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吞噬剑尊林白叶宿心 > 第5885章 发现蹊跷!
“林兄慢走。”

葛旗山笑脸相送,直到林白走上乌篷船,与钱痕一同远去,他才慢慢收回目光,脸上笑容也渐渐凝固。

他回首看了一眼其他几位真我门弟子,瞧见他们都心有余悸的松了一口气,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

葛旗山目光后移,落在远处那片废墟乱石中,地上斑驳血迹散发着刺鼻的恶臭,地面上刻录好的传送阵已经被他们毁掉。

“好险啊,圣子!”

“幸好在林白闯过禁海玄风沙之前,我们完成传送阵,将玄冥飞鸟送走了。”

“否则此事一旦被林白知晓,以他与楚国和昭刑司的关系,我们又得沾染上麻烦了。”

这几位真我门弟子惊魂未定来到葛旗山的身边,低声述说着刚才的惊魂一刻。

“所幸,一切都顺利进行!”葛旗山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叹了一声:“都收拾一下,我们去云霄峰吧。”

真我门弟子装模作样在周围又搜寻少许时间,然后众人同时飞天而起,消失在云层之内。

等他们离开后,乌篷船从云层内渐渐浮现出身影,林白和钱痕面无表情地看着离去的真我门弟子。

“林兄,直觉告诉我,他们在此地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必然有其他的图谋!”钱痕笑盈盈对林白说道。

“刚才林兄可曾发现什么端倪了?”钱痕笑着问道。

林白微微一笑,与钱痕一同走下传送阵,来到那片山脉乱石废墟之间。

钱痕问道:“此地有什么异常吗?”

“钱兄请看。”林白大袖一挥,一股罡风席卷而过,将满地乱石卷走,露出地面。

地面上依旧是满目疮痍,灰尘堆积有三尺之厚。

钱痕仔仔细细看了许久,说道:“这满地尘埃,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林白轻笑着说道:“这是他们刻意将此地粉碎成渣的,因为他们在此地刻录了一座法阵!”

钱痕问道:“法阵?什么法阵?”

林白深吸口气,摇头到:“不知道,我只感应到此地有一座法阵,但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法阵!”

他的确感觉到此地有一座法阵,在葛旗山散开禁海玄风沙后,林白的吞天道果很明显感觉到此地有法阵存在的迹象。

这主要得利于“吞天道法!破禁”之术,此术能让林白斩碎法阵禁制。

而且也让林白对于法阵禁制的感应极其敏感,虽然当时葛旗山等人已经将法阵毁掉,但林白依旧感觉到此地有法阵存在的迹象。

钱痕说道:“那你要将这件事情禀告给楚帝吗?”

林白摊了摊手,说道:“那就要看楚帝连不联系我了,毕竟我们在南天猎苑内,是无法主动联系楚帝的。”

钱痕轻笑道:“林兄,你这话说的……我们在南天猎苑内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楚帝看在眼中,听在耳中。”

“估计此刻楚帝陛下正在听我们的对话呢。”

钱痕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四十五度,看向云霄之上,仿佛能感应到那一座庞大的法阵。

正如钱痕所说,他们在南天猎苑内的一举一动,都被楚帝清楚知晓。

钱痕话语刚落,林白耳旁便传来楚帝威严的声音:“狼侯,你有什么发现?”

林白精神一振,神情恭敬的说道:“回禀陛下,在此地的武者乃是楚国二十七宗真我门的弟子,为首之人是真我门的圣子葛旗山。”

“葛旗山宣称布置禁海玄风沙是为了猎杀异种,只因为那只异种极其擅长遁法和逃窜之术。”

“可他们布置好禁海玄风沙后,依旧被那只异种逃走了。”

“我也的确没有在周围发现有异种尸体的迹象。”

林白将得到的消息告知楚帝。

说完后,林白又说出自己的看法:“虽然真我门弟子口口声声说在此地围杀异种,但我认为此事并不像他们表面上说起来那么简单。”

“我在此地感应到了一座法阵,但我并不知道这座法阵究竟有什么功效!”

“也是因为这座法阵,才让我对他们起疑。”

楚帝闻言,便问道:“为何这座法阵会令你起疑?”

林白回答道:“这座法阵不管具备什么功效,但都是真我门弟子用来围杀异种所用,但在他们散开禁海玄风沙之前,他们便将这座法阵毁掉了。”

“我和钱兄脚下的三尺尘埃,便是他们毁掉法阵之后留下来的齑粉。”

楚帝问道:“那会不会是真我门秘传的法阵,不希望被外人窥探到法阵之内的玄妙,所以他们才会提前毁掉呢?”

林白笑道:“的确也有这种可能。但还有一个疑点,那便是我在进入禁海玄风沙后,我便在一直思考,他们会不会对我出手。”

“因为我在禁海玄风沙内,感应不到他们,但他们却能感应得到我。”

“而他们在感应到我之后,便对我出手,但却没有想过要杀我,只是想要拖延住我的时间而已。”

“若说他们不想让我发现真我门的秘传法阵,那只需要现身告知我情况,让我离去即可。”

“可他们偏偏没有现身,反而是藏在暗中对我出手,这就很古怪了。”

“虽然真我门圣子葛旗山的托词天衣无缝,但他们一系列古怪的行为,却是表明他们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听完林白的分析,楚帝传来声音的语气颇为满意,说道:“你分析得很有道理,你是当今楚国炙手可热的圣子,又是天水宗的圣子,楚国狼侯,若是认出你的

身份,他们必然不敢轻易出手。”

“既然他们出手了,那他们必然有其他不可告人的事情!”

“此事,记你一功!”

“你不必在管,接下来我会让昭刑司去查查!”

楚帝说完,便再也没有了声音。

林白拱手一礼,道谢后,看向钱痕。

钱痕问道:“陛下问完了?”

林白点了点头。

钱痕笑道:“走吧,那我们该去云霄峰了。”

林白和钱痕回到乌篷船上,他好奇问道:“钱兄,不想知道楚帝问了我什么事情吗?”

钱痕咧嘴一笑,反问道:“林兄,你知道为什么钱家能在魔界之内屹立数百万年而不倒吗?”

林白微微一愣,摇了摇头说道:“还请钱兄解惑。”

钱痕说道:“那便是因为钱家很懂事,不该问的事情不问,不该管的事情不管,不该看的事情不看……安分守己,不惹是非。”林白恍然大悟,说道:“这的确与钱家的生意家族秉性很符合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