寓楼住起来有一种挤挤的感觉。

  “回来啦?”家里传来了一个轻柔的声音。

  一位身着围裙散发着成熟魅力的女性来到了门口,给路小雨拿出了替换用的鞋子。

  路小雨换好了鞋子就直接扑进了她的怀里蹭了一下后又喊了一声“姐姐!”

  “温河姐,今天你学校那边没课吗?”

  路浅溪也走进门来看着抱起了自己妹妹的女性问。

  这个成熟的女性是她的大姐路温河,是一位初中语文教师,两姐妹还没成年的时候都是由这位长姐作为监护人照顾她们的。

  现在路浅溪已经上了大学,能够从大姐身上分担走一些照顾妹妹的重任。

  她们的母亲因为生小妹难产而死,三姐妹就这样相依为命的生活已经快十年了。

  “今天还好能放半天假,我在想要不要申请调到小雨读的小学去教书。”

  路温河揉了揉自己小妹的脸颊后说。

  “好了,晚饭已经做好了,趁还没凉之前快点来吃吧。”

  “嗯。”

  路浅溪走进了这个有些拥挤的家,然后进了厨房开始帮起了自己姐姐的忙。

  晚餐并不算丰盛,但路浅溪也不敢多奢求些什么。

  在晚餐过后路小雨就拿着筷子轻敲了一下餐桌,然后期待的念叨起了“水果,水果…”

  “别喊啦,姐姐现在带你去买。”

  路浅溪当然知道这是自己妹妹催促的小套路。

  但还没等小妹路小雨欢呼,听见‘水果’这两个字的大姐路温河就从厨房里探出头来。

  “如果你们要去买水果的话再等两个小时,八点钟再去。”路温河说。

  “啊?可是姐姐…没必要这么节省吧,我最近也有在参加课外实习,有补助金拿啦。”

  路浅溪也有些无奈的用手拍起了桌子,对大姐撒娇般的说道。

  之所以要八点钟再去买水果的原因,是她们路家的一个生活小诀窍。

  她们家附近的一家超市里卖的水果,一到晚上八点就要清仓甩卖,那时候上架的一些水果价格会变得非常便宜,有的时候还能买一送一。

  综合算下来比在路边摊买水果都划算。

  但这些剩下的水果有一部份都是放了一整天品质不怎么好的那种。

  而且这家超市离路浅溪的大学也很近,偶尔会有同学过来买东西。

  作为一位大学女生,她还是觉得买这些折扣剩下来的东西有点丢人。

  “不行!”路温河严厉的拒绝了二妹的撒娇。

  “姐姐姐姐姐…”路小雨也加入了撒娇的阵营。

  “不行就是不行!还有小雨该吃药了。”

  路温河仅仅一句话就让小妹的撒娇声变成了惊恐的嚎哭声。

  “呜…”

  路小雨含着眼泪用求助的眼光看向了自己二姐。

  路浅溪只能无奈的侧过了自己的视线表示…自己也帮不了忙。

  大姐虽性格温柔,但毫无疑问是这个家的家主,唯一的权威。

  小妹在被大姐摁着吃药时,路浅溪也安分了下来,她看着自己妹妹发紫的嘴唇试探性的问…

  “姐姐是…病情又加重了吗?”

  “……嗯。”路温河轻点了下头没有否认。

  这也让路浅溪的心情瞬间沉入了谷底。

  这个家开销最大的就是路小雨的医疗费,就算有医保,治疗所需的钱还是给一位初中教师带来了极大的负担。

  在之前路浅溪甚至还打算放弃上大学,先出去工作缓解家里拮据的经济状况。

  然后她被大姐抓着狠狠揍了一顿,才安安心心的滚去上大学去了。

  可实际上路浅溪心里一直都很愧疚,上大学的花销是家里花费第二多的。

  路温河当老师赚来的钱全都花在了这两个妹妹的身上。

  好在路浅溪现在也有了赚钱的能力。

  “姐姐我和你说…我那个课外实习的考古项目做得非常好,老师都夸奖我呢…再过几天就能领到两三千左右的补助金啦。”

  路浅溪说话的声音里满是得意,这种终于能帮家里分担经济压力的自豪感是很难用言语说清的。

  “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路温河也没和自己二妹推脱,一个人撑起这个家养活两个妹妹的辛苦,也不是能用言语说清,现在二妹终于能帮忙分担压力了,让她非常的欣慰。

  “小雨也要赚钱。”

  路小雨瞅着大姐递过来的那一勺药支支吾吾的说。

  “是是,但要等你长大点再说,现在张开嘴把药吞下去。”路温河的语调带上了些许严厉。

  “浅浅姐…”

  路小雨的求助根本没任何作用,作为二姐路浅溪也只能为自己的妹妹默哀了。

  在这期间她拿出了手机准备给秦镇回消息。

  但来自实习群的一个艾特却让路浅溪好不容易高兴起来的心情,再次沉入了最深最深的谷底。

  安城大学考古专业有一个好处就是…大一大二的时候就能参与课外实习了。

  路浅溪实习的项目是在西安城外一处小村庄里发现的一处贵族墓葬群。

  这个墓葬群是她的导师经过多年的考察才找到的,路浅溪也沾了光开启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挖土找文物之旅。

  她也趁这个机会在那里实习了快二十多天的时间。

  做的是文物发掘和清灰工作,每天都是早上六点起床过去,下午再回来上课。

  每天累到了趴在床上一睡不起的那种。

  可现在这个实习项目群却一则艾特,把她喊了出来…

  ‘田文同学,李岩同学,路浅溪同学因为项目规模调整的原因,你们明天不用再来了,这些天的实习补助会直接发给你们。’

  路浅溪看着这条消息在原地愣了两三秒。

  换其他同学可能早就在欢呼了,因为部份大三大四的学生是被抓着去实习的,终于可以休息了他们当然要欢呼。

  但路浅溪不一样,一方面是她要为家里赚钱,这个实习项目起码要持续四五个月的时间。

  这四五个月的实习补贴对他们家来说可是救命钱!可以为家里拮据的经济状况缓上一大口气!

