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五十章 留给后人评说
  荀令君听见秦镇的这句话,已经有些无语的用手抵住了自己的额头连连摇头。

  可能秦镇的这句话,在荀令君眼中还有后世无数考古学家眼里,都是一句自大到有些疯狂的‘妄语’。

  但郭隼先是呆了一会,他没有嘲笑秦镇,目光如炬的在秦镇和天下九洲图之间扫视了两眼后,像是看见了什么连忙说。

  “若隼能辅于王上,定可助王上入川蜀之地,蜀中道路险阻,为蛮族久占之地,蜀中王秦焉秦任两世多年不可除已,然蛮族之事可抚不可剿,隼通晓南蛮之语其内里,有十足把握另其各部落分而斗之,王上再以此入蜀,华中之国定可腾飞,再图中原,进而征伐九洲也指日可待。”郭隼说。

  这个世界的南蛮也属于威力加强版,秦汉两任蜀中王都被蜀地的南蛮给揍得头都抬不起来。

  华昭烈王在上一任蜀中王秦焉还在位时期,早就尝试过入蜀,也确实打下了不少蜀中的土地,但还是被当地人南蛮部族,用毒虫巫蛊污染水源等各种阴险的战法给逼退了回去。

  以至于华昭烈王在位时期拿下最多的土地是江东交州那块,当然现在都被秦镇给败光了。

  郭隼曾经帮河西王拿下了汉中之地,他这番有信心拿下蜀中还是很可信的。

  拿下蜀中之后华中之国绝对有能力与远魏匹敌,再往后…会怎么样真是让人无限遐想啊。

  “只是…隼如今忠于天子忠于秦汉,且还有未尽之事,此身也命不久矣…恐怕是无法见到王上腾飞之日了。”

  郭隼的话音刚落,在他的宅邸外就传来了一阵骚乱的声音,仔细听的话应该是兵甲列阵的声音。

  “是河西王袁梅的大军,亦或者是吕威的亲军包围了这里。”

  荀令君像是早就猜到了这一刻。

  “师弟你把我们带带入了一个麻烦的境地!吕威现在完全可以用‘我们挟持了天子’为罪名将我们擒住!”

  “不会的,我会带天子离开此地,如此吕威就无明理擒住你们,毕竟各地诸侯王都看着,而且师兄有一虎将护身,吕威也不敢轻举妄动。”

  郭隼咳嗽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秦天子在这时才匆匆的跑了过来,给郭隼披上了衣服。

  “在隼走之前,最后想问一句王上,您之前在清谈会所言的…能彻底扳倒吕威,将外敌渗透中原之事彻底暴露在众诸侯大臣面前的计谋是?”

  秦镇看着郭隼和秦天子,也只能长叹了一声压低自己声音,用只有屋内三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出了自己的计谋。

  “还是那一招,请…公子献头!”

  “好…隼定当奉陪。”

  屋内所有人都是聪明人,不管是郭隼还是荀令君都明白了下一步该怎么做。

  郭隼准备带着秦天子离开时,秦镇再次喊住了他们。

  “天子留步,臣有一物相赠。”

  秦镇在将赵怜赠予自己的贴身之物转交给天子后,就和荀令君一同走出了屋外,目送两人一前一后的向着宅邸外走去。

  荀令君冷静的表情下压抑着滔天的怒火,他猛然一锤身边的门框对秦镇小声问。

  “秦公…师弟那日清谈会,曾与我谈起过你,说你认为他有天资受任卧龙之名?可若他身死又有何资格……”

  “正要如此,才可见卧龙出山之日。”

  秦镇说着转身看向了已经停下了笔的陈曦,还有其余九人问。

  “刚才屋内所谈之事,你们可都记下了?”

  “都记下了。”陈曦和另外九人也一一点头说。

  “那好,也该开始算卦了。”秦镇说。

  ………………

  荀令君预料的没错,在郭隼的宅邸之外果然是吕威手下的另一号大将颜复,领着一支禁卫军包围了郭隼的宅邸前。

  “曹贼无道!我主好生款待,竟敢挟持郭相国与天子!本将军受天命来捉拿曹贼!”

  颜复的声音极大,大到了被邀请至现场一观的众诸侯王和大臣都能看见。

  河西王之所以能被中原各中小诸侯王奉为盟主,最大的原因还是他手上有天子,大义在河西王这边。

  但这也不代表各地诸侯真的打心底接受河西王这个盟主了,表面上附和河西王,暗地里私通远魏王是不少诸侯会用的手段。

  这点代入各大中原士族家族也是一样。

  颜复现在虽很想直接带兵,以挟持天子之名…把宅邸内的荀令君给抓了。

  但一位身高同样一米九几,全身身负重甲,体型如熊的猛将站于门前,将颜复所带的禁军都挡在了门外。

  此人正是荀令君的贴身护卫远魏大将许诸是也!

  “许将军!你身为秦汉之臣,难道还不明事理吗?让路!”

  颜复可不怕许诸,但这里是咸京城内,两位将星同级别的大将在城内开战,会造成不小的混乱。

  许诸只是将手里的巨斧放于地下,重甲之下沉闷的声音对眼前一众河西禁卫军说了一声。

  “滚!”

