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五十五章 好戏将至
  咸京城皇都,大雨已经下了数个时辰也不见停。

  但在咸京城的皇宫中却迎来了最繁忙的时刻。

  来自整个河西国各地的大臣还有一众诸侯王奉旨来到了皇宫之中。

  他们来皇宫见的不是天子,而是一位将死之人,河西国左相国郭隼。

  “遣兵往上守西凉,远魏虽众,可西凉也不容小觑,你军按我所写军阵图部署…可保边疆无忧,下一批!”

  郭隼坐于朝堂上看着前来面见他的百官,一边不停止着咳嗽,一边不停的指导着河西国各地的将领还有大臣进行着战略部署。

  “汉中之地依然优先为屯粮为主,耕田日时与管理概要我都记于此书之上,还有前段时间我去访你军部,有一位张姓小将你要多多留意…”

  郭隼说到此时,再也忍不住嘴中又一次咳出了一大口鲜血。

  “孝之!你还是休息一下吧!”

  “是啊相国!休息一下吧!”

  河西王袁梅看郭隼这过劳成疾,还在为河西国之后做规划的样子也忍不住出声劝了一两句。

  虽吕威在河西国做大之后,袁梅更加认同吕威的向外扩张的主张,就逐渐与更加亲近天子且主修内的郭隼渐行渐远了。

  但郭隼怎么样也是为河西国前期打下强大基石的功臣。

  如今旧情仍在,看见他这样操劳过度的样子,不止是河西王袁梅不忍心看下去,旁边有不少河西重臣也在偷偷的抹眼泪。

  “我时间…已经不多了,王上…河西虽强…隐患却多,我生前无力为王上除去蛀虫,但…死前最少…能多打上一些补丁!下一批!”

  郭隼没有听河西王袁梅与众大臣们的劝诫,依然召集着众臣,还有处在河西国联盟中的诸侯王们前来授命。

  在皇宫的殿堂之外,西凉国的‘牛辅’和右相国吕威站在了屋檐之下,在他们身后就是不见停的倾盆大雨。

  “你们的郭相国好大的威风啊。”

  ‘牛辅’手里拿着一卷书简,这是郭隼给他的关于他自己后续发展的建议。

  其他诸侯王或多或少也都拿到了郭隼所给的书简,上面所写的内容都是郭隼给他们的谏言,乍一看是告诉他们和河西国合作有什么好处,但实际上也有敲打的意思在里面。

  “国之重臣正应当如此。”

  吕威笑眯眯的撵着自己的胡子,表面上是在称赞郭隼,但在暗地里是在想什么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但一位侍从快步的跑到了吕威身旁耳语了几句后,吕威脸上的笑容就僵在了原地,瞬间就变得极为阴沉。

  “吕相国为何不笑了?”

  ‘牛辅’从认识这位相国以来,他脸上永远都是保持着让人舒适的笑容,可在‘牛辅’眼里有点恶心。

  “颜复在虎牢关阵前被赤面长须的人斩了!”

  吕威不停的深呼吸着,借此来压抑自己心里波动的情绪。

  李却和颜复都是他一手培养提拔上来的直系武将,本身的战力也强到无可挑剔。

  只要有这两人忠心于他,整个河西国的一切就能被他牢牢掌握在手中。

  但现在李却和颜复这两个顶尖的河西上将,都被一个年过五十,前几天还躺在病床上的老将军给斩了!

  这要是换成十多天前,吕威听见有人和他说这事,他肯定会以为这人八成是被马踹了脑袋。

  失去李却和颜复的吕威确实相当于失去了左膀右臂,他对整个河西国局势的掌控力度毫无疑问的下降了一大截!

  在这个时代有钱是没用的,还要有足够的力量!所以…

  “牛辅将军,吕某不才近些日子能否助吕某一臂之力?”吕威只能求助于‘牛辅’了。

  吕威在暗地里赞助了西凉国不少的军费,所以他从个人角度来说和西凉国可是盟友关系。

  “郭相国将死,吕相国这之后定能一手遮天,有何事还需末将协助?”

  ‘牛辅’看着大殿里的郭隼,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出他已经活不久了,现在全靠着自己的意志力强撑着才没有倒下。

  “只怕事情有变啊。”吕威有些不安的说。

  “有变?那我听说吕相国手下还有一队异域高手,为何不用他们呢?”

