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二十八章 可待卧龙出山(4000字)
  河西王来使秦镇可不敢怠慢。

  赶忙召集了城中所有还会动的臣子到朝堂上来一坐。

  秦镇这一召集才发现朝堂百官只剩三分之一,不过这三分之一都是实实在在的大忠臣,拿真金白银火烧都换不回来的那种。

  之前三大家族那些白吃俸禄不干事的佞臣被烧光了也好。

  秦镇所坐的朝堂虽没被大火波及,但四处都有被浓烟给熏黑的痕迹,这让之前气派的朝堂看着有点滑稽。

  但秦镇现在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以董相国为首的群臣站于朝堂下方,目视着郭隼带领着河西王的使节团走进了朝堂之中。

  偏偏他们所站的朝廷中央那块木板给火焰所焚烧过,董相国也是刚赶到朝堂。

  看见河西王的使节团踩在了被火烧过的木灰上心里一疙瘩暗道‘坏了’。

  果然河西王的一众使节看见殿上这一阵木灰渣表情都不太好,唯有郭隼像是一个没事人踩着木灰一样来到了朝堂下方。

  “西仲国左相国郭隼携使团拜见华中王!”

  郭隼紧接着就向秦镇行了一半跪礼,郭隼是跪下行礼了,但他身后一众河西王的其他使节却站在原地不为所动。

  “田有,既见华中王,为何不拜…此番有失礼节。”郭隼轻声的提醒着身后使节团的众人。

  “此地四处皆为灰烬,也未见人打理,可见是华中王先无礼数在先…”

  那位被称为田有的使节还在说话间,郭隼就对身后护卫打扮的人做了个手势。

  那位护卫就直接摁着田有跪了下来,而那位护卫的动作也惊到了使节团中其他人,一时间秦镇竟然听见了使节团里传出了隐约的拔剑声。

  有意思…

  “来人拿缎绸来给这些客人垫上。”

  秦镇直接抬手让下人拿来了一堆用不上的缎绸,给被大火焚成灰烬地面给铺上,这样一来来访的使节团才齐齐向秦镇跪下行礼。

  但在刚才短暂的接触,秦镇看出了这个使节团内部的不合,好像分成了两股势力,郭隼虽是使节团的主使,却更像是被强行监视着被扣押过来的。

  因为向着郭隼的护卫好像只有一人,另外一批全都是那位田有的人马。

  “郭相国此番前来是为何事?”

  秦镇见使节团都已就坐后,直接逮着郭隼问。

  郭隼看着年纪和秦镇差不了多少却已经任河西国的左丞相之位,确实不一般。

  只是河西国或者整个秦汉都有左右丞相之职的传统,且都以右为尊。

  郭隼这个丞相算是副相。

  可就算是副相被派遣出使他国也太丢丞相之位的面子了。

  “回禀华中王,吾王在一月后将行加冠礼,届时共邀天下盟友共赴王都相庆,此番前来正是想请华中王一同前往。”郭隼道出了使节团的来意。

  这种关键时候让我往别国跑?这不是闹吗!

  秦镇给了董相国一个眼神,他也立刻明白了秦镇的意思,同时也对使节团早有微词。

  于是董相国出面和使节团沟通了起来。

  秦镇也趁这个机会继续掀起了郭隼还有河西国的底,就是在网上搜索与郭隼还有河西国有关的消息。

  “诸位如今华中刚退远魏大敌,尚需王上主持重建,休养生息…如今王上各种要务在身,真的难以前去,不若让老臣代劳,以行盟国应有礼数。”

  董衍这一说法已经很讲道理了,一国之王的加冠礼盟国派遣一位丞相去道贺已经很给面子了。

  听见董衍的这番话郭隼没应答,反倒是他身侧的田有出声问。

  “蜀中,交并,江东三国都是本国王公齐齐前来道贺,华中有何特殊之礼?”