  “那为救天子我们就只能动手了!”颜复说着刚一拔剑,郭家宅邸的大门就突然打开,郭隼迎着秦天子走出了门外。

  许诸看见两人走出连忙俯身行礼,一派秦汉大忠臣的模样,这搞得门外的颜复还有一众禁军也只能跟着行礼。

  “让颜将军与吕相受惊了,天子只是来找隼询问近来国事…”

  郭隼迎着天子让其坐上了颜复一早就准备好的马车。

  “莫不是郭相国受曹贼威胁才如此说的?郭相国莫怕,曹贼在城中势单力薄!尽可直言。”

  但就是这样颜复也不打算放过屋内的荀令君,他这样做恐怕是受吕相所托,为了激化远魏和河西国之间的矛盾。

  郭隼却没心情听颜复的纠缠和诡辩,他不停的咳了几声后说…

  “我时日已无多,麻烦颜将军命人将我送去见王上,我要趁着现在还能提笔写字,为王上安排国之后事了。”郭隼说。

  颜复还想纠缠,但一位前线传令兵在这时突然快步的跑到了他的面前。

  “报!将军!虎牢关狼烟四起,怕是曹军已经兵临关下!王上命你尽快率领大军前去见他,以解虎牢关之围!”

  “有李却大将军压阵,曹军怎会如此之快的逼近虎牢关下?”颜复眉头紧皱而起。

  “李…李将军…已经被曹军中一赤面长须之人斩了,现在王上传令您急去虎牢关前压阵,已稳军心!”

  李却被斩了?这才出阵几天?!

  颜复一看站在门口守着的许诸,没有他的话咸京城里还真没什么河西将领是这人的对手,但前线战急他也不得不走!

  “好!郭相国与我一同去见王上,我去解虎牢关之围,郭相国与王上共商国之大师。”颜复也只能先听河西王的调遣了。

  但郭隼知道…曹军会突然围住虎牢关大概率是他师兄荀令君生气了。

  荀令君本想给河西国一些喘息的时间,借此来谈和的…但见吕威用如此手段来威胁他们,那荀令君也就不客气了。

  既然斩掉了吕威的左臂也他安分不下来,那就连带着右臂也一起斩了。

  可问题是…那位关云将军能斩李却已经惊为天人了,还能连战连捷斩…第二位河西上将颜复吗?

  要是真能斩杀的话,对河西来说也许是乱局,但对整个中原局势来说却是大好。

  吕相国失去了左膀右臂,真要动手做些什么,恐怕会动用外部势力,而这正是郭隼想要抓住的破绽!

  就差一步了…就差一步,我就能翻然翱翔,跃过龙门。

  郭隼抬头看着天空掠过的群鸟,突然间眼前一黑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口中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郭相国!”颜复这一刻也被吓到了,他立刻向前搀扶起了郭隼。

  郭隼是河西国内一众士族势力的代表,河西国多内政还有兵力部署都是由郭隼经手的。

  “召集群臣于殿上,恐怕这是我…最后一次为王上尽忠了。”郭隼说。

  ………………

  秦镇这边是暂时被困在了郭隼的宅邸里离不开。

  所以趁这个时间秦镇也研究起了…后世那个所谓的河西王墓葬发掘地到底在咸京城的什么地方,这样秦镇也好往里面加一点料。

  但秦镇发现光靠自己和地图定位根本没办法确认。

  一个墓葬坑就那么大,而且地图也没实时更新的标注出来,秦镇只能靠新闻得到一个大体的位置。

  这个大体的位置偏差实在是太大了根本没什么用,无奈之下秦镇只好找外援了。

  ‘浅浅小姐,请问你现在有时间吗?’

  ‘有…是有,我在吃午饭,正好也想找你讨论最近和关云有关的新发现。’

  路浅溪这段时间确实是将秦镇当成半个朋友了,可秦镇的下句话让路浅溪手里的盒饭都掉到了地上。

  ‘我在河西王墓葬的发掘现场。’

  ‘???’

  秦镇发来的这条消息,不亚于一个恐怖分子对警方说‘我在XX大厦里,身上绑着炸弹,快来抓我。’。

  ‘你…你想干嘛?’

  ‘只是参观,但我发现目前正在负责发掘的团队并不专业,有部份墓坑内明显还有文物却没有发掘出来,我出于身份原因不好亲自动手,浅浅小姐如果你方便的话…’

  ‘我立刻就申请调过去!你别乱来!你乱来我就报警!’

  路浅溪不知道以发掘现场的安保,秦镇是怎么混进去的。

  但以她现在和季院长的关系,她想回河西王的墓葬‘帮个忙’完全不是问题,就连季院长现在也想去河西王的墓葬里参观一下了。

  因为关云斩李却诛颜复,过五关斩六将后的更多细节和后续的影响,很有可能就在河西王墓葬所发现的郭隼传部份里。

  只是那个团队的发掘修复进度实在是慢,现在路浅溪听说对方现在的重点在忙着挖掘一个满是金银青铜的墓葬坑。

  这搞得想要知道关云诛李却斩颜复之后,对河西国,远魏国还有各方影响的季院长有点蠢蠢欲动。

  ‘麻烦了。’

  秦镇确认了那位浅浅小姐,会在当天买机票飞回河西后,将目光看向了郭隼的书房,依次扫过了郭隼书房里一大堆异域之物,还有旁边用于注释作用的竹简。

  郭相国你的这些中原文人看不上的研究和成就,还有你遥不可及的理想…就留给后人来评说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