  ‘牛辅’之所以能这么肯定的原因,是之前在港口他在望月楼上协助阿雅逃离时,感觉到了一股从未见过的将星气息。

  而这股将星的拥有者正是让港口上的官兵发现阿雅踪迹的真凶。

  “将军可别乱说,吕某只是一介微商,怎会认得什么异域高手,李却颜复二人已是我耗尽毕生心思所培养的心腹了,如今他两双双离世,让吕某心痛万分,也是河西国的不幸啊。”

  吕威说着含泪摇头的时候,河西国更大的不幸就在这一瞬间降临了。

  在皇宫之内突然传来了河西王袁梅悲痛的喊叫声。

  “孝之!孝之啊!快喊御医来!御医呢!”

  “郭相国…哎!”

  整个皇宫内彻底乱成了一团,原因是郭隼再也支撑不住自己虚弱的身体。

  他在将一封简书交付给了蜀中王秦任后,整个人就倒在了案牍之上,彻底昏死了过去。

  河西王让群臣赶紧让路,一众御医快步走进了皇宫里,给郭隼把起了脉,但把脉的结果让一众御医们都纷纷摇头表示不容乐观。

  “想尽办法救活他!如有差池拿你们试问!”

  河西王袁梅其实从心底还是希望郭隼就此安眠的,他与郭隼的政见实在是有些渐行渐远了,但郭隼在河西士族中威望极大,在一众重臣面前还是要将面子工作做足。

  御医们听命之后整个皇宫立刻开始忙碌了起来,将郭隼抬到了皇宫另一侧侧室当中关上了门,然后铺床的铺床,熬药的熬药…

  群臣也被赶到了皇宫之外,但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悲伤至极的表情,因为他们都知道郭隼已经病入膏肓,活下来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为零。

  “将星噬骨攻心,这就是天妒之命吗?即是恩赐也是诅咒…真是可惜了。”

  ‘牛辅’这位拥有将星之人能看得更清楚一些,他也知道继续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了,于是转身走进了身后的雨幕中说。

  “吕相国,末将就此失陪了,择日再来收尸。”

  吕威也没挽留‘牛辅’,他寸步不离的守在了皇宫门外,静静的感受着郭隼的呼吸逐渐走向微弱,快速临近死亡的气息,此时郭隼的将星已经暗淡到了彻底无光的地步!

  还差一步了!只要郭隼身死他就能彻底掌控整个河西国,不…掌控整个咸京城的龙脉!

  为此郭隼必须死!

  吕威知道郭隼身上留着天子之血,只要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可就是没人敢提,天子之血对京城下方龙脉的掌控力度可比那些同为秦汉宗亲的诸侯王要高多了。

  他要的就是这个龙脉,整个中原的龙脉,只要郭隼身死,就只剩下秦天子一人维系咸京城的龙脉。

  可吕威与群臣在门外又等候了一段时间…又一位下人急匆匆的走到了吕威身旁小声说。

  “大人,刚才探子来报,有一人夜访了华中王所住的宅邸。”

  “这时候…夜访,是谁?”

  “未探出真面目。”那下人说。

  吕威猛然想到了什么,直接转头看向了郭隼所在的屋子,但房门紧闭根本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这让吕威想要推门进入其中,却被郭隼麾下的一员大将麹延挡在了门外…

  “郭相国病危,外人就别进去捣乱了。”这位大将说。

  吕威没理会他,而是提高了自己的音量对门内喊道。

  “王上!吕某有一帖药单!可缓郭相国病急!”

  他的声音很大,但雨实在是下得太大了,还伴随着响雷的声音,屋内的河西王根本听不见吕威的喊声。

  吕威又连着喊了数声都没有回应,这让他急得头脑发胀。

  要是李却颜复二人有一人在此!他怎会被这小小的麹延挡在门外?河西王袁梅不在,他也没办法去探知天子所在,而且还是李却和颜复两人都在的话,他早就强闯天子寝宫了。

  可李却和颜复两人现在都已经魂归九泉之下见阎王爷了!

  真是该死!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吕威冷静了下来先行离开了皇宫屋外,来到了一处无人的地方后一位探子匆匆走出,吕威只能从身上拿出了一枚戒指。

  “去请他带队过去一探,切记!不可轻举妄动!”

  “诺!”

  在那位探子拿着戒指走后,吕威总感觉今晚的雨下得更大了。

  ………………

  ‘牛辅’拿着郭隼给的书简来到了皇宫之外,他的副将辽此时已经等候多时。

  “将军,郭相国给的书简上所写的是何物?”辽好奇问。

  “一些谏言罢了,他说将军若是迷茫,尽可去找华中王问上一卦,此想法与我不谋而合。”‘牛辅’说。

  “华中王的占星卜卦之术,就连那位郭相国也如此看好?”辽有些惊异。

  “谁知道呢?不过…有意思…”

  ‘牛辅’隔了一段时间再次打开郭隼给的简书时,发现简书在长时间淋雨之后又多了一行字。

  “走了,辽…看来今晚咸京城有一场好戏要上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