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十四章 下面会不会还有活着的东西?
  “浅浅,挖到了什么吗?”

  许文静伏在了路浅溪所挖的那个土坑边缘不太敢往下面看。

  她们现在还停留在前期的勘探调查阶段。

  简而言之就是在农田土地表面找寻有没有像是陶器的碎片,人骨的碎片之类的线索。

  如果在表面找不到的话,就用动用洛阳铲直接铲出下方的土壤,检查土壤里面包含的成分。

  根据历史记载,这里要是真是华哀王的墓葬,许文静感觉一洛阳铲下去,怎么样也要铲个头盖骨出来。

  好吧…头盖骨可能夸张了,可在她的心理预期中土壤中的含人骨成分怎么样也要比含陶片成分要多。

  可惜结果是…什么都没有。

  许文静带着路浅溪再加上另外四位大四的学生,在昨天中午的时候就到了这里。

  田野的勘探工作也是从昨天开始的,但初步勘探出的结果就是这块田野地区就连一点有古墓的迹象都没有。

  不管是田野表面,还是下方的土层里都不包含任何人骨和陶片成分。

  勘探工作一直到了第二天也依然没有任何结果时,这让许文静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

  她还想着这样确实很正常,相信网上的网友所给的古墓线索本来就是赌的成分居多。

  浅浅认识的那位网友或许真是海外的一位古董收藏家,但就算是古董收藏家也不一定能这么肯定一个古墓的位置。

  许文静也没为此消沉多久,她还计划着扩大田野的勘探范围时,路浅溪所负责的那块区域就传来了一声‘我挖到啦!’的惊喜喊声。

  这一声呼喊让许文静既惊喜又害怕,惊喜的理由就不用多说了,害怕的理由是…许文静虽是做考古的,还做了十多年,但她怕尸体,非常的怕。

  这是她从小就留下的童年阴影,怎么样都克服不了的那种,要不是她父亲也是干这行的,许文静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碰法医和这个行业。

  浅浅就不同了,路浅溪对古人尸体的执着,让许文静数次怀疑这学生真的有那么一点恋尸癖。

  所以能让路浅溪欢呼的发现,许文静感觉多半是哪个倒霉蛋的头盖骨。

  要是华哀王的头盖骨,那路浅溪挖的这个探墓坑价值就大了。

  所以许文静现在的心情是想看又不敢看,路浅溪这个探墓的方式也多有不规范的地方。

  要不是这片田野怎么探都没古墓的迹象…她也不会用这么冒失的方式勘探。

  虽真挖出了东西,可等路浅溪爬上来后许文静对她肯定少不了一番说教。

  在这之前许文静把两只手搭在了自己的前额上,就像是害怕看鬼片又想看的小姑娘一样,眯着眼睛往路浅溪所在的土坑里看。

  “老师你放心不是人骨,是古墓建筑的外层结构。”

  路浅溪在彻底确认了自己脚下所踩的坚硬‘土壤’是人造的建筑结构后,她就不敢踩在上面了,因为她踩的任何一块砖都是文物。

  还好路浅溪挖的土坑足够大,她能勉强站在另一侧有土壤覆盖的位置。

  虽然路浅溪已经累到没力气再动了,但回看她昨天下午一直干到今天中午的土坑工程量,真的不是一个十九岁身患慢性病的小女孩能做到的。

  路浅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越挖越起劲,要不是她实在饿到不行了,这个探墓坑还能再大一些。

  “古墓建筑的外层结构?!”

  许文静听到这个瞬间来了劲,她扶正了自己的黑框眼镜往下一看。

  路浅溪没敢在这么冒失的情况下做进一步的清灰工作,可许文静多年以来的考古经验,还是让她一眼就辨认出了稀疏的泥土覆盖之下的小部份古建筑结构。

  “这…外层结构竟然还在?”许文静也和路浅溪发出了相同的感叹。

  这世界上很多古墓,因为天灾盗墓还有多方面等原因,多数古墓在被发掘之初都是被泥土结结实实的掩埋了起来。

  所以考古人员才要一点一点的进行抢救性发掘,像是剥面皮一样,缓慢的将一层一层的土层给清理出来。

  这种保存完好,外层建筑结构还在的古墓可能只存在于盗墓小说和各类型寻宝题材的电影当中,就是那种专门等着主角进去的超大型迷宫。

  “浅浅你先上来,我发消息和季老院长汇报一下!”

