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当猫咪吃了茶 > Chapter 8 朝闻道,夕死可矣
  这是忆师来林楔的记忆收徒的场景。

  林楔茫然地站在山顶,一个看不清面容的蓝发青年走到他身前。

  “你是谁?”林楔警觉地问。

  “我是忆师。”忆师温和地笑着。“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在找出去的路,说书人说只要看到大山,就能找到离开的路。”林楔回答道。他还在不断寻找着。

  “愿意拜我为师吗?我可以带你离开。”

  “拜师?你可以帮助我见到外面的世界吗?”林楔问道。

  “可以啊,只要你拜我为师。”

  “那好,我拜你为师。”林楔扑通一身跪了下来。

  “那你知道拜师意味着什么?”忆师的目光炯炯有神,林楔不寒而栗,感觉自己仿佛已经被看透了。

  林楔不确定地回答道:“意味着我这辈子都要跟着你?”

  “聪明!”忆师拍拍手,赞许地点点头。“所以你可以交代自己的来历了。”

  “来历?我从小就住在忆镇……”

  “那是林楔的来历,不是你的。我是问,‘你’是谁?”忆师饶有趣味地问。

  “我是林楔啊……”林楔茫然地回答。

  “你不是林楔,虽然你的记忆是林楔的,身体是林楔的,你也一直以为你是林楔,但你真的是林楔吗?”忆师不断分析着。

  “可我真的就是林楔啊。”林楔急的都快哭了。

  “……”忆师不语。“有意思,你是怎么骗过你自己的?”

  “我就是林楔啊……”林楔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忆师还想追问些什么,但突然沉默。他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思维误区,林楔的行为有问题不代表他真的有问题,因为可能是别有用心的人在利用他。

  “算了,刚才的问题当我没问。你知道拜我为师以后要干什么吗?”忆师问。

  林楔老实地摇摇头。

  “学习,不断重复地学习。”

  忆师原以为林楔会打退堂鼓,但是林楔的反应大大出乎意料。

  林楔两眼放光,说:“真的吗?!”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或许是十年,或许是万年,你都要学习。不过你只需要学习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师父?”林楔迫不及待地问。

  “道。”

  忆师临走前,留下了最后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我会等着你的。”

  林楔以为师父是对他说的,连忙点头。

  …………

  虚空中,一道蓝色的大门缓缓展开。某位全身散发幽蓝色光芒的巨人走了出来,旁边还跟着一个同样镀着幽蓝色的小巨人。

  “师父,小梦在哪儿呢?”林楔问道。

  “不知道,但应该就在这附近……”忆师眉头一皱,拉住林楔的手,闪过身子。一柄寒刀突然出现,穿过忆师原先的位置,又消失不见。

  忆师面色一沉。

  “师父,那是什么?”林楔感觉有股可怕的力量刚才划过,心有余悸。

  “一个麻烦的人。”忆师吐了口气,“这件事你帮不了,也不能帮。即使对我来说,她也很难处理。”

  『她?』

  林楔暗暗将这件事情记下。

  …………

  兜兜转转,师徒二人还是没有找到蓝猫。

  “奇怪,”忆师自语。“没道理啊。”

  想不通就不去想。

  忆师注意到林楔一直在那闲着,问:“你是不是对自己要学的东西存在疑惑?”

  林楔老早就想问了,此时一股脑倾泻出来:“道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成了道却和没成道一样……”

  “对战力没有任何影响,对吧?”忆师一眼就看出了林楔心中的小九九,背过身去。“看来你还是不够坚定自己的内心啊。”

  “不是的,师父,”林楔急忙解释道。“只是我实在是不知道道的作用。”

  忆师缓缓叹气:“也罢,今天就和你说说什么是道。”

  “道,是什么?”忆师问道。

  林楔反应了半天,才意识到这是师父对自己的提问。

  林楔没怎么接触过道,只是偶尔听师父说他和小梦都是成道者,但二者之间有什么共同点吗?

  “道,是一种追求。”忆师缓缓给出自己对道的定义。

  “谁的追求?”

  “不知道,可能是人,也可能是物。”忆师盘在原地,摇了摇头。

  “道对自己的战力几乎没有任何影响,但它可以帮助你认识这个世界。有个叫做元典的界主宰曾把这称为‘扭曲世界的方法论’。”

  “方法论?”

  “不,是‘扭曲世界的方法论’。道的本质是用内心扭曲世界。”

  林楔还是不太理解。

  “打个比方,你随便想一个概念,然后告诉我。”

  “我想的是‘学习’。”

  “很好,对你来说,学习仅仅是一个概念,你知道为什么要学习,也知道如何学习,可这不是道。”

  “那学习的道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忆师哈哈大笑,“我又不是研究‘学习’的,我怎么会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每个人的道都不一样,比如我的道是‘记忆’,小梦的道是‘梦’。‘记忆’之道的内涵太丰富,我研究了大半辈子都只悟到了一点皮毛,不过这也是道带给我们这些道者的快乐啊。”

  “难道就没有一个可以衡量‘道’的标准吗?”林楔的兴趣被提了上来。

  “呦,你还真问到点子上了。”忆师褒奖了林楔一番。“这还真有。原来的成道者都是瞎摸索,轻视道的人不计其数,毕竟道对于战力的影响微乎其微。刚刚接触道的人也敢说自己是悟道者,没人愿意浪费时间研究这方面的知识。但这一切被一个人改变了。”

  “这个人就是刚刚说的元典。元典提出了两个概念:世界和界质胶。这两个概念与道联系起来,便构成了整个道的理论体系。所以元典真的很伟大。”

  “世界是什么呢?”忆师卖了个关子,提问道。

  “忆之乡算是一个世界吗?”林楔回答道。

  “不错,你果真有悟性。类似于忆之乡,利用通常手段绝无可能离开的一个环境,称为一个世界。”

  “绝无可能离开……”林楔重复道。“也就是说,没有您的帮助,即使我找到了那座山,我也不可能离开忆之乡了?”

  “没错。道,就是那个特殊手段,有了道,你才可能打开世界的大门,离开世界。”

  “至于界质胶……这个概念对你来说还是太复杂,日后你会渐渐就明白的。”

  “最后,送你一句话。”

  “朝闻道,夕死可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