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四十六章 鱼游浅溪
  曹修在今天总算明白…为何自己的父亲如此关心这位关云将军了,哪怕其身负重伤也要每天跑过去照看。

  如此猛将换成是他,他也馋到了疯狂流口水…现在俘虏到手了,曹修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招降对方。

  关云阵前一刀斩杀李却,威势浩荡…河西大军主将被斩将星之力的庇护尽失,整军阵脚大乱。

  虽在河西大军中还有其他副将与军师做指挥,但士气没了…这一战就是彻彻底底的一面倒。

  曹公也抓住了机会立刻号令全军出击…远魏大军扬起了铁蹄开始蹂躏起了河西的十万大军。

  远魏的铁骑洪流从关云身旁尽数掠过,而关云并没有跟着他们一同冲锋的意思。

  他现在就像在奔涌的黄河中耸立的一块巨石,周围骑兵铁蹄的喧闹已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关云看着天空轻吐出了一口浊气,他的左臂暂时失去了知觉而耷拉而下。

  刚才一斩关云倾尽了全力,也超出了自己的全力。

  在关云将自己的将星之力灌注于自己全身时,他发现自己身上奔涌而出的将星之力强盛到了可怕的地步。

  李却尸体所倒下的深坑沟壑中,一直蔓延了十多米才停止,沟壑深到了就连远魏的铁骑也不敢踏入只能绕道而行。

  这一斩让关云左臂的血肉骨骼碎裂,疼痛难忍。

  还能斩得出下一刀吗?关云听着周围金戈铁马的厮杀声…他知道就算斩不出也要斩,为了华中之国,他大哥的遗愿。

  这垂垂老矣的身子还不能就此停下。

  关云调理完了自己的身子,掉回马头准备返回时,发现曹公已经来到了他身前。

  远魏的铁骑已经尽数掠过,不远处就是还在厮杀的战场。

  但在曹公眼里…可能只有那个骑在绝影上赤面长须的男人了。

  “关将军!关将军啊!”

  曹公连马都顾不上骑了,直接从马上走下一路迈着小碎步来到了关云的面前。

  “你刚才的威势确实不减当年啊!中原虽猛将如云,可关将军绝对是第一人啊!”

  “哎…”关云强忍住了左臂的疼痛,假装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抬手示意远魏王别再拍马屁了“曹公此话不可说得,关某已老,不可贸然问鼎中原第一。”

  “是,关将军受累了,之后战事交给远魏众将,随本王一起回应休整一番。”曹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和关云好好谈谈了。

  “且慢。”关云也从马上走下对曹公说“关某其实还有一事相求。”

  “何事?关将军但说无妨。”

  曹公现在正在兴头上,哪怕关云提出要他小女儿和关云家小儿子结亲都不是问题,不如说这样正好。

  “我听远魏之重臣荀令君,如今…正在咸京?”

  关云这样一问曹公脸上笑眯眯的表情陡然一变。

  “是有此事。”

  这也不是什么机密,曹公却猜到了关云想说什么。

  “我斩河西大将李却,而我主如今又在河西…曹公。”

  “关将军尽可放心,一是河西王不可能做出如此让盟友背信弃义之举,二是本王会遣人让荀令君好生保护…华中王。”

  曹公说到这里真感觉心里苦,可他现在只能先安抚下关云。

  “现在请关云将军回营再仔细商议一番。”

  ………………

  荀令君此时正在咸京城的宅邸中用沙盘推演这场大战的走向。

  这场河西与远魏之间的大战,在荀令君眼中是关系到远魏国生死存亡的一战。

  原因也很简单…远魏王小看了河西相国吕威这个人,或者在远魏王眼中根本不知道吕威这个人。

  荀令君这次访咸京才意识到吕威这人的可怕。

  他的人脉遍布了江东与西凉辽西之地,旗下的商会也深入了这两大国。

  虽江东与西凉都未曾公开表示与河西国结盟,但在吕威的人脉联系下,毫不夸张的说只要远魏一旦露出了破绽或者颓势,这两大诸侯国就会合力进军与河西一同围剿远魏。

  到时候远魏国绝对会进入濒临亡国的危难之中。

  所以这一战的关键就在官渡,河北之地绝不可丢,只要守住了官渡守住了河北,上可退西凉辽西之敌,下可守江东来犯之军。

  可现在的战局不容乐观,荀令君还是低估了河西上将李却的勇武。

  出阵数天的时间内就杀败了镇守酸枣的大军,一路向着封丘和官渡奔袭而来。

  因而荀令君给自己的族侄荀适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的守住官渡,如丢失了整个河北之地,远魏将会陷入被四方合围的绝境之中。

