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二十九章 关羽体验卡
  秦镇在着手准备占星卜算事宜期间,也在派人调查关云将军降曹之事。

  关云将军投曹之事在后世也是众说纷纭。

  从秦镇查到的记录来看,这位关云将军在早年也是勇武无敌,一路追随华昭烈王战功赫赫,为华中之国的建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后世甚至有人云‘华中将士之勇武,首推关云,其余四人并列之。’

  由此可见关云在华昭烈王时期的重要性,同样在华昭烈王还在时关云将军也是忠肝烈胆,数次舍身救华昭烈王为危难之中。

  这一切的人生轨迹都无限贴合于秦镇印象中的那位武圣。

  可这位关云将军却在人生晚年做了一个…让他本辉煌传奇的一生陷入争议中的决定。

  就是…投曹,这个决定让后世只记得他的武,再也无法向那个圣靠拢。

  这也导致后世无数华汉粉对关云将军的态度都是真爱黑。

  他们爱关云将军在早年舍身为华中国打下不少疆域,又恨关云将军晚年在华中国濒临灭亡时又毅然投曹的无情决定。

  只是华汉粉在后世终究只是占了少数,所以后世对关云晚年投曹的决定看法各不相同。

  主流观点认为‘华哀王暗弱无能,为了苟活竟然赐死了朝中大将赵怜,这导致关将军所守城池后路被断,城中无援坚守多日已是仁至义尽。’

  ‘再加上华中之国被灭后身负重伤,远魏王不止没杀关云将军,而且还举全国之力救治,再加上远魏王文韬武略兼备,又身怀宏图大志根本不是华哀王能比,是为当世雄主,关将军投身于远魏,还能继续发挥余热,没有荒废可用之身,在晚年再创传奇辉煌,也算是贤臣择主而侍,良禽择木而栖的典范。’

  秦镇看着这个观点真的是血压直线拉满,差点就把桌子给掀了。

  华哀王这货确实无能到了根本不可能和远魏王比,要是秦镇来选的话,华昭烈王还在的时候还好,真从华哀王和远魏王之间选,秦镇肯定选远魏王。

  但这又不是君主能力差距的问题,而是灭国之恨!

  这换谁都不可能在亡了自己国家的仇人手下做事。

  所以后世对这位关云将军的评价多是阴阳怪气的总是低人一筹,就连贤臣择主而侍,良禽择木而栖这个评价也有暗讽的意思在里面。

  可后世记载的史料里又有一些蹊跷的地方,像是‘关云将军所守的城池后路被断’,还有秦镇记得樊城固若金汤,这么快被破肯定有问题。

  秦镇在思索这些时董相国和陈曦都已经来到了秦镇寝宫门口。

  董相国身旁还跟着一位槐鳞盔的将士,这是关云麾下樊城守军特有的盔甲样式。

  “董相国,陈太史,还有这位…”

  “小人名周元,是关云将军麾下副将,樊城一战侥幸幸存,本想以死来抵樊城失守之责,可为关云将军洗清冤名,特从樊城退军一路赶来,当日见江城大火如昼还以为江城也失,以天亡我也,幸见王上如今安然无恙…”

  “庆贺之事之后再说,当日樊城被关云将军被曹军所俘之事,尽快细细说来。”秦镇直接问。

  “是,那日小人与关将军同守樊城,曹军城下围城数十日不可破也,只是城中补给短缺,关云将军催了数日也不见后方响应。”周元说到这里还瞅了陈曦一眼。

  因为樊城补给的负责人就是陈家,周元回江城还有另一层目的,那就是来找陈家算账的。

  “族中各家老小心怀异胎,陈某竟未有丝毫察觉,难辞其咎…望王上从重处罚。”陈曦好像还真以为秦镇这次召他来寝宫是问罪来的。

  所以对着秦镇重重磕下了一个响头。

  “你族中反叛之人我已尽数清点处以极刑,虽有逃亡者,可也活不了多久,你乃华中仅剩的忠心重臣,陈太史…无需羞愧抬起头来吧。”

  秦镇其实在早几天前就想把陈曦这货给办了,让你他娘的乱在我古墓里塞东西。

  可一寻思陈曦这人为人耿直,愿意当着王上的面说实话的臣子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而且秦镇之后还要借他的笔名和书法翻案呢。

