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四十四章 拿我青龙偃月刀来!(4000字)
  秦镇坐在院子里刷着网上和关云将军有关的消息和评论。

  随着第二墓室大门的开启,还有那幅描绘有五国乱华侵入中原,再到中原诸侯群雄同一战线共同抗敌的壁画…被公开开始。

  新闻直播间的热度就开始缓慢的攀升了起来。

  让秦镇有些意外的是那幅壁画在…海外火了。

  火的原因也有些莫名其妙,起因是有人将新闻直播录制的壁画片段截取发到了油管上。

  这段片段截取非常有精髓…刚好是采访专业踏入古墓,借着光亮一点一点的将壁画上呈现的景色给录制下来的画面。

  从秦镇这个现代人的视角来看。

  那幅壁画创作的精细程度高到了不像是一幅古代的壁画,完全足以比拟后世那些张力与震慑力十足的游戏CG,只是被加上了一层古老画风的滤镜。

  壁画上所描绘的亚拉帝国军队,还有其领袖征服天国之王萨尔加…是后世西方世界各大电子游戏与电影中的常客。

  还有另外五个入侵中原的帝国,例如罗勒与迦尔帝国…与其领袖古都斯在后世西方世界也有着无数粉丝受众,简称‘精罗’。

  就像秦镇原本的世界中,西方各大游戏厂商都喜欢用希腊,北欧神话作为游戏背景一样。

  这个世界西方游戏厂商与电影大厂最喜欢用的题材正是仙武战汉时期的所发生的故事,就连那个小岛国也是同样。

  这就导致了无论是中西方,仙武战汉时期的题材作品都有极其广大的受众群体。

  所以这个视频截取一上传到油管,一瞬间就引起了相关的粉丝的注意,最绝的地方在于…这幅壁画本身也是会动的。

  然后…可怕的地方就来了。

  采访专员可能也没想到,自己跟着考古团队拍了一辈子,会有一天被壁画吓到站不稳。

  在录制过程中,采访专员还在专心录制壁画中亚拉帝国的领袖萨尔加时,壁画上的这位征服天国之王突然…横了他一眼。

  这一眼不止是吓到了采访专员,更是吓到了油管上无数出于好奇点进来一看的网友们。

  再加上后面壁画上的萨尔加好像还真注意到了那位采访专员,在壁画中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的动作,更是直接将整个新闻片段上升到了恐怖片的等级!

  下面的评论伴随着惊悚的表情,还在问‘我承认我被吓到了,这又是什么游戏的宣传?’‘不是游戏宣传!这是最新发现的记录了和萨尔加有关的文物,就在天朝一位叫秦镇诸侯王的墓中。’

  伴随着这个视频在油管上节节升高,海外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问起了原视频出自那里?

  当他们找到了视频的源头,惊喜的发现新闻直播还在继续,翻山越岭的跑过来想见识一下‘征服天国之王萨尔加在千年前的素颜原画’时…却发现新闻直播间正在为一位叫‘关云’的将军而争论不休。

  新闻直播组人手有限,而且第二墓室里的空间也有限,所以报道的重点只能放在新发现的画作《关云像》还有《战汉志·关云关胜合传》上。

  就在刚才《关云像》就向全国人民现场直播了刮骨疗毒。

  孙仁的画艺果然有精进到了可怕的程度,之前的赵怜像不管赵怜做什么只能呈现出赵怜本人,可关云像却能记录关云身旁所出现的人了。

  虽这些人的面容和装束都非常的模糊潦草,精细度比起画的主角关云来说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但根据他们所做的动作还是能辨认出替关云刮骨疗毒的,是在后世有神医之称的华浮,另一位与关云对弈的,就是纵观整个仙武战汉人气能排进前三的远魏王了!

  画中关云刮骨疗毒的过程真的是极致血腥,秦镇怀疑不是央SHI直播的话,可能都要打码的那种。

  这样来看,面对这么血腥的景色,远魏王还能不动如山的与关云将军对弈,也尽显了他的枭雄本色。

  然后…这枭雄本色就保持了一小会,一个画风更加潦草只能勉强辨认是一个传令兵的小人冲入了画面中,像是说了什么,远魏王手上的棋子就落到了棋盘上,整个人吓得直接站了起来。

  “那个小人说了什么?是不是酸枣一战的战报?要不然远魏王没理由吓成这样啊,明明他再往边目下一子就赢关云将军了…”

