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四十七章 医药费带了没?
  在画作中的关云直接一刀…将李却给一分为二的刹那。

  秦镇身上的疼痛与心脏被攥住的窒息感很快就消失了。

  看来远在官渡战场的关云将军,真的成功的将那位河西上将李却给斩了。

  “呼…”

  秦镇有些艰难的呼出了一口气。

  现在关云斩杀李却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只要关云能斩李却,在这之后诛杀颜复就是顺理成章根本没什么争论的必要了。

  虽秦镇现在看各大讨论社区依然在疯狂争论,关云斩李却的可能性,但话题也逐渐转向了‘如果关云真的阵前斩了大将李却,那曹军守住了官渡,这场大战的结局会怎么样?’这样的疑问。

  按照后世所知的记载这位河西上将李却在开战前夕,可是直接将远魏大军给撵过了官渡,让远魏丢失了大量在河北的领土。

  这也彻底导致了远魏国与河西国不死不休的局面。

  官渡大战足足持续了了两年的时间,虽最后以远魏国以微弱的优势获胜,但两国之间都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在这之后就是西凉国捡了漏,直接趁着河西国的国力衰弱一举进京灭掉了整个河西国,再加上后世史学家怀疑这个时期的西凉已经遭到外部势力渗透了。

  所以自此就开始了混乱的五国乱华时代开端。

  现在把一切都倒回原点。

  河西上将李却出身未捷…还没来得及把曹军撵过河,就被关云给一刀斩成两片了。

  曹军大胜乘胜追击到虎牢关门下,双方战局发生了惊天的逆转,那这场战争还会持续两年之久,打到后面远魏国力大损,河西国直接被西凉国吞并掉的结局吗?

  秦镇也不知道,只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满脸都是玉狮子的口水了。

  这让秦镇不得不放下手上的简书找了个水盆给自己洗了把脸。

  关云阵斩李却的影响热度还在发酵,不管是后世还是现在都一样。

  秦镇现阶段也没什么可做的,下一步该怎么做还要等河西王袁梅按捺不住再把颜复派出去送人头再做决断。

  “我都说了我没事,让你担心了。”

  秦镇拿了一块宅邸中摆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瓷器喂给了玉狮子,它嘎嘣嘎嘣的吃完后脸上表情突然变得极为警惕,双眼立刻瞪向了什么地方。

  “有人来了?”

  秦镇预想中前线李却被斩的消息,怎么样也要半天才能传回咸京,河西王总不会前一秒李却被斩下一秒就来找秦镇麻烦了吧?

  玉狮子会这么警惕必然说明来人觉醒了将星之力,秦镇也严正以待的听着门外的敲门声。

  “秦公!颍川荀令来访。”

  荀令君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秦镇侧头看了一眼玉狮子,玉狮子微微点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似乎在说门外就只有荀令君一人。

  秦镇这才走到门口拉开了门槛,在门外站着的果然就只有那位远魏后方的大管家荀令君。

  “城内监视都被我暂时撤走,秦公此番来访,未被外人得知。”

  荀令君今年已经有四十好几了,但他也在一位诸侯王面前摆什么长者的架子,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快快请进。”

  秦镇对荀令君的印象并不差,虽然他是敌国的谋士与大臣,可荀令君的政见一直都是以主和抚内为主,远魏还是一个小国的时候,他会经常帮远魏制定进攻的大策略。

  但现在远魏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大国,他的重心放到了处理远魏国内政务与秦天子的身上。

  对外扩张的战略重任则是交给了远魏里的其他谋士负责。

  荀令君走进了秦镇这间有些寒酸的小院子,先是看了一眼一脸警惕的盯着他的玉狮子,又看了一眼地上摆满的书简后说。

  “看来…秦公不像外人所说的那般贪喜好乐,而是一位善于隐忍,励精图治之人啊。”荀令君说。

  “过奖了,远魏重臣荀令君此次来找本王是为了何事?”

  秦镇所住的院子里也没什么可坐的地方,无奈只好把荀令君请到了之前所坐的那堆书简里,那里起码还有一张地毯铺着。

  “一是道喜,二是有事相求。”

  荀令君也没客气的直接坐下了后说。

  “不过喜只是对远魏而言,说的是华中大将关云勇武异常,在不久前于阵前将河西上将李却斩于马下,河西大军溃败…不知此事对秦公来说是喜还是忧?”

  荀令君当然没忘远魏和华中是死敌,河西和华中才是名义上的盟友。

  河西大军溃败这对华中之国的境地来说可一点都不容乐观,华中之国最想见到的是这俩国家杀得难解难分。

  “不好说。”

  秦镇知道原本世界里未来的走向,河西就算真和远魏杀疯了,后面还有个西凉国呢,西凉国完了后面还有五国乱华。

  如果华中自己不想办法扩张的话,光是靠别人的脸色吃饭是绝对走不长久的。

  “秦公是担心关将军…此役之后不会再回远魏吗?”荀令君瞅着秦镇那担忧的表情试探性的问。

  他这样说是想将关云能回华中当成谈话的筹码。

  根荀令君对关云还有曹公的了解,关云就算在远魏立下了天大的功劳,曹公就算给他再多的赏赐,只要华中还在这个男人就一定会回去的。

  而曹公对于他爱惜之才定当会万般纵容,他爱的也是关云这份忠义,所以他不止会允许关云回去,可能还会含泪送一大堆路上用的盘缠。

  这些荀令君都能预料到,但秦镇不一定能预料到啊!

  秦镇也许了解关云,却不可能了解曹公,正常的君王都不可能将这样一位猛将放回敌国。

  但秦镇淡定得却让荀令君感觉到有些可怕…

  “此非本王担心之事,荀令君…你有何事相求本王,不妨直说无需拐弯抹角。”

  秦镇虽有点惊讶,他能这么快得知关云把李却斩了这事,但这次谈话的重点,还是在于荀令君突然来找自己这个在小院子里种田读书的华中王做什么?

  总不可能是来煮酒论英雄的吧?

  “在下曾听闻钟薛说…邓载在太尉仲至的指示下入华以围江城时,华中五虎上将赵怜因将星暗淡颓靡异常,可在大战当前突然恢复如常,将星之力甚至更盛以往,以至在万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七次冲杀而出,救江城于水火之中,所以在下想问…”

  荀令君的这番话先告诉秦镇,远魏入侵江城的战略决定不是他做的,而是…那个有狼顾之相,姓司马的家伙制定的决策。

  这话秦镇姑且信一半。

  “当时赵将军是如何,逆转自己将星将陨之势,治好这一不知困扰了多少将帅文臣一生的绝症?”

  原来您老是寻医问药来啦?带医药费没?

  秦镇现在有点后悔没随身带仙武战汉末期的地图了,要不然肯定要找这位荀令君要点好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