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七十五章 该篡位啦!
  关胜策马跑出樊城没过几里,他就看见了迎面而来跑来的绝影,还有在绝影上所坐的身影。

  他刚喊出“父亲!”二字时,就看清了坐在绝影上的身影浑身浴血伤痕累累,摇摇欲坠的即将从马背上跌落而下!

  这让关胜惊喜的语气瞬间转变成了惊慌…他立刻冲了上去伸出手扶住了即将从马背上栽倒的关云。

  “父亲是何方宵小…”

  关胜注意到关云身上最致命的伤势是胸口的那一枚弩箭,其他的伤势全都是已经结痂的旧伤。

  意识已经彻底模糊的关云在昏迷前,也辨认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自己许久未见的次子关胜,他用尽身上最后一点力气说出了最后几个字。

  “胜儿…快撤。”

  “撤?”

  关胜扶着在绝影上彻底失去意识的关云,抬头看向了关云的身后,在这里他已经能看见远处的西凉大军正黑压压的向着樊城袭来。

  什么时候!怎么一点响动都没有!

  “关小将军!西凉大军来袭我们快回樊城吧!”

  周元在这时也率领着一支小队策马跑到了关胜的面前。

  关胜也知道事态紧急,还好绝影这匹马灵性十足,关胜只需要在一侧扶着关云的身子,就能将关云一路安全带回樊城。

  但关胜还没跑出多远,坐在马背上的关云就彻底失去了力气,他手上所拿的青龙偃月刀也从手上滑落而下直接跌落到了后方的地面上。

  “周元!你来扶住父亲!”

  关胜回头看见自己父亲,以至可能成为关家祖传的武器跌落在地上时,立刻出声让在另一侧奔袭的周元过来扶住关云。

  “关小将军!西凉军已经搭弓了!那只是关云将军用的一把长刀而已,而且刀口已经崩裂,已经是块废铁不能再上战场了!”

  周元虽常年帮关将军扛刀,但他似乎并不明白那柄青龙偃月刀对关云的意义…

  关胜却知道那柄长刀是自己父亲当年参加义军时,他的三弟张将军亲自为他打造的,这柄长刀一生随他出生入死,可以说已经是关云的另一象征了!

  这么贵重之物怎么能落到敌人手中!

  “我去去就回!”

  关胜勒起了缰绳让自己的坐骑折返回去,当关胜从战马上侧身拿起了跌落在地上的青龙偃月刀时,从远处搭弓拉箭的西凉铁骑已经放出了一轮箭雨。

  看来他们根本不想让关云将军活着回去…

  关胜捡起了青龙偃月刀立刻就在马上稳住了自己的身形,这柄长刀虽重他却能拿得起来,可就在稳住身形的刹那,一根远比西凉军箭雨更快劲弩射向了他。

  这一刹那关胜勉强侧过身子才躲过了这一箭,但这一箭还是划过了他的一侧脸颊,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划痕。

  而关胜在这这一刻看清了射箭之人的相貌,还有这批西凉大军中的主将是谁!

  “白衣之人…还有那个穿黑甲的…西凉大将华项!”关胜看清了这两人之后热血上涌差点直接策马冲过去。

  可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冲上去就是送死,要活着,活着才能为父报仇,关氏之名绝对不能断在他手中!还有为了王上…

  关胜勒住了缰绳,一路躲避着西凉大军所射的箭雨返回了樊城。

  …………

  樊城现在的状况极其混乱,虽在曹孝的号令下,镇守樊城的远魏士卒立刻走上了城墙搭弓警惕来袭的西凉铁骑。

  但城内的居民多是以刚收纳的难民居多,而且远魏大军本来就打算将樊城让给华中,所以导致樊城内的粮草供给也濒临极限。

  秦镇注视着负伤的关云将军被周元,还有其他几名士卒给一路抬进了樊城…这让秦镇心中一沉立刻走上前检查起了关云将军的状况。

  关云将军被扶进樊城之后,也逐渐恢复了意识,在见到樊城守军全都是远魏士卒时,还强撑着身上的伤势想站起来,秦镇见状赶紧走到了他身前。

  这也算秦镇‘第一次见’这位华中之国的传奇大将,可关云就不是第一次见秦镇了,虽他早已听闻秦镇在樊城之中,但亲自面见秦镇还是想直接跪拜而下。

  还好秦镇早有准备直接一手托住了打算跪下的关云。

  “王上…樊城之失乃关某之罪也!”

  “关将军休得轻慢自己,如今身负重伤,还请到营后休息!”

