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十二章 全国人民都在看着
  路浅溪剥了一颗奶糖喂到了自己妹妹嘴里,然后整个人都趴伏在了桌子上,用一只手枕着自己的脑袋,一只手拿着手机编辑起了消息。

  这个玩手机的动作,让身为初中老师的路温河看得眉头直皱。

  但想到自己的二妹旧病复发没什么精神,她也没多说什么。

  ‘关于华哀王的墓葬指的是…’

  路浅溪发了一条消息过去静静等待着秦镇回复。

  可秦镇的回复却与这次谈论的内容无关,而是…

  ‘你那边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

  ‘我看你的回复感觉你情绪好像很低落,正常情况下你看到‘华哀王墓葬’这条消息,应该早就已经编辑了一大堆消息带感叹号的消息来问了,完全就像一个活力四射的小女孩。’

  路浅溪看到这条消息就‘蹭’的一声坐了起来,然后用上了双手在眨眼间就编辑好了一条消息发了过去。

  ‘才没有!’

  ‘这样才对嘛,有精神了?’

  ‘……’

  路浅溪的喉咙里发出了不甘的呜呃声,她有一种被秦镇给拿捏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很不愉快,可心情确实好了一些。

  ‘有精神就开始聊正事,我现在手上有华哀王秦镇墓葬的位置坐标,因为一些原因无法亲自前往,所以打算交给你来发掘。’

  路浅溪瞅着秦镇这一条消息瞬间就脑补了一万字关于秦镇过去身份的剧情…

  像是什么早年一位厉害的盗墓贼啊,无意间发现了华哀王的墓葬在里面盗出了一部份文物逃出海外。

  在晚年后良心发现准备将文物归还,又苦于不想被抓,所以才在网上偶遇她之后,指点着她去发掘华哀王的墓葬。

  综上所述…

  ‘这位先生!您现在自首还来得及的!’

  ‘……我不知道你脑补了些什么奇怪的剧情,可现在只谈正事可以吗?’

  路浅溪也没再多嘴了,回了一个猫猫点头的表情过去。

  秦镇直接将自己墓葬所在的定位坐标发给了路浅溪。

  在现代这个坐标位于一处叫镇中村的耕田附近,这个坐标位置路浅溪的第一反应是‘怎么会在这里?’

  根据路浅溪所学的历史地理知识,古时的江城应该在离这个位置百里外的长江上游。

  可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要不然考古的勘探寻墓工作就不会那么困难了。

  就是路浅溪还是很怀疑这个坐标的真实性,这让她下意识编辑了一条消息发了过去。

  ‘这个坐标它…保真吗?’

  我作为华哀王本人,能给你一个假的墓葬位置坐标?

  ‘你就说你去不去吧!’

  ‘去!当然去!我明天去找我老师商议一下!马上就能出发!’

  路浅溪感觉自己的热情又被重新调动了起来,之前心里堆积的阴郁彻底一扫而空。

  大姐路温河看着路浅溪重新恢复精神的样子微微笑了一下。

  路浅溪不止恢复了精神,她还感觉自己就像是要去郊游一样,也不知道今天晚上能不能睡着。

  但在睡觉前还是要先带小雨去买水果的,要不然她可是会哭一晚上!

  …………

  第二天,路浅溪回到学校的第一时间就直接冲进了自己导师许文静的办公室。

  路浅溪的动静非常之大,推门的一瞬间的动静像是一只熊冲进来一样,坐在办公室里喝闷酒的许文静被吓个不轻,手里的罐装啤酒都掉到了办公桌上,还好没洒。

  “许老师!”

  路浅溪看着坐在办公桌后面戴着厚重的黑框眼镜,年龄看着已经有四十多岁的导师喊了一声。

  “浅浅…关于实习的事是真的…”

  许文静早就料到了自己的学生会来找她讨说法,所以在看见路浅溪时下意识的避过了自己的目光,脸上满是愧疚。

  “我这次来不是为了实习的!许老师你还记得我上次给你看的镶金玉尊的照片吗!”

  路浅溪直接把双手拍在了办公桌上,吓得许文静手里的易拉罐又差点掉地上。

  “那个镶金玉尊?我当然记得…那张照片你不是说是网图吗?”