  路浅溪的注意力全程都在远魏王和关云将军的对弈上。

  “嗯,应该是酸枣战败的消息传来了…建兴十三年河西上将李却率大军于酸枣大败远魏军,开启了河西和远魏长达两年的大战,初期河西上将李却率领的河西大军数次击败远魏大军,占领了酸枣封丘官渡,一度把远魏王给赶回了许昌,这对远魏王晚年来说,相当于如噩梦般的一年吧。”季院长说。

  这一战最终的结局虽是远魏险胜,但也损耗了远魏的国力,这也给了西凉王可趁之机,而在战争初期河西上将李却辉煌战绩,在史书中绝对是浓墨重彩的辉煌一笔。

  “关云将军好像真靠刮骨疗毒恢复过来了,好像还打算请缨出战?”

  路浅溪的看图说话能力也非常强,虽然画中没声音和文字,她还是能通过画作上关云的动作猜出他想做什么。

  “这不太可能吧?关云将军虽恢复了过来,但也是重病在身…再加上建兴十三年他已经年过五十,这样虚弱的关将军…怎么样也不可能赢下全盛时河西上将李却,远魏王应该也明白这一点。”

  季院长在说这句话时非常的不确定,他说话间目光还不停的往书架上,那一册摊开的关云关胜传上瞟。

  陈曦所写的内容非常之多,就一个刮骨疗毒的部份展开,整个书架横截面就容纳不下了,所有后面的一部份还是卷起来的未曾展开的状态。

  “季院长,你就让学长把那份简书再往后展开一点呗。”

  路浅溪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季院长也知道这封简书已经这样展开了千年,再往后拉开一小部份也没什么问题。

  于是戴着无尘手套负责收容文物的那位学长,小心翼翼的将简书往后拉开了一小部份,拉开后映入眼帘的那一行标题,瞬间让众人呼吸抑制。

  ‘关云阵斩李却诛颜复!二者见关将军如插标卖首尔,皆将其斩于马下。’

  好家伙买一送一!关云不止斩了河西上将李却,就连另一位河西上将颜复也连着一起斩了!

  秦镇看到这里新闻直播间已经开始飘过了一大堆问号和卧槽的弹幕。

  可能只有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惊骇。

  可与此同时…秦镇也感觉到了一种心中突然被攥紧的窒息感。

  “怎么回事…”

  秦镇甚至无法拿起手里的简书,整个人跪倒在了地上呼吸开始变得非常急促,视线也开始变得极为模糊。

  旁边的玉狮子见到秦镇这一状况吓得立刻站了起来,焦急的围绕在秦镇身旁不停走着,还不断用舌头舔着秦镇的脸颊。

  玉狮子唾液的镇痛功能,让秦镇的意识稍微恢复集中了一些。

  秦镇看着弹幕上不断飘过的疑问,用颤抖的手直接打开了之前讨论热度最高的仙武战汉贴吧与其他论坛。

  不管是关云吧也好,还是远魏吧或者河西吧或者李却吧…全都因为新闻直播中所出现的这段史料而讨论热度彻底炸裂掉了。

  但…众多仙武战汉的爱好者,看到这条史料记录时的第一反应是…‘太夸张了!’

  李却乃河西上将,在大战初期可是打出了能把远魏大军撵过河的傲人战绩。

  就这样勇武无敌的李却,要是关云将军真在身负重伤,年过五十的状态下,在阵前不过一合就将李却斩于马下。

  那…关云也猛过头了吧?真就仙武战汉时期第一猛将?

  但也有部份人认为关云将军可是贯穿了整个仙武战汉时期,武力能排进前三的猛将,斩你一个小小的李却不是轻而易举?

  不敢置信的一方,还有认为关云将军就该这么强的一方,开始在互联网空间,亦或者线下的现实世界激烈的争论了起来。

  之前秦镇在写下赵怜将军七进七出时,赵怜将军正值壮年,再加上她曾经也做出过在万军丛中突入敌阵安然无恙冲出的壮举,所以人们都信,这是唯有赵怜将军才能创造得出的奇迹!

  再加上秦镇的江城大火一计,从客观层面确定了这一战的胜局,所以赵怜的传说无人质疑,就算有也非常的少。

  可关云将军就不同了,要是关云将军真能在这种极端条件下斩杀李却,诛灭颜复两大河西上将,那真就要问鼎仙武战汉时期武勇第一的大将?