  秦镇现在可没心情听关云罪论了,就怕他动作太大身前的箭伤会崩裂开来。

  “可西凉大军…”

  “一切都交于本王!本王自有办法能破樊城之围!关将军…难道你不信本王吗?”秦镇紧盯着关云的眼睛问。

  关云在远魏也是听闻过秦镇守下了邓载大军入侵,还有荀令君也向关云透露过秦镇用策保下天子引外域之敌暴露,不管是哪一种都足以证明秦镇,真的不再是之前那位不学无术的诸侯王了。

  难道真的是如荀令君所说的王上一直在韬光养晦?关云摸不清楚,可现在他也只能试着依靠这些…曾经躲在他羽翼下成长的后辈了。

  关云也只能领命的在周元的搀扶下返回后营休养。

  “王上率领西凉军的大将为华项,而用暗箭射中我父亲的,恐怕是之前偷袭樊城的白衣之人。”关胜在这时也回到了秦镇身边说。

  “白衣之人?”

  秦镇听见这个关键词只感觉自己内心一沉,怒火伴随着疲倦感一同涌上了秦镇心头,可秦镇还是忍住了。

  “本王知道了,还有回去…做好上阵的准备。”

  关胜听见秦镇所说的后半段话,脸上的表情变了一下,作为一位少年将领,面临第一次出阵,他要么表现得激动,要么表现得恐惧。

  但这一刻他只感觉到了压力。

  “领命。”关胜一改之前的活跃,提着已经崩裂出缺口的青龙偃月刀跟着周元回了后营。

  而在这时阿雅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

  “你这是在让他去送死!”

  阿雅早就混在逃亡的难民中潜入了樊城,玉狮子早就感知到了阿雅的存在,只是用蹭蹭的方式告诉了秦镇,而关胜因为心事重重所以没有察觉出来。

  “关胜他也出自习武世家,武艺和勇力皆不弱于人,何来送死的说法?”

  “可是他没有将星!华项此刻可是有战神和魔将双重将星加持!而且战神将星有愈战愈勇的趋势!”阿雅说。

  废话…有你这只全程给后世直播的前线记者在,华项当然会越战越勇!

  但将星之力确实是这个时代最不公平之处,可这就是一个英雄救世的时代…而想要成为英雄,最快的捷径就是…杀死上一位‘英雄’!

  “那就在这一战,他将点亮自己的将星…”

  秦镇话音刚落时玉狮子就用尾巴挠了挠秦镇后背,提醒秦镇又有一位熟人找过来了。

  这人正是乔装打扮了一番后混入樊城的孙仁,她现在戴着斗笠和蓑衣遮掩着自己的身形,在秦镇注意到她之后,直接抬手示意周围的卫兵放她进来。

  “小姐?你不该现在…到樊城来!”阿雅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正是孙仁。

  她不应该现在出现在樊城,江东从开战以来一直维持的是所谓的中立态度,再加上这支西凉大军背后,恐怕也有江东的援助,所以江东的商船停靠在樊城的下游是绝对安全的。

  但孙仁一旦踏入了樊城,就相当于被卷入了这场战争的险境之中。

  “那阿雅你呢?”孙仁微微抬起了自己穿戴的斗笠,阿雅被问起了这句话整个人顿时有些慌了。

  “…小姐!西凉军中境况复杂,我虽未见到吕布,可也将他小女儿掳掠到手,他定然会来找我!”

  阿雅还以为孙仁这么问是认为自己任务失败了,可现在阿雅都已经把吕布的小女儿给拿捏在手里了,还不愁见不到吕布吗?

  “你还绑了他女儿?”

  秦镇这才注意到阿雅身边还跟了一个小东西,而这个小东西现在已经伸出自己的爪子看着是想去抓玉狮子的毛了。

  秦镇没给她拔玉狮子毛的机会,直接用手拍掉了她的小爪子。

  “别把她当什么和吕布交涉的筹码了,你只需要把她安全送回吕布手上就行。”

  秦镇感觉不久后吕布可能就会打‘长途电话’来问秦镇…‘你知道我闺女去哪儿了吗?’

  “总之你和这只小东西什么时候见吕布我另有打算,现在关键是…孙仁先生您是怎么逃出来的?”

