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三十七章 四方会谈
  郭隼举办的清谈会地点在一处庭院之中。

  现在的时间已经临近深夜,庭院里并没有点灯,照明全靠庭院一棵能将整个庭院笼罩的槐树提供。

  这棵槐树秦镇怀疑已经在这里生长了数百年。

  它枝叶上垂下的槐花散发着淡白色的光芒,这点微弱的光芒让整个庭院的氛围有种身处梦境中的感觉。

  被郭隼邀请来的文人,河西重臣,还有来自各地的诸侯王都拿着一杯浊酒在这棵槐树四周攀谈着。

  秦镇在走进庭院中后就再也不见郭隼的人影,可刚踏入一步让秦镇神经紧绷的声音,就从槐树下方传来。

  “王兄!真的是王兄!”

  那是秦天子的声音,秦镇顺着声音看去,果然看见之前在朝堂上端坐着,像是个玩偶一样的秦天子,此时也正坐在被槐花所铺满的地上。

  这位秦天子在看见秦镇的瞬间又一次露出了极为惊喜的表情。

  “王兄!快来这边一坐!这边这边!”

  秦天子不停的拍着自己身边空空的位置,秦镇瞅着这位天子的模样,像极了一只摇着尾巴吐着舌头的柯基。

  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只是在秦镇脑海中一闪而过,但天子有命,秦镇这次想无视也没办法了。

  秦镇提起自己的衣摆准备走到天子身边一坐时,一人影突然挡在了秦镇的面前。

  郭隼说但确实没错,秦镇只要一进门就能认出哪位是大将军颜复。

  这位将军的身形在一众文臣当中实在是太醒目了,那体格挡在秦镇身前,秦镇就只感觉眼前一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华中王,前乃天子位,非你可近也,勿再向前。”

  颜复的气质比起另一位河西上将李却来说更内敛一些。

  “可…将军未听见天子在唤本王过去吗?”

  秦镇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丝怯懦的情绪,听着就像是在和这位颜复将军商议一样。

  “河西王有令,本将军不想再重复一遍!”

  说着颜复有些不耐烦的竟然想伸手将秦镇给推开。

  颜复伸手想推秦镇时,一同跟来的关胜迈步想挡,但郭隼先一步来到了颜复的身侧,伸手握住了颜复的手腕。

  “颜将军,勿在天子面前为难其王兄…”

  “那郭相国也请勿再找闲散之人靠近天子,此番也是为天子安全着想。”颜复放下了自己的手腕,依然不打算放秦镇过去。

  郭隼也不想与其争斗,直接领着秦镇来到了清谈会的一处凉亭当中。

  “不见颜将军还好,一见颜将军我才发觉庭院各处都是持刀护卫,让人感觉压抑异常啊。”秦镇跟在了郭隼的身后左右看着。

  发现周围满是持刀无言的护卫,颜复则是将庭院中的天子护在槐树之下。

  周围来访的群臣,还有诸侯国的各方臣子都只能远远的看着天子。

  天子也只能独自一人有些无聊的坐在地上玩槐花瓣,就只有和吕相国或者河西王交情极深的臣子才能走上前与天子交谈一番。

  “不然此次聚会怎会叫清谈会呢,此次聚会只谈哲思,不谈国事,见天子也只有道贺之礼,只可报喜不可报忧。”

  郭隼一言就点出了这次聚会的意义。

  来参加这次聚会的重臣和诸侯王,一部份是来凑热闹的,另一部份是真的心系天子,认为自己始终都是汉臣,哪怕暂且归于河西王或者其他诸侯王,也是在为秦汉的复兴而努力。

  河西王就将这类重臣召集了起来,让郭隼举办了这次清谈会,把天子像是一个展览架上的吉祥物一样,展示给这些心系秦汉的重臣们看。

  让他们明白天子在河西国的庇护下过得滋润得不得了,你们这些臣子就老老实实效忠!

  还有不是河西国又心向秦汉的有能之士也能来投靠河西国。

  郭隼就这样领着秦镇走进了一处凉亭内,秦镇踏入凉亭时发现周围的气氛改变了,像是踏入了什么‘结界’一样。

  这座凉亭内的气息被人为的隐藏了起来。

  这是…将星的力量!

  “师弟,为何又带了一位外人来访。”

  秦镇顺着声音抬头看去,发现声音的主人竟然是远魏的重臣荀令君。

  “师兄,华中王乃天子王兄,我们所谈之事他也理应知道。”郭隼向荀令君行了一礼说。

  荀令君?荀彧吗…

  他愿意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敌对的阵营面见天子,恐怕也是一位坚定不移的汉臣了。

  可自己现在坐在这里和这群人谈话,秦镇总感觉有点作死啊。

  “王上勿慌,此番相谈与河西远魏交战无关,如吾王问罪下来,隼远以命担保之。”郭隼见到秦镇担忧的表情出声说。

  “好吧…”秦镇也只能找个地方坐下了。

  “凉亭内略显狭窄,华中王不介意的话请坐于我师弟坐于一起。”荀令君指了一下凉亭里位于还空的位置。

  关胜就是没地方可坐只能站着…不过还有人和他一同站着,似乎也是一位护卫,但这位护卫暗藏的气息让秦镇都觉得可怕。

  而他跟随的主人正是西凉国来使‘牛辅’,‘牛辅’正端坐于凉亭一侧,秦镇就只能和郭隼挤另一边。

  “师兄…”

