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七十四章 武圣的时代…何时才能来临?(4000字)
  樊城在秦镇看来是一处极其危险的议事地点。

  在上次破城之后城防尚未修复是其一,其二是樊城内涌入了太多咸京城的难民,这让城内的治安极难维续,也不排除里面潜入了西凉细作的可能性。

  最糟糕的是远魏王这次完全就是单刀赴会过来的,他身边能拿得出手的大将也就只有樊城守将曹孝一人。

  现在远魏国内的局势极其糟糕,司马家的反叛还有西凉国的入侵,让远魏各处都掀起了反旗。

  远魏王为了稳定局势将手下能作战的大将都派了出去,包括他的贴身护卫许诸大将军也被派往了战场最前线。

  所以这次远魏王来樊城不打算久留,他来的目的一是将樊城归还给华中之国,二是为了促成和华中之国的联盟,三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说服江东停战!

  远魏现在抵抗西凉国和司马家就已经极其吃力了,江东再在背后偷袭,远魏在三面受敌的情况下,灭国之日指日可待。

  所以只要能说服江东停战,那远魏就还有一线生机!

  但江东的态度也很坚决,坚决到了江东的代表周瑾他直接待在商船上…丝毫就没有下船的意思。

  局面就这样一时间僵持住了。

  秦镇当然也在寻找说服江东的契机,可现任江东之主比起孙策和孙权,给秦镇的感觉更像是江东的末代皇帝孙皓。

  在这一僵持的局面下,偏偏郭隼依然处在卧病在床的状态,虽他的将星已经逆转,但肺痨之身依然没有改变,全靠将星续命。

  秦镇怕他出事都想着要不要将他先行送回江城疗养了。

  “麻烦。”

  秦镇拿出了简书想看看后世对‘战神遗物’的开箱进度,抬头却看见关胜有些心神不宁的盯着门外。

  曹公之前所言的‘关云将军正在养伤’其实只是一个借口,实际上关云将军现在正在樊城前线关隘处警惕敌军动向,还有探查难民之中是否有西凉军的细作。

  可能对关云将军来说,樊城确实是一处伤心之地,以他的傲气实在是不想在曹军占据的情况下入城,亦或者是接受曹军的让城。

  对他来说必须要亲手再将樊城给打回来才能一雪前耻。

  只是让秦镇还有关胜都很担心的是…关云将军一路奔波,沿途经历了多场战斗都没有休息,现在身体和精神的状况都已经逼近极限,还在前线巡逻实在是让人无法放下心来。

  “想去找你父亲的话就去吧,我身边有玉狮子保护,没问题。”秦镇头也不抬的对关胜说。

  “谢王上!”

  关胜得到了秦镇的允许大喜过望,立刻就找来了一匹马飞奔了出去,看来是去樊城上游去寻自己的父亲了。

  父子两人分别了快一年的时间,关胜和他的家人在这一年里受尽了关将军叛曹的屈辱。

  现在他的父亲终于能凯旋而归了,关胜怎么能不激动?

  秦镇看着关胜策马而去的背影没多说什么,直接打开了简书查看起了后世的状况。

  现在整个战神遗物都是考古发掘的重点,所以秦镇还是有挺多渠道来查看相关进度的。

  甚至秦镇还有路浅溪的私人GOPRO直播频道,能看得更详细一些,也能听见她和季院长之间的讨论声。

  河西王墓葬的发掘团队已经决定将《战神像》进行全程直播,因为孙仁画的这幅战神像实在是太过于可怕,基本上就相当于有个摄影师在跟在吕布身边全程直播吕布攻城掠地,斩将夺旗。

  每天追更《战神像》对后世的仙武战汉粉丝来说,可比看那些劣质的古装连续剧要刺激得多。

  不过从《战神像》中吕布所参与的两场战役来看,远魏现在的局势已经是压倒性的不利。

  好在秦镇还是看见了一条好消息,那就是存放有《貂蝉像》的木盒也被打开了。

  终于!仙武战汉的第一美人,有着沉鱼落雁,艳绝天下容姿的貂蝉之美终于能展现在后世众人的面前了!

  但就在后世的文物修复人员将这幅《貂蝉像》展开时,上面所描绘的人物却让秦镇怀疑,孙仁是不是画错了?

