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二十七章 河西来人
  多日后。

  秦镇正在江城外的城郊耕田中忙碌…

  虽秦镇小时候下过田地,但华哀王这身子实在是太虚了。

  秦镇拿着手上的锄头往地上一砸就需要喘上几口才能砸第二下。

  但没砸几下,秦镇就感觉自己头脑发晕,让旁边一同下田地的关胜极为担忧。

  “妈的…这不是单纯的身体虚弱了。”

  秦镇用手擦拭了一下脸颊上的汗水,能清楚感觉到自己的脖颈传来了火辣辣的痛楚。

  这恐怕也是这个世界的修正力之类的东西,又或者后世在疑惑‘华哀王赢下江城之战后又去做什么了?’所导致的结果。

  因为在陈珉版的《战汉志》中,华哀王早就已经被邓载枭首而死了。

  那既然华哀王活了下来,那他又做了什么呢?总该再历史上再留下一点东西吧?

  这种情况导致秦镇想要‘长寿’的话,恐怕还要再继续做一些能够和值得载入史册的事情!

  要不然秦镇可能会因为将星的负面作用而身患重病,之前在江城大火一战前,赵怜身上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可现在赵怜在后世的人气太高了,更是有庙宇在祭祀她。

  她于江城一战中为护幼主,七进七出的这一传奇一战传于后世之后,赵怜庙宇的香火已经鼎盛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

  所以赵怜的将星正盛,没人会在意赵将军在后来又做了什么,因为她现在的丰功伟绩就足以后世千秋万代的作为榜样铭记,说是民族骄傲也不为过。

  “要想办法搞个大新闻啊。”

  秦镇不停咳嗽了数声后停下了手上的锄头,看了一眼周围的田地。

  最好的搞事方法还是打仗,秦镇要是能再攻下一座远魏城池,估计陈曦留在后世的史书里后主传就能多加一卷。

  可现在华中之国根本没向外征战的能力,所以秦镇就琢磨着自己能不能在农田里搞点发明,加快农业生产以此来让陈曦给自己的后主传再加一卷?

  秦镇想着这些时注意到了路旁稻田里突然出现了一队人马。

  这一队人马让关胜第一时间进入了警戒状态,还有被赵怜遣来保护秦镇的数位白鳞精兵也是。

  但秦镇抬手示意他们稍安勿躁,那队人马因为秦镇的护卫都身着农地装束的原因,似乎认为秦镇一行人就是普通的农夫。

  而此时领队之人从马上走了下来,他走下还未播种的田地来到了秦镇的面前。

  这时秦镇才注意到眼前之人一身书生装扮,样貌俊朗清秀…身上似乎也有隐疾,还需要人搀扶才能找到秦镇身前。

  “这位…先生。”

  他并未秦镇的农民身份而有任何轻蔑的意思,在微微一行礼后询问起了秦镇。

  “敢问前方江城,是否依然是华中之国的治所?”

  “你是何人?”

  秦镇则是直接反问,这一反问让他身后的护卫表情有点不悦,他也抬手示意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下颍川人士,名郭隼字孝之…此番前来是有要事要觐见华中王。”

  他在做完这个简短的自我介绍时,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然后用手轻捂着嘴在手心中咳出了些许鲜血。

  “让先生见笑了。”他说。

  没什么好笑的,而且我也笑不出来啊,秦镇这时候也剧烈咳嗽起来,喉咙中咳出了一口淤血。

  这一幕非常尴尬,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有什么恶性传染病呢,其实都只是身子太虚了。

  咳血二人组?秦镇不知为何想到了这个。

  不过郭隼?郭嘉?

  他们既然是来找自己的应该是那位诸侯王的代表。

  秦镇也没在这时候急于暴露自己的身份。

  “江城的治所还在,所以郭先生尽可前往。”秦镇远远指向了远处的江城。

  “感谢。”郭隼在问完这事后又看了一眼秦镇周围的白鳞精兵和关胜,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再次行了一礼后说“那之后就与先生在城中相见。”

  这就把我的身份识破了?

  秦镇瞅了郭隼返回那队人马的背影,还在暗暗称奇的时候,关胜在这时连忙凑了上来小声说。

  “王上!他们是河西王的人马!”

  “河西王?”