  郭隼刚坐下没多久就站了起来对荀令君说。

  “我刚才所言并非虚假,外敌已渗入中原各国,如鸩毒噬骨,其状为西凉与江东最为严重…如河西与远魏再如此连年征战下去,以至整个中原都被战火蚕食,哪怕最终能有一方取胜,中原国土恐怕也会被外敌所取,以至霍乱今后百年的子孙后代。”

  “且不说你所言外敌是否真有其事,河西远魏战事非你我二人靠言语能退,如你真想团结中原各国,还需借助天子之威势号召天下诸侯。”

  荀令君说到这里侧头看向了凉亭外,就像是一只大熊猫一样,被放在槐树下供诸侯群臣观赏的天子,暗叹了一声后继续说。

  “天子于河西似如牢狱,其威势尽失,师弟如你真想尽早平复中原乱局,不如与我一同护天子前往远魏,再扶起天子聚拢天下诸侯。”荀令君说。

  这个…天子就算跑远魏了,也不一样会被当成吉祥物吗?

  秦镇心里的想法,被一旁来自西凉国的中郎将‘牛辅’给说了出来。

  “那远魏王就算真奉迎了天子,恐怕也会将其当成号令诸侯的器具!秦天子早已失势多年,你们这些迂腐的汉臣还看不出来秦汉之亡不可逆吗!”

  ‘牛辅’的声音针针入骨,根本没有丝毫掩饰。

  “并非…没有转机。”荀令君沉默了会说。

  “转机?依我看真要一统中原的方法就只有一个!”

  ‘牛辅’目光扫过了在场众人说。

  “扫净天下逆反之声,杀尽天下不服之臣,以武力不择手段平息战乱,由一国之力荡平中原各国成就统一霸业,再改朝换代推行仁政,休养生息以御外敌!”

  “此乃邪魔外道之理。”荀令君缓缓说。

  但‘牛辅’却直接冷哼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似乎不打算再继续谈下去了。

  “你们这些文人墨客,就只知讲满嘴道德仁义,时刻将忠心大义挂在嘴边,岂不知乱世之中忠心救不了国,大义救不了民!唯有武力,靠绝对的武力平定中原,才能结束这百年乱世…我此番来谈怕是多余了,不在此多留了!辽,我们走!”

  ‘牛辅’说完想带着身旁的护卫离开,但荀令君先一步拦下了他,然后对身边一直默然无语的郭隼问。

  “师弟你的想法?”

  “我所想的…还是需要为各诸侯国立一位劲敌。”

  郭隼在这期间目光始终都看着‘牛辅’。

  “如今外敌多蛰伏于各诸侯国商家与世家之中,藏于暗处,需要用一方法将其逼出,让世人与众诸侯王都能看见,且还要够可怖,骇人听闻,让众诸侯王闻之无一不感到心悸,如此…再谈让中原各国联合御敌才有可能,只是此方法,隼…如今还在想。”

  郭隼其实心里有一个很可怕的想法,只是他不愿意说出来,一直到秦镇开口了。

  “我或许有一个计策可做到此事。”

  荀令君和郭隼两人齐齐沉默,他们好像隐约猜到了秦镇想干嘛,只有‘牛辅’颇有兴趣的问。

  “哦?大火焚城灭邓载的华中王,如今又有何良策?”

  可还没等秦镇开口,凉亭中就迎来了一众不速之客。

  吕相国带着颜复还有一众护卫,直接踏破了凉亭的将星领域走入了其中。

  “荀令君,郭相国…还有牛辅将军与王上,你们四人齐聚于此实在是奇景啊,不知鄙人能否也一同加入其中…与四位相谈一番?”吕威轻捏自己的鬓须问。

  “当然,吕相请坐于此。”

  荀令君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让吕相国坐过来。

  在看见吕相国到来后,另一侧‘牛辅’将军也没给对方面子,直接冷着脸离席了。

  在这之后的交流就真的只是清谈了,荀令君和吕威坐在一起聊了一大堆养狸猫相关的事,听得秦镇在旁边一愣一愣的。

  这次清谈相聚甚欢,一直持续到了深夜秦镇才有些醉醺醺的离开。

  在秦镇踏出了郭隼宅邸不久,那种能隐蔽气息的将星领域再次笼罩了秦镇,在秦镇耳边也响起了荀令君的声音。

  “华中王,你方才所想的计谋,想必是需要河西国大乱,吕相国失势陷入慌乱才有可能实行,而如今远魏与河西之战胜负尚未能有定论,吕相国之势如日中天,连师弟也只能避其锋芒,因而你的计谋恐怕…难以成功,你现在被河西国软禁,华中之国也陷入濒危之境,再如此下去定会被河西国吞并,如今你已经自身都难保,就不要再想更多了。”

  “那如果吕相国被斩去一臂…情况将会如何?”

  “斩去一臂?如此事真那么容易,师弟与我所从远魏王就不会为此战头疼欲裂了。”

  “权当我一时戏言,只希望远魏王此战过后,不要思念成疾…”

  思念成疾?那个远魏王怎么可能会思念成疾!

  根据荀令君对他的为人了解,就算自己老婆死了远魏王都只会不痛不痒的感伤一下!

  可荀令君没接着问秦镇,就发现秦镇已经走远了…

  唉,荀令君开始期待起下一次清谈会了,只能期望下次清谈会那位吕相国不要再盯得那么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