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四十二章 万一是真的呢?
  让秦镇觉得…挺方便的是华哀王墓葬发掘的新闻直播进程一直都是第一时间跟进的。

  这也是这个世界后世的一大特点,就是民众对考古文物发掘相关的事情非常上心。

  特别是对发掘了两幅孙仁画作还有一众会动兵俑的华哀王墓。

  但就算热度再高,一个月的勘探下来也让民众进入了倦怠期。

  虽各论坛贴吧对华哀王,兵俑,还有仙武战汉历史进程的讨论还在持续。

  可新闻直播间每天的直播内容,全都是发掘人员在帮兵俑进行清灰修复工作,再加上兵俑全站在原地就像个死物一样,也没什么再动起来的整活迹象。

  这个新闻直播间自然而然的就变成像是大熊猫直播一样的热度了,每天都有固定的一些人在看,但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的那种乏味感。

  而路浅溪突然将第二墓室的大门打开的这一刻。

  秦镇瞅着新闻直播里…那些还昏昏欲睡的发着‘这兵俑怎么忍住被毛刷刷脸都不打喷嚏的?’‘俑俑!你快动一动啊!’的观众瞬间振奋了起来。

  本来在秦镇的预想中,新的墓室发掘再怎么样也要考古团队做好了完全的勘探和保护工作,可新闻记录者好像也是专业人员,能做到在勘探时全程跟拍的那种。

  第二墓室内的环境保存得非常完整,起码秦镇借着直播画面扫过没看见像野猪洞一类的东西。

  照明用的弱光灯设备也在短时间内就在第二墓室中各处布置完毕。

  壁画这类文物是所有文物中最脆弱的一类,其他多数文物起码还能封存保护起来,壁画则是从它被创造出来开始,就注定会随着时间褪色然后一直到消失。

  这也是秦镇极为担心的一点,因为那面壁画秦镇没给它附加固定点,鬼知道千年后它会不会因为风干效应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结果它不止没消失,还多了一大堆东西…

  虽然秦镇能预料到千年后这壁画会变,但也变得太多了吧?

  秦镇在将第二墓室的大门给关上时,壁画四周如同遮天黑云一样压来的五国联军都还在,那凶神恶煞的样子过了千年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关键是壁画的中央部份…秦镇走之前壁画正中央挺身而出,迎战五国联军的就只有赵怜一人。

  但现在赵怜身边多了一大堆与她并肩作战的武将,就是这些武将都还是漆黑的剪影,让人根本认不出他们的真实身份。

  ‘壁画上的那些剪影…怎么感觉都像未解锁角色一样的?’

  这条飘过的即时评论很直接的说出了秦镇的心声…

  负责第二墓室勘探的小组效率也非常之快,在镜头录制下他们很快就拿着各种设备忙碌了起来。

  反倒是季院长彻底闲了下来,作为一位差点猝死的老人,他的学生可不敢再让他负责现场的任何工作。

  闲下来的季院长虽然很不情愿,但也只能接受来自新闻直播组的采访了。

  近些年只要有一点仙武战汉相关的考古发现,就都会全程进行新闻连线,季院长在早年在海外经历过几次这样的体验也算习惯了。

  “季院长您能讲解一下这幅壁画上所刻画的内容吗?很多人都猜测是地狱变相那类主题…”

  “不是什么地狱变相,这幅壁画刻画的是仙武战汉之后五国乱华时期的画面,真按照现有的历史记载来看,五国乱华时期的中原大陆确实…是和地狱没什么区别,可这幅壁画上记载的五国乱华却有着颠覆性的不同。”季院长说。

  “颠覆性的不同?”