  周元也明白报仇也要找罪魁祸首,他不再纠结后方不给补给之事,继续说起了当时关将军在樊城遭遇。

  “小人记得破城那日正是深夜,因樊城地势原因,重兵守于东北两门,西南两面皆靠江,曹军亦不可围之,但那夜城西却突然出现一不知旗号的大军,来之猛势之凶,瞬息破西城门涌入,曹军也察觉西门已破,进而全力攻城,关将军三面受敌,与敌军战至天明,身负重伤又被一毒箭射中…倒于敌军阵中,恐怕如今都未醒来。”

  周元说到这里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关云将军现在身负重伤,根本无力离开远魏。

  “白衣渡江…你可知那批没有旗号的人马是从哪来的?”秦镇赶忙问。

  “恕小人无能,战时已杀红了眼,根本无法辨认来人旗号。”周元说。

  “江东,河西都有可能…王上。”董衍听到这里露出了担忧的表情。

  秦镇示意让董衍先稍安勿躁,然后接着问…

  “那你可知关将军如今下落?”

  “恐怕尚在义阳等地修养,王上!请准小人遣一队死士潜入其中,小人定以命相拼,定求将关将军给带回。”这也是周元来见秦镇的另一目的。

  秦镇却不为所动的问…

  “周元你觉得如关将军实力全盛,可有能力一人单骑从远魏还于华中?”秦镇突然问。

  “肯定!”周元想都没想几乎是本能的做出了回答“以关将军之勇武,单骑破阵还于华中不是问题!可此时关将军身负重创,性命堪忧…”

  “最糟糕的是现在关将军的将星,恐怕也是一片混沌满是诋毁谩骂之声吧。”

  秦镇说着看了一眼关云的贴吧,里面都是暗讽这位关云将军的帖子。

  一世英名毁于晚年,懂得灵活变通,不愚忠于庸主挺好的,远魏降将,始终都低远魏一筹等等…

  关云将军在早年已用武冠绝天下,威震四方,那现在世人也该知道他的义和忠同样也是冠绝古今,无人可比了,以至封为圣位…

  但关云将军这个年龄想要进一步封圣可能有点难,好在还有后人继承衣钵。

  秦镇想到这里抬头看了眼站在门外的关胜,也不知道这小子的将星什么时候有机会点亮。

  可现在…

  “营救关将军之事先不急,容我算上一卦再做安排。”秦镇说。

  “啊这…”

  周元整个人都傻在了原地,虽这个时代的古人都很相信占星卜算之类的事,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他娘还在这算卦呢?

  不过秦镇刚打出了江城大火灭邓载大军这一传奇战役,瞬间让军中上下一众将士全都服气,一样服气的也有周元,要是换成其他脾气暴躁的将领可能都想把秦镇的挂盘子给掀了。

  周元无奈只能用眼神求助于董相国,董衍也只是苦着脸摇了摇头。

  这是王上的业余爱好,他没办法管,而且董衍有理由怀疑,秦镇说是算卦其实是想到什么好的谋略了,打着算卦的幌子来糊弄敌方探子。

  “你若不信,可先与董相国陈太史二人,先退出寝宫,我稍作准备完毕之后,再来一观。”

  秦镇脸上的表情严肃到了在场三人都不敢怠慢,先齐齐退出了寝宫以免干扰到了此地的风水。

  在他们都退出之后,秦镇开始拿起笔在简书上写下了…

  ‘樊城一战后,关将军为毒箭所伤,病于卧榻,听闻华中危机,令御医刮骨疗毒,随自起谈笑如常…后为报远魏王医救之恩,又闻华中尚安,所定于远魏立一当世奇功,才当离去,后于……之战,斩河西上将……,远魏王大喜过望,后赐黄金万两,封……侯,可关将军心念华中,随即挂印封金,过五关斩六将护众人归于华中。’

  秦镇写的非常浅显,后面很多内容还需要秦镇后续进行补充和润色。

  里面的很多内容,像是在什么地方打的,斩了河西国的哪两位上将,过五关斩六将斩的是那六将秦镇都没写。

  这需要秦镇到河西国打探一番后,才能在这个‘死亡笔记’上写上名字。

  但这张关羽体验卡,秦镇是暂时送给远魏王了,就希望远魏王不要过渡沉迷于其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