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十五章 我来找你啦!
  快停下啊,就算你们在地底憋了千年也不用这么急吧?

  秦镇靠在石栏上看着路浅溪的直播。

  她的直播间依然没什么人,现在观看人数也就三十一人左右,多出来的这些人也都是被路浅溪的颜值吸引来的。

  至于路浅溪标题上的‘直播发掘华哀王墓葬’这个标题,被直播间大多数人当成是在故弄玄虚。

  这类标题党的人多得去了,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直播抓水猴子。

  路浅溪当然没在意这些,古墓中传来的巨响声,秦镇通过直播也能清楚的听见。

  这个声响秦镇怀疑是后世成精的兵马俑用战戟敲击地面所发出的声响。

  它们应该是感觉到有人要来了,用这种方式以表欢迎。

  路浅溪好像也发现了这些巨响的规律,她从梯子上爬上去的时候声音就没了,又从梯子上爬下来的时候声音又有了。

  旁边的两位学长还有许文静都因为这个声响而被吓得不轻。

  这位浅浅小姐倒好,她来来回回爬了两三次好像还玩上瘾了。

  还是许文静在旁边哭笑不得的喊着‘停下’,路浅溪才乖乖的从土坑下爬了上来,然后拿起了盒饭开始干饭。

  下面的声响也逐渐停歇。

  许文静也有些心有余悸的编辑起消息给那位季院长。

  这次项目发掘的担保人是这位季院长,他也非常信任自己这位学生各项能力,可在人手调集方面许文静还是要找这位远在青藏高原的院长商议。

  现在整个田野勘探就只有许文静和路浅溪还有另外四位大四学生,这点人手远远不够发掘一个疑似保存完整的超大型古墓。

  许文静运气很好,她发过去的消息很快就得到了季院长的回复。

  季院长是所有领导中少有的不喜欢用语音回复的类型。

  他早年的研究课题就是中华的文字,所以交流的方式比起打字更喜欢用书信,更别说语音这种别扭的传讯方式了。

  ‘你发的照片我看了,照片上的地块表面平整,呈一种漆黑色纹理,这是战汉时期荆襄一带铸火法烧出的筑砖,《玉间杂记》中有过相关的记载,能用这类筑砖造墓很有可能是出自当地诸侯王之手,你的学生在发掘时是否真没感觉到地块有明确的松动痕迹?速回。’

  战汉荆襄一代的诸侯王除了华哀王外,也就只有他爹华昭烈王了…不管是哪一个这对考古学界来说都是破了天的大发现!

  于是许文静很认真的把现在掌握的墓葬状况,还有墓葬里传出的奇怪巨响,特别是这个奇怪巨响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

  许文静从事这一行怎么也二十多年了,怎么样也能算半个学识渊博,可这个巨响彻底触及到了她的知识面盲区。

  无奈下只好求助于有四十多年资历的老老前辈,她真的很希望季院长能给出一个科学合理的解释,而不是路浅溪的那一句什么‘这个墓下面好像还有什么活着的东西。’

  ‘无明显松动的痕迹就说明古墓保存完整度确实极高,可能是荆襄一带少有天灾地震的原因,关于古墓里的声响,我目前也没什么眉目,但我会尽快调集人手协助你的勘探发掘工作,我本人在近日从青藏返回当地…’

  就连…季院长也想不到什么合理的解释吗?

  许文静也尽量不去多想什么,感谢了季院长那边给予的协助,但没过多久季院长就发来了消息。

  ‘我询问过能联系到的多所高校和相关团队,他们都被调往安城了,可能要等上一段时间…’

  ‘这个没关系。’

  许文静有所有考古人都有的良好品质,那就是耐心,考古这事本来就是好事多磨的。

  她有耐心等,但最近的天气却没什么耐心。

  ‘我担心的是天有不测风云。’

  季院长转载了一条新闻消息给许文静。

  ‘台风‘乍得’将在一个月后登陆,届时国内多地可能会有强降雨出现。’

  台风带来的强降雨这对位于内地的江城来说本来不是一个事儿。

  可考古人的心态就是这样的。

  一个古墓埋在地里面还没被发现的时候,考古人压根就不会担心这古墓怎么样。

  管它是被地震震塌了,还是被洪水冲走了没啥关系。

  但一旦被发现了,哪怕只是挖了个浅坑,考古人对这古墓关心到像是自家刚出生的孩子一样。

  怕天上下大雨把这古墓搞淹水了,又或者上面人在走动把这古墓搞塌了。

  总之是在没发掘完成前担心到怎么样都睡不着的那种。

  季院长现在就是这个心态,搞得许文静也慌了起来。

  ‘季院长您的意思是…’

  ‘我调一批当地的学生给你,还有专业建造保护性设施的建筑团队,你和你的学生发掘工作继续不要停,以及我记得这个古墓的地址是你的一位学生告知于你的?’

  ‘是的。’

  许文静用比较含蓄的方式转达了一下路浅溪得到这个位置的过程,季院长当然一听就懂也没说的太明白,而他又问了一个很一针见血的问题。

  ‘那她知道墓葬的入口的大概位置吗?’

  虽然现在业内很少有发掘这种还有‘屋顶’的古墓,但也不是完全没有相关的经验,只要能找到入口就简单很多了。

  许文静把季院长这个问题交给了路浅溪,路浅溪看后又把这问题抛给了秦镇。

  我就算知道陵墓的入口在哪里,但我不知道你们人在哪啊!要不要我亲自破土而出接你们进来啊?

  秦镇也没办法给出一个详细的方位,但依靠简书的指南针功能,秦镇还是给了一个入口的大致方向。

  只要这位浅浅小姐站在墓葬的上面,根据这个方向来勘探肯定错不了。

  然后路浅溪把秦镇所说的这些转告给了许文静和季院长。

  ‘可以根据这个方位探墓的入口,但发掘时还是千万要小心,人身安全为最优先!’

  季院长就怕这种古墓会有什么遗留下来的流沙陷阱之类的。

  这不是危言耸听,那些保存不怎么完好的流沙陷阱都有考古人员中招的经历,庆幸的是没出现什么伤亡。

  季院长又叮嘱了一大堆注意事项后问了个让许文静汗颜的问题。

  ‘小许你会用直播吗?’

  ‘我学生会,而且已经开着在了。’

  ‘平台,用户名。’

  这简短的两个询问,让许文静感觉自己才是老前辈,许文静老老实实的把路浅溪直播相关的信息告诉了季院长。

  季院长那边的办事效率极快,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给路浅溪挂上了一个‘国家博物院相关’的蓝V。

  路浅溪有了一个大大的蓝V背书,她直播考古的真实性无疑高上了许多。

  ‘我会持续关注,有事就问,最后辛苦小许和你的学生们了。’季院长回复说。

  ‘不辛苦。’

  挖宝藏能有什么辛苦的呢…

  许文静说着瞅了一眼已经吃完饭了的路浅溪。

  她完全没有半点困意就直接满血复活。

  嘿嘿嘿,华哀王我来找你啦!

  路浅溪拿起铁锹已经做好了敲开华哀王墓葬大门的准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