  “之前现有历史记载…是五国乱华时期,中原诸侯各国已经连年征战多年死伤无数,本来就已经没有余力再抵御五国入侵,所以才会导致中原百年被异族统治的乱局,可这幅壁画上刻画的景色,很有可能是华哀王联合中原诸侯各国统一战线,共抵外敌。”

  “那个华哀王联合中原诸侯各国…”

  那位采访专员完全不敢相信这个可能性,远魏王倒是最有可能做到这点,

  但壁画中中原众将拥簇那个最大的剪影角色并非是天子,而是华中王…最直接的证明就是每一个剪影旁都有一行小字标明他们的身份。

  这说明华中王才是这幅壁画的核心,当然这也不排除这幅壁画是在华中王的陵墓中,才会这么绘制的。

  于是采访专员联盟问。

  “季院长,你觉得那位华哀王是怎么样才能做到统合中原各诸侯国的壮举?”

  “用武力…”季院长说到这里就连自己都笑了然后说“或者合纵连横,现在出土有关华哀王的史料太少了,所以还不能太笃定这个结论,只能说我也很期待想知道华哀王是怎么做到的。”

  “这样的话仙武战汉末期有名有姓的武将和文臣并不少,壁画上所描绘的是哪些…是隶属于华哀王所统领的武将或者谋臣?”那位采访专员又问了一个异常刁钻的问题。

  季院长靠着剪影本来认出了好几个仙武战汉末期知名武将的特征,但这些将领要么是隶属于远魏,要么就是隶属于江东。

  而且以远魏的势力就算真放下恩怨共抵外敌,也不可能受一位外人统领,其他大势力的诸侯国恐怕也是同样。

  于是剔除远魏,江东,西凉,河西这些势力中的武将谋臣,他好像就说不出什么合适的名字了。

  “我知道!”

  这时候路浅溪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整个人‘蹭’的一声就闯入了镜头里面说。

  “肯定有关云将军!”

  这个回答让季院长和采访专员都看着有些哭笑不得。

  就连秦镇瞅着的弹幕也飘过了一条攻击性极强的‘叛徒还有脸回来?’

  “这位同学关云将军在仙武战汉末期就投于远魏了,再上战场他应该听命于远魏王,而非华中王。”

  “但是如果关云将军又回到了华中呢?”

  路浅溪问出了无数华汉粉都想要见到,却等到的只能是无情背叛的展开。

  没等采访专业说些什么,季院长就语重心长的教育起了路浅溪…

  “浅浅,关于关云将军回华中这事,历代很多学者都争论过,根据当时的情况,关云将军再回华中是困难重重,首先是樊城一战后关云将军受了重伤,还是远魏王举国之力来救他,足足用了半年的时间才让关云将军恢复如初。”

  季院长他虽没和自己的学生学过,但其实是一位关云粉,甚至可以说是关学家,他仔仔细细的给路浅溪分析着关云回华中的重重困难。

  “这半年后就算华中之国没被灭,远魏王也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关云将军走,关云将军真想走绝对会受远魏众将的截杀,关将军相当于要独自面对远魏的大军,才能从远魏的国都许昌杀回华中,更别提许昌里还有华中其他五虎将住在樊城的家眷了。”

  季院长说到这里分外的感慨,虽世人都觉得关云将军为仇敌远魏效力,乃是最不义不忠的举动。

  但在季院长看来,关云后半生满是一位老将的无奈和沧桑,也是为了真正的大义而背负起后世…世世代代的骂名。

  华中虽被灭了,但华中一众老臣的家眷与后代还活着,如果不是关云将军出面保住了他们,他们也会被远魏王给夷灭三族。

  为了能保住这些老朋友的家眷后代,关云舍弃了自己一辈子都在追求大忠大义的名声,忍辱负重的选择留在了远魏,为曹贼效力。

  “那为什么墓室里会有关云将军的雕像?”

