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穿越小说 > 嫡嫁王女 > 13.三兄妹
  楚天馥小心翼翼的从瓦片中走着,整理着裙衫,坐在他身边,鹿儿一般灵动的眼睛看着楚天湫,只觉得自家大哥哥肯定有很多事情让他很累,而她之前居然还以那种想法去猜测皇兄,想到这里,楚天馥觉得愧疚极了,哥哥待她是很好的。

  皇兄是长子,从小哥哥就对她和椿很是照顾,会很温柔的哄着她和椿,会在入睡前给她们讲故事,这些都是父皇从未对他们做过的,而皇兄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仔细想想皇兄也就比他和椿年长三岁,皇兄一直是很温柔呢。

  “馥儿相信哥哥。”她将头靠在楚天湫的肩膀上,轻声说道,声音如溪水一般。

  楚天湫看着自己肩膀上的人,轻声笑着,平日里总是时刻紧绷着自己的嫡长皇子,骨子里都透着骄傲和尊贵的嫡长皇子,此刻卸下了所有,轻轻的笑道,绯红色的薄唇扬起弧度,让人片刻就陷入他这温柔之中。

   “馥儿知晓楚家的规矩吗?”他轻声的问道。

  “知道呀,楚家的人要坐上那位置,必须得是天字辈的嫡长子,这天下人都知道。”楚天馥回答他,但思索着任然有些疑惑,于是又继续讲道“不过,皇兄为何说这个?”

  “我已十五,父皇却还未立太子。”楚天湫说道,声音依旧轻飘飘的,让人听不出他的语气是何意,似乎就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般。

  楚天馥心想着,也是觉得奇怪的,按道理,大概八九岁的时候父皇就应该立皇兄为太子,然后搬进东宫,可如今六年多了,一字也未提,那东宫里头还是空着的。

  “我怕的不是我去不了东宫,我怕的是父皇心早变了。”楚天湫继续说道,六年以来进不了那东宫他也是接受了的,昭华宫也挺好的。近些年随着父皇迟迟不立他,导致朝廷局势变动,其他的皇弟都有着自己的势力了,这些他也能应付的来,可问题在于他现在要确认的事情极大可能会对这局势造成很大的影响,甚至波及到他所看重的亲人。

  “反正父皇不就一堆小老婆嘛,天天在变心着。”她毫不在意的说着,也丝毫不顾及自己讲的有多猖狂,词汇也用上之前在说书先生那学到的。

  楚天湫听着楞了一下,随即又轻笑着,也没责怪她讲的话不好听,心想到小妹这样想也好,希望她这一辈子都这样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

  突然楚天馥像是想到什么一般,一下惊的挺直了小身板,她一副吃惊的模样,小鹿般的眼睛瞪得可大,她惊呼道“可如果父皇在皇兄十六生辰前还未立太子的话,那皇兄岂不是要搬出宫了!”

  “是阿,皇兄舍不得小馥儿阿。”他依旧是笑着说道,他摸着楚天馥的头,脸上尽是宠溺的神情。

  皇子年满十六的时候要么是已经是被立为太子搬入东宫,要么就是接受封号,搬出宫中,住进自己的王府。

  “馥儿不想皇兄搬走,也不想以后椿也搬走。”楚天馥有些垂头丧气,以前,她很盼望着快点长大,那样母妃和嬷嬷她们就不会总管着她了,也想快点知道自己以后会喜欢上怎样的人,但现在她觉得长大有点苦恼了,她喜欢和哥哥们呆在一块,虽然和椿会经常拌嘴,但她很喜欢他们。

  “馥儿最喜欢皇兄和椿了,要是皇兄和椿都走了,馥儿会被他们欺负的,我讨厌二皇兄就知道凶巴巴的没有一点脑子,最讨厌三皇兄,整天色眯眯的盯着别人,他是没见过好看的人吗,也不怪他,三皇兄自己也就那样,四皇兄的话,还好吧,有些胆小,跟他玩没意思,他可怕三皇兄和二皇兄了!最讨厌的是堂兄!我都不想靠近他半步!”她那张小嘴噼里啪啦的说着,说话的时候神情也随着变化着,古灵精怪的很,说的这一堆话中丝毫不给她那二皇兄三皇兄留情面,她这样的表达也看得出来她是多不喜这些人。