  许文静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她之前负责整个古墓群的挖掘工作,忙到了根本抽不开身,所以也没精力深究路浅溪那张照片的来历。

  可现在自己努力三年的事业就这样被别人拿走了,她还没任何办法…过于逆来顺受的内向性格,也让她不像路浅溪那样敢于抗争,所以只能靠喝酒来解闷。

  “那个其实是我在…骗老师你,镶金玉尊的照片是一个我在网上认识的朋友发我的。”路浅溪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

  “不是网图?你在网上认识什么朋友,能有华中之国王室所用的器皿照片?”许文静瞬间就来了精神。

  “我不好解释,许老师你可以看我和他的聊天记录。”

  路浅溪这是先征得秦镇同意的,昨天晚上她又和秦镇聊了一段时间。

  先从墓葬挖掘注意事项,再到秦镇找路浅溪打听这个世界现代社会的种种变化。

  这让路浅溪更加认准了秦镇已经很长时间没回过国了,要不然也不会专门打听国内的环境。

  总之路浅溪把自己和秦镇闲聊的记录往上翻了一两页,将关键的部份放到了自己的老师面前。

  许文静拿起来读完了这部份的内容,包括秦镇告知华哀王墓葬所在位置这里。

  “老师你觉得是真的吗?”路浅溪问到这里心情非常紧张,因为考古探墓这些还是需要这位老师向上面申请报备。

  她自己拿着一个洛阳铲跑镇中村去挖土,就算真挖出来了也算是在盗墓而不是考古!牢底坐穿是肯定跑不了的。

  “有很大的概率是真的。”许文静回答说。

  “啊?老师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昨天路浅溪琢磨秦镇的身份,还有给的坐标的真实性琢磨了一晚上都没睡着。

  第二天也很有精神,要不是秦镇有事情要忙,路浅溪可能会和他聊到通宵。

  许老师是怎么光看聊天记录就一眼断定出是真实的?

  “浅浅你看这个。”

  许文静很快切换到了教学模式,再将那张镶金玉尊的照片递给了路浅溪看。

  “玉尊下面的那张桌子也是仙武战汉时期的文物,还是仙物战汉时期各国王室专用的。”

  “桌子?”

  这次就触及到路浅溪的知识盲点了,她怎么看这张桌子都是很普通的黑色木桌啊。

  “仔细看,木桌表面烙印有雷纹…这是一种叫雷伏木的槐树才特有的纹路。”

  “雷伏木…那不是《仙草精木录》里记载的植物吗?可引雷蓄热,至寒冬触之都如常夏…这世界上真的有这种植物么?”

  路浅溪所说的《仙草精木录》是和《山海经》是一个性质的书籍。

  “有的,英兰博物馆中藏有三件雷伏木所做的木器,只是仙武战汉往后的地质变迁让那时候很多动物和植物种类都绝种了,所以这类文物非常的珍惜。”

  许文静所说的这些全都是知识点,但也是入门级的仙武战汉爱好者们都会知道的知识。

  很多在古书中记载的神奇生物和植物,在仙武战汉时期到底存不存在这一点,也是让无数考古学家和历史爱好者们心驰神往的一个话题。

  “所以许老师,咱们…”

  “嗯…我现在可以向上面申请去镇中村考察,应该很快就能申请下来。”

  许文静说到这里表情又变得阴郁了下来,整个人阴沉沉的喃喃自语着。

  “很快能申请下来也很正常,毕竟他们都想调我走呢…”

  路浅溪见自己老师这阴沉的样子也直接说。

  “老师你不想报仇吗?”

  “报仇?浅浅你可别做傻事啊!央shi已经决定专门给那个贵族墓葬群的发掘做个专题节目系列了!到时候全国人民都看着在。”

  “我知道!抢老师你项目的那群人,不就是想要这个名声吗?我们发掘的进度快一点,在那个专题节目上线时公布我们的成果,把全国人民的目光都吸引过来,揍他们一个鼻青脸肿!”

  路浅溪说得非常慷慨激昂,理智尚在的许文静却听得只有苦笑。

  “浅浅,你这句话的意思完全是相当于要和…央shi抢流量,我觉得光靠华哀王的墓葬做不到这一点…”

  “怎么就做不到了?”路浅溪很不解的摊开手说“那可是华哀王啊!仙武战汉末期仅有的几位诸侯王!全世界的考古学家历史爱好者都在搜寻他们的墓葬,这难道还不足够把全国人民的目光吸引过来吗?”

  如果是远魏王,河西王,西凉王这三位的话肯定没问题,这三位别说国内了,可能全世界轰动一时。

  但华哀王?以华哀王当时悲惨的处境能有个地方下葬都是奢望,更别提有个能和诸侯王身份相称的陵墓了。

  现在想来她被抢走的那个考古项目的墓主人就是怀疑与河西王有关。

  “但愿如此吧。”

  许文静也不想挫自己学生的朝气,她真的非常喜欢路浅溪这样充满热情和青春气息,总能感染鼓舞身边人的学生。

  所以但愿那位华哀王的墓葬…别真是一个乱葬岗万人坑,再怎么样里面也总该有几件除了尸骨外的文物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