  季院长还在感叹关云将军坎坷的一声时,路浅溪伸手指向了墓室的尽头。

  “这…”

  季院长这才注意到了在墓室尽头耸立的一座雕像,他在路浅溪的搀扶下快步走了过去。

  这是一座雕塑刻画了两人,一人身长九尺,手抚长髯,丹眼细眉,脸红如重枣,威风凛凛正是有美髯公之称的关云是也。

  但这位关云另一只手并没拿青龙偃月刀,而是向下搭着一位年轻小将的肩膀,那柄青龙偃月刀正握在那位小将手中。

  “这是关云和…关胜?”季院长认出了那位小将的名字“华中王立这个雕像也许是为了纪念?”

  别乱说…我也不知道这个雕像是谁立的!

  秦镇稍微打量了一下这座关云关胜像,还有旁边的书架,这次陈曦还是搞了点事情…

  他将秦镇让他写的竹简弄了个托架,直接展开来将里面的内容呈现在了来访者的眼前。

  应该是害怕展开来的那一册,在千年时间的风干下上面的字迹会消失殆尽,书架下方又摆了一册他重新抄录的《关云关胜传》,还有两册秦镇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不过好在展开来的那一册是秦镇用固定点固定的,所以千年过后上面的字迹也只是稍微变模糊了一些。

  而孙仁所画的《关云像》则是被挂到了书架的一侧,挂的方法很巧妙…应该是用了什么机关设置。

  以至于在考古小组刚想要小心翼翼的准备取下这幅画时,它就直接自动展开将画中的内容呈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怎么这么不小心…”

  季院长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可他看见那幅画又是一幅画圣孙仁的传世之作时,一时间脑中空白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的地步。

  “这是《关云卧床像》?”路浅溪很精辟的总结了一下上面的画面。

  “应该是关云重病像…这幅画好像…也和《赵怜像》一样会动诶,不过这次画里面的关云将军好像病得很重。”另一位负责取画的学长说。

  《赵怜像》会动这事这个考古小组里的学长学姐们接触了一个月勉强能习惯,他们要是能见到画中的赵怜将军,还偶尔会和她打招呼。

  只可惜画中的赵怜将军不会回应他们。

  自从江城大火战役之后之前画中颓废不已的赵怜将军,已经再次成了身着银甲威风凛凛的样子,虽然有一晚上的表情和神态有点怪,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样。

  “画中的景色应该是关云樊城大败后,被俘虏重病在许昌休养的画面,这伤得确实…很重啊。”

  季院长看着画中的关云将军身下四处裹着满是血色的布条,特别是他中了毒箭的左臂,左臂上半部分发紫发红不堪入目,御医在床边不停的接着从左臂流出的脓血,流了整整半脸盆。

  这也能活下来?这体质也太猛了吧?还是…求生意志太强?这是不少人看见这幅画后的心声。

  “所以浅浅,你现在明白为什么关云没办法回华中了吧?左臂的毒可能已经伤及入骨了,就算现代的医疗手段也不排除需要截肢的可能,更别提在那个医疗条件匮乏的时代了,关云将军能活下来已经很幸运了。”季院长也不停叹息着说。

  “伤及入骨…所以关云将军才会决定割肉刮骨以疗毒的吗?”路浅溪问。

  “割肉刮骨以…疗毒?这是什么胡来的治疗方法!浅浅还有人在看着!你可别乱说!”

  季院长一听感觉全身发寒,天底下哪个病人敢这么治病?真这样搞就算没死…也直接被治死了。

  “可是我没乱说……我是照着书架上那册简书上记载的内容念的,上面就记载了关云将军治疗这次重伤的方法,就是割去手臂上的疮肉,然后用小刀刮去骨头上附着的毒素来治疗,就是刮骨疗毒。”

  “这…”季院长靠近看了一眼书架上摊开的简书,上面记载的内容还真是如路浅溪所说的,关云刮骨疗毒治箭疮…最离谱的还是“期间还邀远魏王共同对弈,谈笑如常似若无人?”

  切开血肉让人用刀刮骨头就算了,再刮骨头的时候,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和远魏王下棋?

  这是什么绝世猛男才能做得出来的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