  这一问问得典军中郎将蔡文火气直冒,可秦镇突然开口说…

  “你们都退下。”

  “可是王上…”

  “我指的是退出朝堂外,包括来访的使节众人,此事我想单独与郭使节商议。”

  秦镇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是秦镇在查郭隼家底时,看到了一则新闻…

  ‘河西王古墓出土天妒英才郭隼相关遗物,记录有华中之国后续进展。’

  这篇报道上面,秦镇看见了那篇《战汉志郭隼传》的照片,照片上的字体还又是陈曦的真迹。

  秦镇是不知道陈曦怎么把自己写的史料放进河西王的墓葬里的,可上面记载的内容却让秦镇很在意。

  ‘建兴十三年,隼受河西国吕相之托…’

  吕相国!正是河西国的右丞相吕威!看见这条记录秦镇瞬间明白了这个使节团之间的内斗是怎么回事。

  使节团中那位咄咄逼人的家伙田有可能正是吕相国的人马。

  郭隼这次前来也不知道是被吕相国被迫喊来拉华中之国仇恨的,还是为了不让两国之间关系恶化,而过来主持大局的。

  不管是哪一种,这次谈判的突破口只能是郭隼。

  秦镇的这个要求两方都不太同意,还是秦镇和郭隼共同力排众议,朝堂百官还有使节团众人才齐齐退出了朝堂。

  就只留下郭隼的那位亲卫和关胜守在了朝堂门口。

  “郭使节这次前来邀我前往河西国…是受吕相所托吗?”

  秦镇也没多说什么废话,直接将这次鸿门宴的背后主使给点了出来。

  “此事确实是吕相国所谋划,我虽出言相劝,勿将华中之国逼入绝境,可其却未能听进,只能我亲自来访…以求将此事影响降至最低。”郭隼说。

  “如此来看那位吕相国似乎与你的政见相背?如真想将影响降至最低,郭使节是否有考虑过投于华中?华中如今虽小,但如你能来我定会让你大有所用。”

  秦镇试探性的向这位郭隼扔出了橄榄枝。

  这也是秦镇认真考虑过的,现在董相国年事已高,在这么高强度的政务处理环境下他能做都不太确定,虽然看郭隼这体质好像也撑不了几年。

  但…郭隼他可是一位点亮了将星的文臣武将,在后世他的人设就是短命的天妒之才。

  早年亲自领军靠各种奇谋和自身武力帮河西王打下了不少地盘,没错,早年的郭隼是文武双全。

  只是英年早逝,还未见河西王更进一步就早早的离世了。

  但就是这样一位智绝无双,却英年早逝的悲情经历,让他在后世颇具人气,算是河西王阵营中人气排得上前三的历史人物。

  后世每每想起都会感叹些什么,要是郭隼还活着河西王就不会在什么地方吃亏,哪一战不会败得那么惨之类的。

  “感谢王上相邀,只是恕隼直言,如今华中之地恐怕…难以实现隼的抱负。”郭隼无奈的摇了摇头说。

  “那敢问郭使节有何抱负?”

  秦镇问出这个问题时,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沉寂了,阳光在这时透入朝廷之中落在了秦镇与郭隼之间…空气中的尘埃飘散着,秦镇也在这时与郭隼的目光相对而上。

  郭隼嘴唇翕动说出了简单的八个字。

  “一统中原,以御外敌。”

  秦镇听完了郭隼的抱负沉默了两三秒钟的时间,一开始秦镇还以为他会说三分天下呢,但一统中原这个抱负其实也挺正常的所有诸侯王都会说。

  关键是后面的以御外敌,外敌?从何而来的外敌?

  这家伙的目光已经看到了五国乱华之后吗?

  “王上,隼所说的外敌并非是虚言,据隼所知,外敌早已在多年前就已渗入我中原大地,且不止一国,其挑拨各地诸侯国关系互相征战,如此内耗…如无人能尽快一统中原,无论武统,亦或者共盟,不早日停止战事的话,恐怕会被外敌有机所趁,那时中原大地将会真的…迎来生灵涂炭的时刻。”

  郭隼一番话说完之后,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秦镇赶紧走下朝堂给他递了一张手巾。

  “你虽这么说…可你这如流星般将逝的将星,也没办法支撑你完成这个抱负啊。”