  在这幅《貂蝉像》上描绘的身影并不是什么惊艳四方的美人,而是一个衣衫褴褛,脸颊上抹着黑灰,手边还牵着一个孩童,像是在四下逃难的妇人。

  “季院长,这幅画是…”路浅溪也没认出这幅画上画的人是谁。

  “孙仁先生所画的这幅画,应该描绘的是仙武战汉末期,因战乱而受苦的民众,不止画勇将,还画众生,这才是一代画圣才有的风范呐。”季院长说着的声音都有点抹泪的感觉了。

  虽然貂蝉这身打扮的确就是因战乱而四下逃亡的民众,但秦镇还是很想说这幅画的主题是仙武战汉第一美人啊!美人!

  阿雅你在干嘛?

  要不是荀令君的忠言没附着在阿雅身上,秦镇可能直接给阿雅打一个长途电话去问‘你人在哪?’了。

  “院长您看!是关云将军!”

  路浅溪指着《貂蝉像》,衣衫破旧脸上还染着黑灰的貂蝉。

  看她样子就处在一处逃难的难民队里,而就在她的身后走出了一位正骑着乌黑战马,手持青龙偃月刀的身影,此人正是刚刚过五关斩六将来到樊城的关云大将军!

  貂蝉牵着手边的孩子停下了脚步,关云将军也俯下身子像是与这位叫‘貂蝉’的难民交流了些什么。

  “季院长,是关云将军一路护着这些难民逃走的吗?这幅画应该是承接过五关斩六将之后吧?”

  路浅溪作为一线考古人员,基本已经能适应孙仁每一幅画的惊艳之处了,对于孙仁画作的研究国际上已经进行了两三十年之久。

  可季院长在看到可动性和记录性都如此之强的画作,还是难耐心中的激动,但激动归激动解读画作里阐述的内容,还是他们这些考古人员必须要做的。

  “从关云将军所骑的绝影还有肩膀上包扎的痕迹来看,这幅画作描绘的应该是过五关斩六将之后,等等…画好像…乱起来了?”

  季院长眯起眼睛注意到了在貂蝉身后的其他难民似乎开始四散奔逃了起来,关云将军也察觉到了什么回头一看,然后就瞬间抬起了手中的青龙偃月刀,挡住了来自敌人的猛然一斩!

  一位身着漆黑战铠的大将突然闯入了《貂蝉像》之中,他挥出的长刀与关云将军的青龙偃月刀碰撞在了一起!

  哪怕是隔着画作,在场的众人也能听见两柄武器互相交锋时发出的刺耳钢铁撞击声!

  “是西凉军!西凉军追上来了……和关云将军交手的那位大将是…黑甲长刀是在陈珉《战汉志》中记载有些有着西凉魔将之称大将华项!”

  在季院长辨认这位西凉大将的身份时,关云已经与其交手有数个回合了。

  华项…路浅溪当然也知道这名大将,在历史记录中他可是西凉军中最顶尖的大将!

  但以关云将军的身手…应该能战胜这位西凉军中的顶尖猛将吧?

  可秦镇却不这么认为,西凉大军果然是一路追杀了过来,而且未免也来得太快了一些!

  关键是阿雅你是怎么跑到难民队伍里的?还带了个孩子!你不应该去找吕布吗!

  ………………

  阿雅也没想过想要见吕布一面是如此之难,在从华项手里逃脱之后,阿雅就蛰伏在西凉军营各处搜寻吕布的踪迹。

  结果吕布没找到,却找到了一只小吕布,正是吕布的女儿。

  在这只小吕布的帮助下阿雅逃出了西凉大军的军营,但阿雅低估了她的身份…好像不止是吕布极其重视她,就连西凉王也异常重视她。

  在一段时间之后,西凉铁骑就以这个名义开始沿江追杀起了阿雅。

  “小东西,你真不想去见你爹?”阿雅一路上被吕布的女儿给弄得心力交瘁的。

  “不想,要是被爹抓住,又要被关进军营里了,姐姐你就带我到处走走去华中之国看看嘛。”她用着撒娇的口吻对阿雅说。

  现在中原正处在乱世之争!你真的嫌死得不够快吗?