  秦镇依稀记得孙仁算是被软禁在了江东的商船上,周瑾根本不敢让她乱跑。

  孙仁虽在江东没什么政治势力,可怎么样也是江东王族的二小姐,而且根据秦镇的了解周瑾是上任东吴王的托孤大臣。

  这里的托孤并非指的是将孙仁扶上王位,而是老东吴王死前知道,以孙仁好强的性格定然会被卷入王位的争夺斗争,她一届女流之辈先天弱势不说,一旦失败下场可能极惨。

  所以东吴王就嘱托周瑾照顾好孙仁,如果可以的话,尽可能让孙仁远离江东政坛的争夺和迫害。

  这也是孙仁早年在中原四处游历的原因,所以现在樊城情况如此危急,周瑾定然是不可能会让孙仁乱跑的。

  “是郭隼先生帮了小女,他在听闻关将军被白衣之人袭击后,问我是否是站在中原和秦汉的江东一侧,我回答肯定是…他就让我赶紧赶赴王上身边来,王上知道为何郭隼先生会…如此紧张吗?”

  孙仁在说这些时脸上的表情还有点困惑,她似乎不太明白郭隼在这时候赶她来秦镇身边的用意,秦镇却轻松了一口气。

  看来有一个谋士能为自己分忧确实是有不少好处的!

  “本王就直言了吧,本王怀疑偷袭关将军的白衣之人来自江东。”秦镇直接向孙仁阐明了这一事实。

  自从樊城之战后,秦镇就查过和白衣之人相关的信息,根据现有的历史记载还有后世的历史学家分析,基本能够石锤那日白衣渡江偷袭樊城的为首之人,正是江东的另一位都督吕明。

  虽他现在还没任都督之位,可历史上的周瑾正是为了护孙仁而被卷入了江东的政治斗争中身死,而作为现役江东之主真正心腹的大将吕明,理所当然继任了江东最高军事统帅的职位。

  最有意思的是根据后世的历史学家考证,吕明很有可能与河西王的右相国吕威的关系不浅,毕竟都是出身于江东吕家,就算不是父子关系也极有可能是叔侄关系。

  但不管如何,在国难当头的情况下,秦镇本打算和江东摒弃前嫌,先解决西凉和司马家之乱再说…

  可江东已经紧逼到了这种程度,秦镇也不能再装什么都看不见了。

  该还的恩秦镇必然会还,该报的仇秦镇绝对会报!

  “这…”

  孙仁本想反驳江东现在是处在中立状态,是绝不可能做出这种行为,但她仔细一想自家兄长的为人,好像还真有可能做出这种背后捅刀子的行为。

  “所以郭隼让你现在来找本王,是让本王在要么忍着咽下这口气的憋屈和要么现在举全国之力向江东开战的冲动之间,多了一个新的选择。”

  “新选择?”

  “就是你是否有意愿和勇气,还有决心除掉自己的兄长,也就是现任的江东之主,随后取而代之。”秦镇问。

  “我从被逼离开江东四处游历开始,就期盼着这一天到来,可是…要怎么做才能…”

  孙仁在疑惑时,玉狮子又用自己的尾巴戳了戳秦镇的背后,告诉秦镇又有一位熟人来到了樊城。

  “你一统江东的第一步这不就来了吗?”

  秦镇侧头看向了玉狮子尾巴所指之人,正是之前死活在船上不肯下来的周瑾,而这时候郭隼帮孙仁逃离江东商船来到樊城,真实目的为的就是逼周瑾来此!

  虽周瑾也想着低调行事,带人直接把孙仁给绑回樊城,可他还是低估了玉狮子的感知能力。

  “恭迎江东大都督周瑾大人亲临联军!”秦镇对着远处试图靠近这里的周瑾突然一抱拳大声说道“此次樊城之围!联军指挥之职!本王就以联军盟主之名全权托于都督了!”

  当整个樊城守军的目光全都被吸引过来时,周瑾知道自己这时想跑就已经晚了,可他也清楚这正是郭隼的阳谋,才会来樊城赴约的,至于原因…

  周瑾摘下了头上做遮掩的斗笠暴露出了自己的真容看着秦镇说。

  “王上!还请此战过后放我家小姐一条生路,她不该被卷入此战之中。”

  周瑾作为上一任东吴王的托孤大臣,老东吴王给周瑾的临死嘱托听着非常简单。

  那就是让二女儿孙仁尽可能远离江东政坛的一切战乱和争端,可在这乱世…想要完成这份遗嘱是何其之难,更别说孙仁时时刻刻都想着重返江东,推翻她那个愚勇兄长的暴政,继任江东之主的位置…

  好在以她自身的力量是掀不起什么浪花的,可万一秦镇打算帮她的话…那一切就都不好说了。

  “此战过后联军若尚能幸存,本王定以死护你家小姐周全。”秦镇说。

  秦镇这句话能有很多解读的方式,可事到如今周瑾也只能想想在这场樊城之战中能帮上什么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