  “谁说我要走了,我要是走了你可真的是要被人欺负惨了呢。”屋檐上又多了一位穿着红衣的小少年,那人手上提着一壶小酒,悠哉的坐到了楚天馥身边,瞧了下这屋檐的景色大呼道“果然没白带酒来,在屋檐上看着,这宫里的景色又是不一样了。”

  “你还小,喝什么酒。”楚天湫看了他一眼说道。

  “皇兄,这是桃花酿我能喝的。再说今日你们不是在那触景伤情嘛。”楚天椿笑嘻嘻的说道,这会儿他可不像平日那混世小魔王一般,在楚天湫面前显得十分乖巧,就仅仅是会很听话又漂亮的弟弟。

  随后他又用手肘推了推坐在自己身边的小妹,秀气的又稚嫩的小脸上神采飞扬的“怎么,是想到以后哥哥会搬走舍不得哥哥吗?”

  “谁说舍不得你,我舍不得的是皇兄!”看着楚天椿一副得意的模样,楚天馥立刻又和他拌上了嘴。

  “刚刚听见谁说最喜欢皇兄和我来着?”楚天椿笑的很是开朗,他与楚天馥长的相像,本是长的秀气又精巧的他,一身红衣,笑起来后更显得风华绝代,要是再过几年长开了后,定当是漂亮的不像话。

  “皇兄,我记得椿在母妃的宫里头是不是说过以后我住哪儿他就住到哪的这些话呀?”楚天馥扭头看向楚天湫,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像是真忘记了什么事情一般。

   “嗯,说过。”楚天湫回应她,他自然知道自家小妹说的是哪件事情。

  楚天椿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似乎这小丫头想到了他做过的事情,他脑子飞速运转着,翻阅着记忆仔细想着自己以前有没有说过,或做过什么丢人的事情。

  猛然间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脸惊恐,只听见这会儿楚天馥的声音响起,甜甜的问道自家皇兄。

  “皇兄可以告诉馥儿,馥儿都不记得了。”

  楚天椿脑子里霎时间一片空白,耳边隐约传来皇兄的声音。

  “当时椿还小,跟母后说以后要是馥儿嫁人了阿他就搬到馥儿嫁人的地方去,要是馥儿的夫君欺负馥儿的话...”

  “皇兄啊啊啊啊!!!!”楚天椿嚷嚷着打断了楚天湫,太丢脸了!太丢脸了!脑子里那片记忆随之而来,还是八九岁时候的他和皇兄还有馥儿在母妃的宫中,那时候听说有个官家的小姐嫁到某府中还尚未有半月就被冷落了,其丈夫时常往青楼里跑,还替青楼的姑娘赎身娶到府中当姨太太,实在是太可怜了那位小姐。

  当时馥儿听了以后眼泪啪啦的掉,哭着说她不想嫁人,哭的可伤心了,那时候他脑子一热,很是认真的神情跟馥儿说“馥儿乖,如果馥儿真的要嫁人了,无论你嫁到哪里,哥哥就把宅子修到哪里,在你夫君宅子旁边或者对面,总之一定要比你夫君的宅子要大那么几倍。到时哥哥就辞了官位,馥儿可以随时来找我,住下来也行,哥哥会让府中的下人们随时准备着你喜欢的东西,倘若你的夫君敢娶姨太太或者欺负你,那我现在可以提前考虑一下怎么让他名正言顺的去死。”

  结果这件事情以皇兄猛敲了他一下脑袋,母妃说小孩子不能戾气太重然后让他去庙里面抄了一个月的佛经才回来...

  “哥哥现在都没有小时候那么可爱了!”

  “住口!不玩再提了啊!!!!”

  三兄妹在屋檐上很是吵闹,红衣少年脸通红的吵吵嚷嚷,青衣的少女笑声如铃铛一般的悦耳,高兴的东倒西歪,白衣少年脸上都是温柔又宠溺的神情。偶尔路过看到这幅景象的宫人们都会呆愣的看着这一幕,三人如画一般的让人赏心悦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