  阿雅也没多说什么,这只小吕布怪异但很,她身上虽没有强烈的将星气息,却能感知到附近是否有猛将气息…只要带上了她相当于带上了一个护身符。

  正在阿雅胡思乱想的时候,小东西像是感知到了什么突然扯住了阿雅的手,阿雅也反应了过来一柄匕首从袖笼中滑落到了手上。

  但在阿雅回头时却看见一赤面长须的将军策马缓步走到了她们身侧。

  “两位再往前走就是樊城了,有救济粮可领,周元给他们散些盘缠。”

  关云将军当然也感觉到了阿雅身手不俗,可阿雅身边带着的小女孩是真的。

  在难民队伍中这种带着孩子的妇人是最难熬的,所以关云还是让自己的副将周元给阿雅散了一些路上用的盘缠。

  “谢…将军。”

  阿雅根本就不敢在关云面前造次,在双手接过了周元递过来的盘缠后,打算拉着小东西赶紧离开这里。

  可隐约间她听见了道旁的树林传出了什么动静…

  “关将军…指引难民还有散盘缠这些小事,还是都由末将等人代劳吧,您一路护送远魏王至此,已经数天未合眼了,再加上路上连斩多将…再加上您年龄已大……”

  周元在见到关云将军坐在绝影之上,本就已经一脸疲乏却还强撑着的姿态,感觉异常心痛的劝着关云将军赶紧回樊城休息。

  “周元,你知道现今华中之地最缺的是什么吗?”关云将军突然问。

  “缺…”

  周元细想了一下发现好像华中之国现在什么都缺啊,不管是兵力,国土,还是其他的什么都比不上其他几个诸侯大国。

  “人才。”

  关云却一言点出了华中之国最缺的资源。

  “兄长曾说过民乃立国之本,王上一场大火却焚出了无数背主之徒,可他们一死华中之国缺了许多治国理政之才,而这些从咸京城逃出的难民,如今虽衣衫褴褛,却多是饱读诗书的书生门第,要是他们能去华中之国定居,乃我国一大幸事,而本将军在此…”

  就是为了给他们去华中之国的安全感!

  这句话关云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他就已经听见了道路一侧树林里的动静,一支西凉铁骑突然从树林中猛然冲出。

  他们的战马踏于地面像是悄无声息一般,一直到冲出的一刻才发出了震慑四周的嘶鸣声!

  为首的华项身骑战马直接高举起手中的长刀猛然斩向了关云,关云的反应也极快直接抬起了自己手中的偃月刀挡下了华项这一击!

  “竟然是华中五虎上将关云?!”

  这一刻华项也看清了眼前之人的身份,这一刻他心中一颤,可很快他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华项将军!区区关云有何惧哉!你身上可是有战神将星加持啊!再加上您自身的魔将将星!其威势定然不下关云!”

  关云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瞬间抬头向后望去,他看见了在华项身后有一个白衣之人!正是这人率领了一支没有番号的部队在那日偷袭了樊城!

  “逆贼休走!”

  关云看见那白衣之人瞬间火气上涌,但在这时被加持了战神将星的华项,直接高举起手中的长刀再次斩向了关云。

  在战神和魔将的双重将星加持之下,华项爆发出了可怕的威势,身上青筋四起…斩出的长刀裹挟着让人无法站稳的劲风袭上了关云。

  关云直接抬起手中的偃月刀一挡,刀刃数次与其交锋关云都未落下风,可关云大喝一声再次斩出一刀…但就在青龙偃月刀和华项的长刀碰撞在一起的刹那。

  已经沾满了暗红色鲜血,一路上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勇将的青龙偃月刀,终于到了承受的极限刀刃表面崩裂出了一个缺口!

  在青龙偃月刀崩裂出一个缺口的刹那,从暗处又是射出了一道劲弩径直的命中了关云的胸口!

  “无耻逆贼…”关云强忍着身上的疲惫,还有身上的伤势想再战,可关云胯下的绝影却发挥了它求生的本能,直接嘶鸣了一声带着关云逃离了战场。

  “孽畜!回去…回……”

  关云刚想拉住缰绳,让绝影回去再战时…他发现自己的身形一晃,就连睁眼的力气都没了。

  他太累了…从樊城之败的噩梦开始,再到斩李却诛颜复,过五关斩六将回到华中之国,他都没好好休息过…

  可他不能休息,因为他还要完成大哥一统中原的夙愿,还有成就自己的武圣之名!

  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似乎全都是奢求…因为他太老了,老到了可能根本看不见华中之国一统天下的那一天,只能在死前燃烧自己,尽可能的为华中之国做些什么。

  可…

  “什么五虎上将关云!斩李却诛颜复的?还传什么中原武圣之名?本将军还以为有多强!”身后传来了华项肆意的嘲笑声“现在可是战神的时代!什么关氏?什么武圣?只不过是宵小不入流之辈罢了!”

  关云靠在绝影的马背上意识渐失…在失去意识前,他能隐约的看见有谁正策马向着他跑来。

  但他现在脑海中却只有一个想法…

  他是不是这辈子…都无法见到武圣的时代来临了?

  但在关云彻底失去意识前,一个声音不断的在他脑海中回荡,那就是…

  “父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