  而现在到了他的小侄给他汇报最新战况的时间。

  荀令君的将星之力为‘忠言’这是他自己取的名字,很质朴…能力也很质朴就是千里传声。

  他能与特定的人相隔千里也能进行沟通。

  只是这个秘密只有远魏王和他族中少数人知道,更多的外人知道的是他的将星更类似于‘腹语’一类的功能。

  他的小侄荀适正是荀令君能远程沟通的人选之一。

  “公伯,官渡战况如何?李却大军已经行至了何地?你可有按我安排布阵…”

  荀令君一和自己的小侄接通了将星连线,就像是在问高考完的孩子考了几分一样焦急的问。

  “小叔所布阵法…适未有机会展开。”

  荀适那边传来了有些尴尬的声音,这让荀令君的眉头瞬间皱紧。

  “怎会未有机会?我走前早已数次嘱咐曹公,官渡乃此战重中之中,要投入重兵防守,以曹公谋略也能将我所布阵展开,是公伯你未将此事告知曹公吗?”

  “非也!是我军还未展开小叔所布军阵…李却就被斩了。”荀适赶紧解释说。

  “就算李却被斩…什么?李却被斩了?河西大将军李却…被斩了…他才出阵几日?”

  荀令君听见这个消息差点把眼前的沙盘给掀翻,但他也在瞬息间就恢复了冷静后问。

  “是谁斩的李却?”

  “华中五虎上将之一,关云…关将军。”

  荀适给出了一个荀令君怎么样都不可能猜到的名字。

  荀令君是远魏国后方的大管家,所以他清楚的知道远魏国每一位武将的战力与特性,甚至能拿捏清楚他们的性格。

  面对河西上将李却的勇猛之势,他只能列举出两三位能与李却一战的大将军,但百分之百将其斩于马下,他也无法笃定。

  “我记得我临行前关云还卧病在床,他拖着这身病体是怎么斩的李却?”

  荀令君记得自己走前,关云还一脸快死的样子,走后没过多久怎么…就变得这么生猛了?

  “一刀。”

  荀适的声音中也听着心有余悸的样子。

  “关将军于阵前仅一刀就将那河西上将李却给连人带马一分为二,李却被斩之后整个河西大军就瞬间溃败回了虎牢关,我军士气大振,如今王上正拉着关将军在庆功。”

  “天下真有如此神人?”

  “是,小叔如不是我亲眼所见也难以相信,所以王上现在想尽一切办法想留下关云将军,虽关云将军想让小叔护好华中王,但我想一计…不如借此事激怒河西王,让其除去华中王,这样一来…”

  “不可!”

  荀令君直接打断了自己小侄所献的毒策。

  “先不说关云将军已托我护好华中王,此事我担下了,其次有我师弟在…他定会阻止河西王做出如此蠢的决定。”

  荀令君明白现在郭隼在河西国虽处处被吕威压制。

  但怎么样也是河西王的智囊,郭隼的话河西王袁梅理论上是能听得进去的。

  “那小叔对此战走向有何想法?”荀适问。

  “议和。”

  荀令君直接说出了一个极为肯定的结论。

  “关云将军虽斩李却,但也只是让我大军临于虎牢关之下,此关非短期可破,应先借着斩大将李却之威与河西议和,再下寿春到江东”

  这次河西与远魏开战本就是荀令君不想看见的局面,河西占据了汉中等地,让两国之间的国力非常相近,要是真的死磕那完全没任何意义。

  所以这一战打得让荀令君感觉非常蹊跷,背后的主使肯定有吕威,但吕威打这一战的目的不像是为了扩展河西国力,更像是为了消耗两国实力而开战的。

  “议和…但战事已开,那河西王真有可能同意议和之事吗?”荀适还是觉得不太靠谱。

  “我会尽力而为,且这也要看我师弟能否多活一些时日了。”

  荀令君现在真的希望郭隼能再多活个两三年,不要突然暴毙掉了。

  因为郭隼现在就是拴住河西王袁梅的最后一根缰绳,制约住吕威不惜一切代价向外扩张政策的最后一道防线。

  一旦郭隼死了,就再也没有人能劝住河西王不要和远魏全面开战。

  在想办法扳倒左相国吕威前,郭隼必须要活着。

  要不然到时候整个中原会被卷入比现在还要乱的混乱局面,各国国力将会在无止境的互相征伐中被迅速消耗。

  虽然荀令君还是很难相信郭隼的外敌当前的理论,但荀令君还是希望能将战乱控制到最低。

  但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容乐观,天妒之才,天妒之才,郭隼那天妒的将星既是恩赐,又是诅咒。

  在荀令君看来郭隼如今虽贵为河西国的相国,但也只是鱼游浅溪无展骥之机,也不知郭隼在死前能不能遇到那个能让他化龙之人。

  可将星将陨乃绝症重病,自古以来能逆天改命治好的人寥寥无几,荀令君近期能想到的…可能就只有华中五虎上将之一的赵怜了。

  哎…等等赵怜?她是怎么治好将星暗淡的绝症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