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六十二章 该上美人计啦!
  秦镇的这一卦,‘牛辅’或者说吕布拿得非常满意。

  虽他的将星依然是四位西凉大将的散装将星,可吕布也明白,秦镇给的这一卦充其量只是种下了一枚将星的种子。

  他真要有资格能觉醒这枚战神将星,还需要看西凉国铁蹄踏破中原一战的表现…不止是西凉踏破中原一战,还有今后他这一生每一场踏上战场厮杀的姿态,都需要符合战神之名。

  这样他才有可能真正觉醒这枚战神将星,并且将战神之名牢牢攥于自己手中。

  这对吕布来说是一场挑战,也是让他兴奋不已的挑战。

  华中王,你让我沸腾起来了。

  吕布在这一刻已经定下了目标,那就是在这一战拿下中原的战神之名,然后让其响彻于天地九洲。

  但在这之前,他要先想办法挣脱来自自己义父的将星束缚,这也是他来找秦镇问卦的最初原因。

  “还请问…此战神卦象具体是以何之法挣脱义父对我的束缚?”吕布问。

  简单,你直接回去用你的方天画戟把你的义父砍了不就行了?

  可秦镇知道这事没那么容易,要不然吕布也不会专门找秦镇用问卦这种玄学的方式以求挣脱之法了。

  将星之力既是恩赐也是诅咒…恐怕西凉王束缚于吕布身上的枷锁,不是光靠蛮力能够破除的。

  “将军无法对你义父刀刃相向吗?”秦镇问。

  “正是,一旦我对义父心生歹意,全身就如被数百斤重的枷锁所困住无法行动,别说拔剑对义父相向,就连向前走出一步都极为艰难。”

  吕布说出了自己从军生涯以来最憋屈的事情…

  “我虽名义上是其义子,却实为其手下圈养之鹰犬,被困于笼中此生永无挣脱之日。”

  废话像你这种猛兽一旦挣脱枷锁的可能性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噬主,有能力吃人的怪物是永远都养不熟的。

  不过秦镇现在又不是吕布的主人或者义父,倒是很乐意给他出谋划策教他怎么坑爹。

  “吕将军为何不遣人行刺西凉王,亦或者…给他下毒?”秦镇问。

  “义父将星之名为‘霸主’,将星之力侵略如火,凶猛异常,因而西凉境内除我以外,无人再是义父的对手…至于毒,从义父出仕以来,他所杀的毒士已可以堆成一座肉山。”吕布说。

  西凉王武力值这么高?秦镇确实记得在这个世界,西凉王可能是最能打最悍勇的一位诸侯王,西凉的疆域都是靠他自己亲手打出来的,放眼整个仙武战汉战绩也是能排进前二十。

  秦镇还在琢磨怎么帮吕布挣脱开西凉王在他身上栓上的枷锁时…打完‘长途电话’的荀令君匆匆的走进了屋内。

  “麻烦了!司马家联合江东起兵反叛,退回华中的河道与官路尽数被西凉军切断…秦公我们现在…被困在这个咸京城无路可走。”

  “西凉大军行军速度如此之快?”这是秦镇完全没料到的一点。

  “是吕威…河西军中有不少吕威安插的亲兵,如今已经哗变归于西凉军了。”

  荀令君用手抵着自己的额头思考着眼下的破局之法。

  一旦他操作不好的话,远魏国可能面临三面受敌的绝境,或者说现在已经处于三面受敌的绝境了,司马家叛乱,江东趁机从下袭击庐江等地。

  如果咸京城也陷落的话,远魏的河北之地也会彻底失守,这对远魏来说是亡国之境。

  “华中王为吕某卜算出万中无一的战神卦象,也为我指出了一条战神明路!令我如拨云见日,茅塞顿开,如不嫌弃我可为王上开路,护送王上回华中。”

  吕布知道这时候该自己出力了,他也想向秦镇展现自己超凡的气度与超强的实力。

  可他还没来得及展示,拴在他身上的‘链子’就被猛然的拉扯了一下!

  “来不及了。”荀令君也感知到了那极为霸道的‘霸主’将星已经抵达了咸京城附近。

  吕布的身体也陡然一僵,秦镇感觉到他全身的肌肉都在奋起反抗,力量幅度大到他所扶的那张木桌,还有脚下的地面都彻底碎裂的地步。

  可不管他怎么反抗,有再大的力气,终究还是一只被栓了铁链的怪物…最终吕布全身紧绷的肌肉松懈了下来,他也从牙缝中挤出了那句…对他来说屈辱无比的话来。

  “义父在唤我过去。”

  “那本王就不强留吕将军了。”

  秦镇做了个请的手势,吕布满脸阴沉沉默着站起身来,迈着极其沉重的步伐走向了屋外,在他即将走出时,秦镇却在他身后说道…

  “吕将军!用不了多久本王会给你一个…足以让你愤怒到不得不杀了你义父的理由!哪怕在你身上的枷锁再重再沉,也会因将军你胸中燃烧的怒火而被彻底熔断殆尽,到那时本王能保证将军你不再是受人牵制的恶兽,唯战神之名存于世间。”

  “那吕布就先写过王上了。”

  吕布停顿了片刻,在留下这句话之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在吕布走后屋内众人的表情都非常奇怪,其中以许诸最为明显。

  “许将军有什么想说的吗?”秦镇问。

  “‘牛辅’在未有真名前就已是猛将中的猛将,华中王再为其指出战神之路,如让其实力再增对远魏华中都不利。”

  许诸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且其野心甚大,绝非久居于人下之人,就算你为其解开了西凉王的枷锁,恐怕依王上之能也极难驾驭那只恶兽。”

  “本王从未想过要驾驭吕布。”

  “咦…”许诸听见秦镇的回答微微一怔,你不打算招降吕布这么费尽心思的帮他做什么?