  秦镇听见对方的来历微微一惊。

  河西国的国号为仲,又称西仲国,根据秦镇的了解这个国家最相似的好像是…三国的袁氏势力。

  虽然秦镇不知道为啥作为河北袁绍四世三公的大家,为啥会跑到河西去,但他们的诸侯王确实姓袁,至于是袁术还是袁绍,秦镇就不清楚了。

  总之河西国在如今是中原大地中少有的能和远魏国抗衡的诸侯大国,两国之间的战争也是仙武战汉末期的大战。

  华中之国正是在两个大国之间才能争得一丝喘息之地。

  河西国名义上是秦镇的盟友,因为秦镇要是不顾死活捅河西国的屁股,他们也够呛的。

  “关胜备马准备回城!”

  秦镇见那一队河西王的人马也不像是来宣战的,反而带了一整车的丝绸黄金像是想作为礼物送上。

  但两国之间没有永远的盟友,河西王的使者这次肯定来者不善。

  秦镇确实该让关将军滚回来了,就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河北上将是哪两个人,或者说河西上将。

  …………

  后世安城。

  袁谦不停揉着自己的额头试图用这种方式,来缓解心里的愤恨和不甘还有一大堆负面情绪。

  自从华哀王的墓葬出土之后,全世界的注意力就都集中在了华哀王身上。

  几乎每一个电视台的新闻都在全天二十四小时报道和华哀王有关的消息。

  压根就没人关注河西王墓葬的发掘了!

  你说你一个仙武战汉的亡国之君,现在可能没亡,华哀王的亡国之君这个头衔,如今在考古学姐处于没亡和亡了之间的薛定谔状态。

  可就算秦镇打赢了江城大火一战,那也是仙武战汉时期最弱小,最没用,知名度最低身上压根就没多少典故和历史文献记载的中庸之主!

  这样一个中庸之主往陵墓里塞那么多宝贝做什么!兵马俑,画圣孙仁的画作,陈曦的真迹哪一个单单拎出来就是能震惊世界的考古发明!

  反观逐鹿中原盛极一时的河西王墓葬,现在却惨惨戚戚根本没人在意。

  袁谦不停的切着电视上各个频道,突然停在央shi历史频道的一个访谈节目上。

  访谈节目的嘉宾正是季院长,他们现在正在分析华哀王秦镇赢下江城之战后,华中之国的命运将会如何。

  节目后面还放着一个大大的仙物战汉末期各诸侯国势力地图,其中最大势力是西凉王,但他所占据的地区多是荒凉的边境,其次就是远魏王和河西王。

  华中之国的势力被钉在了小小的临江华中地区,唯一能扩张的方向可能就只有蜀中。

  但那个时期的蜀中可是蛮族聚集地,虽有蜀中王在治理,但那个蜀中王早已被蛮族控制了。

  就连那个西凉王数次征伐蜀中都未果,更别提华中之国了。

  “所以您认为华中之国后续被河西王吞并是最合理的推演结果对吗?”主持人问。

  “只是结果之一。”

  季院长很不喜欢主持人这直接盖棺定论的说法,他指着上面仙武战汉末期的地图说。

  “也有可能远魏王再派大军征华中,但那时远魏王在于河西王大战,所以大概率再没精力分兵征华中,河西王也是同理。”

  “那依您看华中之国还有破局的方法吗?”主持人继续问。

  “破局之法…很难,这个时期华中国能拿得上台面的大将就只有赵怜一人,只能守城无力再向四方进军,但如果这时候关云将军还在的话…唉。”

  季院长说到这里深深叹了一声。

  可惜在不得…远魏国兵强马壮国富民强,再加上关将军在远魏得以重用,根本没理由再回华中这个贫瘠之地等死。

  袁谦看到这里心情莫名有点愉悦,但等会让他更高兴的事情来了。

  “袁队!昨天发掘出的那卷书简修复完毕了!上面的文字都解析出来了!”

  他团队里的一位文物修复员一脸惊喜的走进来说。

  “哦?那卷书简上的内容是什么?”袁谦立刻站起身来问。

  书简里记载的内容很大概率能证明墓主人的身份,又或者是和墓主人相近之人。

  “是…战汉志郭隼传!也是陈曦的真迹。”

  “郭隼传?不是袁梅传或者吕相传吗?郭隼也好!内容呢给我看看…”

  那位文物修复员将书简修复好的照片递给了袁谦,让袁谦看清了书简上的内容。

  ‘建兴十三年,隼受河西国吕相之托,带金缕玉帛赴我国…邀王上往河西国往待贵宾之礼游览一番,然名为相邀同游,实为想挟王上为质子,以次侵吞我国。’

  季老还真厉害啊!河西国真打算吞并华中国,只是动用的不是武力,而是吕国相的阳谋,挟华中王为质子,妙啊…

  这个局华中王无论怎么样都破不掉了吧?

  “快继续加快发掘的进度!”

  袁谦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后续河西王,一点一点将华中之国吞并的内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