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穿越小说 > 嫡嫁王女 > 14.醉酒
  “快去打些水来!婉妤你还楞在那里做什么!”为首的大嬷嬷搀扶着那青衣少女,此刻那小女孩漂亮的脸蛋上一片晕红,嘴里还冒着胡话,生的好看的手腕在空中乱挥舞着,平日里本就闹腾,这会一醉更是闹腾了。

  永乐宫现在已经乱成一团,由于楚天馥因嘴馋偷喝了楚天椿的桃花酿,桃花酿后劲很足,在昭华宫的时候一点事情都没有,一到永安宫,门都还没进,便扑通一声的倒下来,实在是吓坏了众人。

  “哎哟,我的小公主,怎么能偷喝酒呢!”清姨扶着楚天馥进了屋子,无奈的说道。

  楚天馥躺在床榻上,此时清姨已经为她脱了之前那套衣裳,换上了新的里衣。许是醉酒身子是发热的,楚天馥很不安分的踢着盖在身上的被子。

  清姨将毛巾拧干后又为她擦了一下脸,将被子重新给她盖好后,端着装着水的盆推门而出。

  “清姨,我是真的不知道公主喝了酒,而且...而且当时公主和两位殿下在屋檐上...”婉妤见清姨出来后,慌张的上前解释着,清姨是永乐宫里管事的嬷嬷,今天出了这等子事,这回估计要被打板子了吧。

  “无事,你去休息吧,这件事情不能全怪你。”清姨看了她一眼说道。她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估计是五皇子那个小魔王又不知道从哪儿弄的酒,小公主又好奇心重,估计偷喝的,不过大皇子当时也在那居然也没管?真的是,这些皇子公主们还真是淘气。

  清姨都这般发话了,那自然是没什么了的,于是婉妤便也回去休息了,心想着明天早点起来给公主做些可以醒酒的汤好了。

  待宫人们都已经全部退下的时候,烛光微动着,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风吹进屋里头,吹动着床前的帷幔。

  此刻屋里头多了一个人,那人一身黑衣,乌黑的秀发用紫色的束带束起,给人一种随意慵懒之意。面具在烛光下泛着暖意的光,面具下那双桃花眼仿佛施媚术一看,仅仅看一眼就仿佛能吸走人魂魄,尽管带着面具,但也能感觉面具下那面容是多么的绝世沉沦。

  床前的帷幔是被拉起来的,楚天馥因醉酒身子发热,清姨怕把帷幔放下后楚天馥感到闷热半夜会踢被子,故清姨走之前将她床边的帷幔给拉起来透风。

  入夜的风从窗户吹进屋里头,兴许是感到有风吹来,楚天馥迷糊的睁开眼睛,她睁开眼的时候感觉屋子的头顶上的木板都在旋转着,可她隐约感觉屋子里头还想多了个人,是皇兄吗?还是椿来了?她努力的从床前坐起来,身子还是摇摇晃晃的。

  “皇兄?”楚天馥努力的瞪大着眼睛,因醉酒的缘故,眼皮似乎有千斤重一般。

  “我可不是你皇兄。”那人开口,声音低沉富有磁性,他半靠在桌前,双手环绕在胸前。面具下那似笑非笑的桃花眼盯着床前的小人儿,只穿着单衣的少女迷糊的坐在床上,那张虽稚嫩但也是美人的脸蛋此刻爬上了一片红晕,小鹿一般的眼睛此刻正努力的睁开着,扑朔迷离。

  好像是...喝醉了呢。

  楚天馥没听见他说的话,此刻她眼中那人身影一直在晃悠着,不过那人单是靠在那桌前,就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气场,很是从容。这种感觉,就是皇兄呢,她心想着,面容一下愉悦了起来。

  下一秒,宁鹰看见坐在床上的那人突然间就跑了下来,她穿着一件一单衣,赤着脚摇摇晃晃的跑过来,乌黑的秀发随着她动作飘动着,她跑来的时候红扑扑的小脸蛋上带着灿烂万分的笑容,小虎牙都露了出来。

  “皇兄,馥儿要抱抱。”她跑过来小手都是张开的,然后猛扑到宁鹰怀里,揽住他的腰,一脸满足的用脸蹭着他的胸膛。

  宁鹰一下愣住,低头只看着只到自己胸口的那人儿,这样突然举动实在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而且,竟然还一股酒味。

  “你再仔细看,我是楚天湫?”宁鹰将她扯开,让她与自己保持距离。

  楚天馥被拉来的时候,身子摇摇晃晃的,一副委屈要哭样子的,又仔细瞪大眼睛,突然对面的人带着面具。

  “皇兄为何带着面具?”楚天馥疑惑的说道,小手搭上宁鹰的面具似乎想将面具取下来。

  宁鹰一阵不耐烦,打掉她抚上面具的小手,冷哼一声,将面具取下来。

  “都说了我不是楚天湫。”取下面具后,那张脸全然暴露在楚天馥面前,他生的很是好看,眉如墨画,一双极为勾人桃花眼,眼下的泪痣更是为他增添了邪魅,宛如这暗夜中隐隐飞来的黑色蝴蝶,美的让人情不自禁的失了神,高而挺拔的鼻子,绯红色的唇,犹如那魅惑人心的妖一般。

  “漂亮哥哥...”楚天馥一下看呆了,情不自禁的脱口,随后又一副苦恼的模样“我记得有个人也跟哥哥你一样漂亮。”

  “哦?是谁呢?”宁鹰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一个很坏的家伙!”楚天馥突然很是愤慨的说着“他居然抢了我的红绳!还偷看我写的东西!还念出来!但是...他长的很漂亮...跟哥哥你一样...”她说道这里,不知是因为喝醉酒了小脸通红的原因,还是因为两人之间距离太近了,宁鹰看向她的时候,她这个模样还挺好看的,竟生出了这种想法。

  “真是个嘈杂的小鸟。”宁鹰看着她说道,嘴角虽扬起弧度,但那双桃花眼中看向她的眼神却是有些冷意。本来进宫来找点东西,偶然间看她和她两个哥哥坐在屋檐上嬉笑打闹着,最后要走的时候刚好路过就想进来瞧一眼,没想到居然是醉的,还醉的莫名其妙。而且,他皱着眉头,是他变奇怪了还是这个人奇怪...

  “漂亮哥哥你怎么了呀?”感受到那人突然冷下的情绪,楚天馥摇着小脑袋又笑着问道,她每次笑的时候小虎牙都露出来,显得好生可爱。

  “你知不知道你笑起来很难看。”宁鹰冷冷的说道,桃花眼带着居高临下神情,明显跟刚才判若两人。

  楚天馥一下呆住,那人散发的冷意让她打了个寒颤,身子也有些站不住摇晃着。明明之前那张漂亮的脸还带着笑意,现在却一副冷漠,拒人之外的神情。

  “你要是再笑一下,我就把你的脸划烂。”他恶狠狠的说道,勾人的桃花眼中是到达眼底的寒冷,他说得如此轻松,仿佛,若真的楚天馥现在再笑一下,他就真的会划破她的脸。

  他是认真的。

  楚天馥狠狠的打了个冷颤,慢慢的退到自己的床边,那双眼睛...真像是受惊的小鹿一样。

  宁鹰明显也是失了兴致,甩袖而走,一瞬间便消失在屋子之中,窗户也被关了起来,隐约中,楚天馥听到了一丝铃铛的声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