  “猛将之烈,天下君侯之所往,牛辅将军或者说吕布将军又为最!光是其凌跃于天下武将之上的勇武,就足以让世间诸王为之倾心,你我都知吕布乃噬主恶兽,但如远魏王有机会,恐怕…也会想要降服吕布吧?那此天地九洲图上的其他诸王呢?”

  秦镇的这番话让许诸瞬间明白了秦镇想做什么,荀令君则没什么表示。

  “比起中原…吕布所图更远,本王给他的卦是战神之名响彻九洲,而非困于中原。”

  这就是秦镇的想法,简单来说就是吕布环游世界三百六十天计划。

  一方面是派吕布这位中原最强将领,去刺探世界各国的国力如何,顺便在世界各国多认几位‘义父’最好。

  另一方面是让全世界暂时都没定论的战神之名上,牢牢的烙印下吕布这个名字!

  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必须要斩断西凉王加持在他身上的枷锁!再让他拿下中原的战神之位,而这刻不容缓!原因还是…

  “战神将星…”

  荀令君感知到了些什么走出了屋外,抬头看见了咸京城外远处的天空一轮暗淡的新日,这应该是被赋予了战神将星的士兵在城外聚集的徽记。

  战神将星的泛用性和覆盖面实在强到可怕,据秦镇所知最顶尖的武将,最多将自己的将星之力蔓延覆盖到战场上一千多位精兵!要是再往上分散自己的将星之力武将自己都会承受不住。

  而这枚战神将星的影响却能扩散至全军,虽提升的幅度仅限于将力量与速度强度提升两到三倍,但对普通士兵而言在战场上得到战神的庇护,已经足以是一面倒的屠杀。

  这还是将星的主人没有亲自位临战场就能有的战神之能。

  这种像是核武器一样的东西,世界各国都有一枚,中原怎么能没有?不止不能没有,在有之后还要让九洲之中世界各国的战神之名都归于一人!

  这一切的前提还是…

  “不知…王上是想用何计策,能激得吕将军愤然提戟杀自己的义父?”

  郭隼在这时从屋外走来,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有些跃跃欲试的想要献计。

  其实从秦镇的江城大火一役,再到现在的天子献头之计两计连出之后,郭隼和荀令君就没把秦镇当一个蠢蠢的华中王来看了。

  秦镇某种层面上来说是不弱于他们两人的谋士,所以郭隼加入华中之国,感觉比起自己的智谋与学识,秦镇更需要的是他的出身与人脉关系。

  荀令君是当今中原士族的一把手,可以说正因为荀令君在远魏国任尚书令的原因,才会吸引无数有才之士来投奔远魏。

  郭家也是颍川名家,郭隼在中原士族中的声望与地位不比荀令君低,认识的中原名士也不尽其数,基本上各大诸侯国的重臣都和他有一些交情。

  这极其强大的人脉网络,对秦镇来说无异于一个广阔的人才市场,每一位执政管理的人才,对经历了大火的江城来说都是一大口补药!

  所以荀令君和郭隼听见秦镇有新计策时,都表现得非常期待,荀令君也作出了侧耳倾听的姿态。

  秦镇脸上也露出了自信的表情然后说出了三个字。

  “美人计!”

  听见这三个字的刹那,荀令君脸上瞬间出现了‘我刚才到底期待了个什么玩意儿?’的表情,郭隼也难忍脸上的苦笑。

  “王上…据臣下所知,咸京城可没有能让西凉王动心的美人啊。”郭隼用了一个情商比较高的说法。

  “是吗?我倒是知道一个。”秦镇说“此女来自江东,有倾城祸国之美。”

  “王上是要拜访孙仁小姐?”

  郭隼虽对女色没什么兴趣,可他其实很想说,孙仁小姐确实很漂亮,但在见多了西域美女的西凉王面前根本没啥用!

  “正是。”秦镇虽这么说,可秦镇所指的那位倾国倾城之‘女’,压根就不是孙仁。

  “也好能连上臣下所想一计,师兄我知你公务繁忙,远魏危急,但还是烦请你点多位信得过的秦汉重臣,或共邀一众诸侯王到孙姑娘宅邸外围一藏,如计成也许能让江东众将为我们所用,这是解远魏之围的最佳方式。”郭隼说。

  “你是想坑害三师弟?”荀令君瞬间读出了郭隼的意思。

  “只是邀三师兄一谈当今国事罢了,并无坑害之法。”郭隼说着轻咳了几声听得秦镇有些懵。

  “那个两位你们所指的那个三师兄是…”

  “当今江东大都督…周瑾。”郭隼说。

  秦镇听着郭隼的回答,开始有些好奇荀令君和郭隼的师傅是谁了,但现在还是要专注执行眼前的美人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