  还有就是路浅溪简直是这个实习小组的小红手。

  在她负责的土坑里挖出了好几件看过去就很珍贵的文物器皿,她也花费了很多心血做完了费时又费力的清灰和初步修复工作。

  这期间路浅溪也更加肯定了这几件文物将来在博物馆展出,肯定是站C位级的国宝。

  这个世界文物在展出的时候,旁边的小铭牌会贴上是谁是谁发掘,又是谁修复的。

  路浅溪已经幻想过很久这些文物在展出的时候,发掘人那一行上写着她的名字了,最好她还能在旁边做讲解!那可就太威风了!

  这个实习资历对她未来的职业规划也很重要。

  总而言之不管是她在这次实习中,为了保护文物而花费的精力和心血,还是为了减少家庭的负担,她都必须要保住这份实习。

  路浅溪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调走,她也是一个心直口快的女孩,直接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为什么?’

  ‘因为这个墓葬的珍贵性比预估的要高,发掘难度也非常之高,你的资历太浅了所以不适合再继续留下来。’

  ‘资历太浅?7号8号9号墓坑里的文物都是我带队发掘的,部份文物的修复工作也是我完成的!这还不够吗?’

  ‘已经有专业的人员接手了你发掘的墓坑,他们都能胜任你现在的工作。’

  路浅溪看着这个回复停顿了片刻然后问。

  ‘这是许老师的意思吗?’

  许老师是她的导师,也是这个墓葬群的发现者,要是是许老师调她走的话,她也无话可说。

  ‘许文静老师也被暂时调离了,你还不明白吗?现在由另一个团队负责发掘这个墓葬群。’

  许文静老师也被调走了?凭什么!

  她为了寻找这个墓葬近乎把整个陕西省都跑遍了,现在找到了还没让人怎么挖说调走就调走?

  这种时候稍微有点情商的人应该都选择听从领导的安排。

  可路浅溪偏偏就是那个没情商的,或者说她不想做这样顺从安分的人,她还没有被生活磨平棱角,也不想!

  ‘你们这是在窃取别人的劳动成果!’

  路浅溪直接把这条消息发到了群里,整个群里出现了短暂的沉寂,数秒后又一个顶着管理员身份的领导冒了出来。

  ‘这位同学你在说些什么?’

  ‘这个古墓群是许文静老师花三年的时间才找到的,以她的资历难道没资格主导发掘工作吗?’

  路浅溪毫不畏惧的硬怼了上去,她鼓足了劲准备反驳这一众领导,干翻掉群管理时,又一个新消息让她的心彻底凉了下来。

  ‘浅浅别再说了。’

  这条消息就是她的导师许老师发的,路浅溪还想回复时却发现自己被禁言了。

  这一刻她的指尖悬停在了手机上方,一种愤怒和不甘的情绪涌上了她的心头。

  于是她直接私聊问起了自己的老师。

  ‘许老师能告诉我具体发生了什么吗?’

  ‘墓葬的规模比原先预想的要大很多,墓主人好像也不是一般的贵族,我听说央shi那边都要过来做个新闻专题节目系列,所以上面就让一个更专业的团队接手了。’

  ‘可就算规模再大,墓主人的身份再厉害,这个墓葬群也是老师你花了这么多年时间才探到的!他们凭什么把你调出团队?’

  ‘……浅浅,老师今天有些累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吧。’

  ‘可是老师!’

  还没等路浅溪编辑完这条消息,她的老师就下线了,后续路浅溪发的所有消息也都没得到回复。

  好难受啊!

  路浅溪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她不想就这样沉默下去,她想反抗这种不公平的行为!

  可是靠她一个人又能做到什么呢…这样无助到不知所措的情绪充斥在了她的全身。

  路浅溪感觉自己胸口开始隐隐作痛了起来…

  这让路浅溪下意识用手抱紧了自己,纤瘦的身子拧成了一团。

  “姐姐…”路小雨注意到了自己二姐的异常。

  “我没事。”

  路浅溪本来想这么回答,但大姐路温河一眼就看出自己的二妹好像旧病复发了。

  “浅浅把衣服换好,趁现在医院还没关门。”路温河准备拉着自己二妹去医院时…

  路浅溪的手机上突然弹出了一条新消息,路浅溪看着这条消息瞬间感觉身上的疼痛感缓解了不少。

  “姐姐我真的没事。”

  路浅溪在这一刻注意力完全被手机屏幕给吸引了,消息的发送人当然是已经等到不耐烦的秦镇。

  ‘浅浅小姐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吗?我想和你聊一聊关于华哀王墓葬的勘探事宜。’秦镇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