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要名垂千古 > 第八十章 何以为战
  吕布沉默着一路来到了樊城的一侧城门,这里被秦镇上下打点过,所以他没受什么阻碍就出了城。

  在出城之后很快就看见了他的副将辽率领前来迎接的部队,还有被阿雅给拐跑的小东西。

  “爹…我就想出去看看嘛!”

  小东西躲在了阿雅的身后一脸不满的盯着自己亲爹。

  “待中原乱局稳定之后,你想去哪爹都带你去。”

  吕布用手摁了一下小东西的脑袋后,并没有理会牵着她的阿雅侧头看着将吕布的坐骑给牵来的辽。

  “将军,华中王此次召你过去是为了何事?”辽安抚下手边那只极其不安分的赤兔马后问。

  “华中王想让我杀现任江东之主…孙元!”

  吕布说出这句话的刹那,辽还有旁边沉默不语的阿雅脸上都出现了震惊的表情。

  “将军!华中王这是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就算您认为他所算的战神卦象是明路,也不可再信了!”

  辽一直以来都对秦镇所算的卦抱着怀疑的态度,这次秦镇给吕布下的命令更是相当于把他逼近了绝路。

  西凉和江东的合作关系是必须的,虽未放到明面上来,但西凉王极其重视和江东之间的盟友关系,重视程度甚至远超司马家。

  所以吕布一旦杀了江东之主孙元,毫无疑问也是背叛了整个西凉国,那到时候中原之大是真的就再无容身之处了。

  “辽…”

  吕布听着自己副将的劝阻还有回想着周瑾的警告,默默的将自己的小女儿给抱到了赤兔的背上后问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

  “你可曾想过,我等今后的子孙后代会生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里?”

  “不知…将军为何要突然问此事?”

  辽还真没想过这么久远的未来,吕布以前也没想过,但在他镇守边疆时所遇见的一些事,还有遇见的一个人让他思考过这一切。

  “那辽你想听听我是如何与郭隼相国,现在该叫郭隼先生结识的吗?”

  吕布也没骑上马就这样牵着赤兔打算和辽走一段路。

  “愿闻其详。”

  辽是在前两年才追随吕布的,因仰慕其勇猛成为了他的副将。

  “那是数年前的事了,郭隼先生因喜好收集外域之物,所以经常会与边疆行商往来,恰好是位于我所镇守的关隘,就借此机会结识了郭隼先生。”吕布说。

  “然后呢?”

  辽也知道吕布与郭隼私交并不浅,要不然天子大典时郭隼也不会专门相邀他去清谈会了。

  “郭隼先生告知了我疆域之外,更远的地方还有许多不下于秦汉的强国…”

  “如今那些强国也派遣援军入驻了西凉军中,虽不知道他们编制几何,可在下也很好奇他们的来历。”辽在这时也被勾起了好奇心。

  “可惜比起郭隼先生所说的强国,最让我记忆深刻的…还是那些被强国灭国之后弱国的遭遇。”吕布却并不打算谈辽感兴趣的部份,而是决定说会让辽痛心的部份。

  “弱国…”

  “天下九洲有一洲为云洲,其上之人身体乌黑如石,善奔跑,力大无穷,在云洲之上本也有数个似南蛮山越形式的部落大国,可这些大国中将领都无将星,随后云洲上大国尽数被外域强国所灭。”吕布说。

  “一整个大国都未出一位有将星的将领?这怎么可能…”

  辽根本无法理解,将星虽难得却不至于难得到一整个国家数百年,一位拥有将星的将领都没能出世。

  是这些部落大国他们没有英雄吗?不…是这些英雄的事迹未能被传颂到后世,是后世同样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忘记了他们民族中曾诞生过英雄。

  “我也不知为何,可云洲多国被尽数诛灭之后,其上之民尽数沦为人奴,地位比家畜不如,强国将其视为商品四下贩卖。”