  许文静的另外两个大四的学生也找来了一个木梯,准备把在土坑里的路浅溪拉上来。

  在这期间许文静赶忙拿起手机编辑起了消息发给了一位备注叫季任科院长的联系人。

  这位季老院长是当地博物院的馆长,也是出面让当地政府通过许文静考古发掘报备的人,要不然许文静可能还要再多等半个月。

  许文静在大学期间跟这位院长跑过好几次田野勘探,也算是老师提携一下学生。

  而且他也觉得许文静的考古项目突然被别人拿了真的不是个事,要不是现在这位院长人在青藏高原,信号一时有又一时没有的话,可能会出面帮许文静讨个说法。

  说来这位季院长也是个奇人,他得了和路浅溪还有她小妹路小雨一样的慢性病。

  他的治疗方式就是趁着假期往青藏高原,武当山,昆仑山,敦煌这类的地方跑。

  许文静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治法,但老爷子跑完了青藏高原回来气色竟然还真变得好了很多。

  在许文静还忙着编辑手里的消息给季院长汇报目前进度时…在土坑下面的路浅溪突然冷不丁的说了句。

  “老师,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声音……”

  许文静停下了手里编辑消息的动作,看向了土坑下的路浅溪,路浅溪也让土坑上面的两位学长先别急着递梯子。

  “确实有声音!老师我听见了!是从古墓下面传来的!”

  路浅溪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瞬间震慑住了在土坑上的两位学长,许文静听着就连手里的手机都拿不稳了。

  “浅浅你别吓我啊…”许文静颤颤巍巍的说。

  路浅溪向来都是一个体贴人的女孩,她也知道许文静怕尸体人骨这类东西,所以在考古发掘的时候,如果发现了类似的遗骸,路浅溪都会提前告知许文静。

  她也从来不会拿这类的事来吓自己的老师,而正因为是从这样贴心小棉袄式的学生说出来的话才可怕!

  因为许文静知道她说的绝对是真的!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在里面。

  “真的有!老师还有学长们你们仔细听。”路浅溪说。

  许文静强下了心里的恐惧,集中注意力听着土坑中的声音,两位学长也出于好奇伏在了土坑旁细细的听了起来。

  他们可能以为是什么细微的声响,像是地下水流动之类的。

  可在所有人屏住呼吸静静细听的时候,在路浅溪脚下的古墓中突然传出了‘咚!’的一声巨响。

  这一声非常之重,像是有谁重重的敲击了一下一面巨鼓一般透过了古墓在所有人耳边炸响。

  两位学长吓得差点从土坑边缘滚下来,许文静更是手里的手机一个没拿稳直接掉到了土坑里,还好路浅溪足够冷静提前帮许文静接住了手机。

  “这…这是什么声音?地下水流动?地壳变动?”一位学长有些遭不住了猜测着说。

  “大…大家冷静一下,最有可能是古墓里面有什么东西坍塌掉了砸落下来的声音。”许文静尽可能的寻找着合理的解释理由。

  古墓里有什么东西塌陷掉了是最合理的解释,但紧接着又是‘咚!’的一声响起。

  连锁坍塌?

  不!随着第三声‘咚’的巨响传出路浅溪听出了这个声音最接近的可能性。

  “好像…是有谁在古墓里…敲击地面发出的声音。”

  路浅溪说出了让许文静想捂住耳朵,两位学长也战栗不已的猜测。

  第三声还没停止,紧接着又是第四声,第五声,第六声,这有节奏的巨响就像是在沉重的敲击在场所有人的心脏一样!

  这次就算许文静不想承认,她也必须要承认说这绝不是古墓坍塌会传出的声响,而是而是…

  “老师…”

  浅浅你别再说下去了!

  许文静想阻止时却已经晚了,路浅溪说出让在场众人心脏停跳的猜测。

  “这古墓下面会不会…还有活着的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