  “咳…玉狮子,我没事…继续趴下,我…要点东西靠着…”

  秦镇强撑着精神,额头溢出的冷汗已经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了地上,心脏被紧绷起感觉分外的清晰。

  玉狮子想去叫人,但在秦镇的命令下也只能趴在了秦镇身后,不停的用舌头舔着秦镇脸颊上的冷汗。

  秦镇看着后世的争论,还有新闻直播间万众瞩目的关注着《关云像》的种种变化,这一刻历史又迎来了关键的转折点。

  “关将军舞台…我已经为你搭建好了,能不能破而后立,问鼎武圣之位就全看你自己了!”

  ………………

  然而…关云现在并不急着出阵去斩李却。

  他并不是怕,而是出于战略目的考虑。

  河西国虽一直对华中之国虎视眈眈,但名义上也是一个盟友,比起动不动想要拿下华中之国的远魏好上了百倍。

  所以关云以一位华中之国的大将眼光看来,无论是河西国太过强盛,还是远魏国太过强盛都不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要是他在年轻个二十岁,可能会气血上涌的直接提刀去把李却给砍了来向世人证明自己的勇武。

  但傲气这东西会随着年岁的增长变得更加的内敛。

  关云打算等…等李却率领大军再多破远魏国的几座城池,多消耗远魏国的兵力,两国再厮杀一阵他再出手。

  这样也正好可以给他留出时间养伤。

  左臂的跗骨之毒虽然已经去掉了,可旧伤依然在,现在出阵关云虽有信心能拿下那位河西上将李却,但左臂恐怕难保。

  远魏王也很乐意见关云养一段时间的伤,他也有自己的傲气,远魏还不至于人才凋零到需要一个重伤老将出去迎战。

  所以关云也没再客气,在曹公得知前线战败之后,关云也没多说什么就直接送客了,让那一众满脸期待些什么的远魏将领频频摇头。

  “青然你也无需整日守在我府前,伯义和马付的家眷也许照料,你不妨去看看他们吧。”

  关云也不习惯有个小姑娘整天守在自己院子里,这传出去不是被人笑话吗?

  “可是二伯!院外有个可疑之人翻墙进来了!”

  张青然也打算走的,远魏众将早就离开了院落,但她没走几步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就翻过了院墙跑了进来。

  这直接被张青然逮了个正着!在张青然用剑夹在那人身上时,很快就辨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周将军!二伯!”张青然意识到这里还是曹贼的地盘,所以压低自己的声音对屋内的关云喊了声。

  翻院进来的人正是关云的副将周元!

  “哦?是元福!快进来…你如今安然无恙的潜入此地,见你表情华中应该无忧吧?”

  关云见到周元跪于地下行礼的样子,连忙将他给扶起。

  “是!华中无忧…王上设计于江城焚尽邓载二十万大军,赢下了这近乎灭国一战,我去江城之时,虽虽江城四处都为化为废木,可在董相国与赵将军的照料下,整个华中欣欣向荣,重归往日繁华指日可待…”

  “好!好!好!”

  关云听见周元的汇报整个人都眼中有光了起来,可周元说完这些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沉说。

  “只是…末将在赶来的途中路遇关将军之子关胜。”

  “胜儿?这数月苦了他了,他如今正在何处,做何事啊?”关云连忙问。

  “关小将军如今乃王上亲卫,随王上去咸京为天子道贺,只是…”周元说到这里有些不太敢继续说下去了。

  “只是什么?胜儿是犯了什么错尽管直言!”

  “关小将军未曾犯错!但他向末将说了王上前往咸京…在天子殿前数次受辱,其辱大致无异于羞其身,辱其人格,让王上在天子与众诸侯面前受尽讥讽,无法再抬起头也。”周元说。

  关云一听到这个消息眉头一挑,整个人都站了起来无法维持冷静。

  “是谁?谁敢在天子面前侮辱王上?”

  周元沉默了会,还是很直接的报出了罪魁祸首的名字。

  “一是河西国上将李却,于天子众臣面前,将酒水洒于王上身上,骂王上是无能怯懦之辈,先王乃不知教子的匹夫之才,其二是河西国上将颜复,认王上似如贱民,根本不配正视天子,最后的主使乃河西国相国吕威……”

  周元还没有说完,关云已经气到了直接用手将手旁的桌子给拍碎了!

  “好一个李却!本想饶你一段时间的性命!未想你却做出如此大逆不道天地当诛的行为!周元!拿我青龙偃月刀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