  “那这强国的行径也似蛮夷…我秦汉之地断不可能发生此事。”辽说。

  奴隶制早在秦汉建立之处就被废除了,一同废除的还有贱籍制,除此之外秦汉王朝的制度还有很多先进的地方,就是一个诸侯分封制拖了大后腿造成了当今乱世。

  “已经在发生了,辽。”

  吕布却一句话让辽愣在了原地,他也没再隐瞒直接说。

  “义父受外域他国的援助,有一条件就是要俘虏一众秦汉之民为奴交付于外域各国,伴随着远魏国土的沦陷,在你看不见之处,恐怕已经有不少秦汉之民被送上了货船,被卖往了他国世代为奴。”

  “这…”

  “所以本将军再问你一次,辽…你想今后自己的子孙后代生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之中?”

  吕布的这句话问得字字诛心,辽在这一刻的眼界已经被吕布给彻底拔高了一层,不再停留在中原各大诸侯国的纷争之中了,所以…

  辽突然半跪而下向着吕布行了一礼说。

  “将军!还请尽快平息中原战乱吧!”

  “可现在本将军都不知道如何…挣脱开义父的束缚。”

  吕布看着自己因为霸王将星影响,而无法自由活动的双手说。

  “若是能挣脱这身枷锁,本将军孤身一人战群雄又何妨!穷途末路?在本将军看来一人独战三国猛将再轻易不过,届时定能轻易拿下战神之名!”

  在这时天空突然下起了一场大雨,可在雨幕中吕布却听见了一个声音。

  “将军是下了决心要杀现任江东之主孙元?”

  “正有此意,可西凉与江东联盟稳固,义父的霸主将星断然不会给我动手的机会与理由,不知姑娘有何想法?”吕布转头看向了那位站在雨幕中的人影。

  “我主与现任江东之主有世仇,所以…愿为爪牙。”

  阿雅借着雨幕一点一点清洗掉了自己脸上的灰尘同时对吕布说。

  “助将军取孙元项上人头,献于我主。”

  这期间阿雅还整理了一下自己湿漉漉的发丝。

  “如真逢西凉东吴两家大摆宴席,东吴王孙元身侧守将如云,西凉众将也视其为重要盟友定会挺身护卫,姑娘凭何手段助我杀他?”吕布问。

  “容貌,姿色。”

  阿雅说着抬起了头看向了吕布,这一刻就连吕布也因为眼前之人沉鱼落雁的容姿而被震慑住了片刻。

  但呆愣了片刻吕布却笑了,他摇了摇头说…

  “美人计?华中王之前两计都精妙绝伦,颇有谋士大家风范,可偏偏这一计为何如此可笑?真当西凉军众将和东吴众将是三岁小孩不成?此行凶险,虽不知姑娘是何名,还是速速请回吧!”

  吕布知道自己一旦杀了孙元,必将会卷入一个死局之中,他不想再多拉一个人垫背了,不!不能这么说!应该说他不想在破敌时多一个要保护的麻烦!

  阿雅也被吕布这番嘲笑给弄得小脸紧绷了起来,她在樊城阵中时已经被赋予了荀令君的‘忠言’将星,随时都能和秦镇沟通的同时,秦镇也嘱托了阿雅一些后续的行动事宜。

  所以…

  “将军可唤我为貂蝉,而只需将送我去西凉军中即可,此计是否能成全在我与华中王,我定能助你挣脱西凉王的霸主将星枷锁,然后斩下孙元的顶上人头。”

  吕布直接翻身坐上了赤兔在与阿雅对视了一眼之后,辽也牵来了一匹马给阿雅坐上。

  “也罢本将军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那貂蝉…你就陪本将军一起下地狱吧!”

  现在吕布已经不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有没有资格拿下战神之名了。

  他现在心里所想的,只有尽快斩杀孙元,终结西凉与东吴之间的联军然后不择一切手段平息战乱!

  吕布骑在赤兔上看着远处被雨幕所覆盖的樊城…心里各种纷乱的想法逐渐涌现,他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迷茫了起来。

  华中王啊…你卜算出我作为吕布人生最精彩的一刻是什么时候?那一刻真的配得上战神之名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