  秦镇看着郭隼连续咳出了几口淤血,他的身子实在是太虚弱了。

  这个虚弱也是将星带来的,但与赵怜不同…郭隼的将星就是天妒英才的短命将星,也是将星的力量来源。

  这就和赵怜的‘为保幼主万军丛中七进七出的常胜将军’,张将军的‘斜阳坡咆哮退敌万人勇’,黄老的‘百步穿杨,百发百中’一样。

  他在后世所有的传奇还有故事性都集中在这个‘短命’上。

  可以说郭隼的人设特征就是这样,后世对他的印象也应该如此,如果郭隼不短命的话,那他就不是那个奇谋辈出,遗计可定乾坤的天妒英才了。

  ”此乃天命,隼也不可为之。”郭隼摇了摇头说。

  “怎么不可为之了?郭隼先生现在如游于江中鲤鱼,如愿随我同往,或许能让先生遇雨化龙,彻底挣脱将星带来的桎梏,重新迎来一个能让后世传唱千年的名号。”

  “龙?是遨游于九天之上的神龙吗?”郭隼只是轻笑了一下问。

  “不…”秦镇停顿片刻沉声说“是卧龙。”

  “卧龙?龙伏于地,滋养万民,以身拒敌,鞠躬尽瘁,可惜…我还配不上此名号啊。”郭隼摇着头说。

  “如先生与我共事,定有一日能见卧龙出山之日。”秦镇说。

  郭隼只是继续微笑着没说什么,将话题转到了正题上。

  “王上可想好是否要应允此邀约了?”郭隼问。

  “只能如此了,吕相国恐怕是看中了关将军不在,华中之国如今仅有赵怜一位大将,仅能应付远魏来袭,而无法对河西国奈何分毫,如不答应两国开战,后患无穷。”

  秦镇这次前往也不是单纯被逼的,而是…去河西国的话,秦镇确实有办法改变现在华中之国的困局。

  “就是我有两事相求。”

  秦镇也不打算被这些家伙白嫖,想让自己过去当质子怎么样也要留点好处。

  “请讲。”

  “一,我与邓载大军决战于江城,致使江城被大火焚尽,作为盟国我想请河西国援助建材,粮食,衣布等物资资助华中之民重建家园,同样也可向天下盟国宣扬贵国抗击曹贼决心。”

  秦镇这一句话相当于把河西国道德绑架了一番,华中之国为了抗击曹贼都付出这么大代价了,你们作为盟主连点好处都不给也太过分了吧?其他盟友会看得心寒的啊!

  “此并非难事,吕相国乃商人起家,富甲天下,建城物资对他而言乃小事一桩。”郭隼也毫不留情的把这个锅扔给了吕相国。

  “那好,二就是我想请郭隼先生,告知我吕相国麾下将帅之威名,以免我入城之后得罪于对方。”

  秦镇这个要求就是在埋坑了,现在秦镇肯定是要关将军赶紧滚回来的,但滚回来之前先斩两个河西上将也不算太过分。

  关键是斩谁,河西国很明显是分右丞相吕威派和左丞相郭隼派的,郭隼是意图主张各国联合共抗外敌。

  这对华中之国的发展有极大好处,那位吕威丞相,根据秦镇查的消息来看,完全就是一个战狂,中原的乱局有不少是他的原因。

  所以秦镇肯定首要先斩吕威派的大将,削弱他的势力。

  “此事在下不可明说,不如王上亲自前往河西国一观便知?”可是郭隼再怎么样也是河西国的丞相。

  他虽然不知道秦镇要这个名字干嘛,但他肯定不会随便透露自己国家的一些机密。

  “如此也罢,那今日商议之事就到此了。”

  秦镇也没再追问,郭隼在谈妥之后就站起身准备告退了。

  但他在走时突然说,秦镇突然在身后喊了一声。

  “郭先生,此次相谈虽非你宅邸,但请记住…此番相谈算是我的…第一顾。”

  第一顾?什么意思…

  郭隼没听明白秦镇的意思,但还是向秦镇庄重的行了一礼就离开了。

  在河西的使节团告退之后,秦镇立刻喊来了相国董衍,还有太史令陈曦。

  “王上刚才你与河西使节所商议之事…”

  董衍还没问出个所以然来,秦镇就直接打断说。

  “你俩先别问这个了,等会到我的寝宫里来!”

  “寝宫?王上…有何事要去寝宫商谈?”

  这回轮到陈曦不解了,商议事情在朝堂商议就行了,去寝宫做什么?

  就只有董衍露出极为复杂的表情。

  “因为我今日夜观天象,见时机已至,该开始准备第二次占星卜算之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