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穿越小说 > 嫡嫁王女 > 24.再次相见
  梨园后院中,犹怜将身上的行头给摘了下来,将戏服挂在架子上,坐在铜镜前用手巾擦着脸上的妆容。他是梨园的台柱子,不仅可一个人独居,且所居住的地方是梨园里最大的屋子。

  他将妆容擦掉后,铜镜之中的倒影他的面相,阴柔至美的一张脸,玉官秀美又精致,眉眼之间柔若如水,脖子修长又纤细,如闻忧玉所说,比那彩筠仙子都要好看几分。

  犹怜倒是很冷漠的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微启朱唇“公子不请自来,有何要事?”

  他话落下,宁鹰便也不知从何处现身,他背依靠在屋中梁住上,双手环胸,嘴角扬起微微的笑意,他开口说道,声音低沉又带着磁性“我想向犹怜公子打听一人。”

  那张妖冶的脸一旦笑起来简直是犯规,本就已足够勾人魂魄,笑意在他精致好看的脸上游荡着,引的那双桃花眼更为泛滥着魅惑气息,眼下的那颗泪痣隐约着闪着,又给他增添神秘色彩。这人绝对是犹怜见过最好看,也最危险的人,那人单单站在那里,就散发着属于他的气场。

  “犹怜只是唱戏的角儿,恐怕识不得公子想要打听之人。”犹怜轻笑着说道,他虽为戏子,可举手之间,却又脱离这风尘,再加上他长的又柔美,实属让人动心,也难怪那些公子哥们为了他重掷千金,甚至,还让人对他日思夜想,夜不能寐。

  “玉衡,现暗教头首,还劳烦犹怜公子通告一声,在下在邀明楼等候。”宁鹰轻悠悠的说道那双桃花眼如狼一般的盯着猎物,看着犹怜的反应。

  “犹怜定会将话带到。”犹怜对上那双桃花眼笑着回应。

  已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宁鹰也不想再多说一句,随后突然间便不见了踪影,像是这屋子从未有来访者一般。

  在他走后,犹怜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心生不悦,竟被这人发现了,他向来是这方面的行家,居然被一个十六的少年给发现,好吧,虽然他也跟这人同龄,看来,这南小亲王的请帖,他定是要去了。

  百花巷,全定京城人流最多的地方,也是各种阶层的人来往的地方,有句话说,你若是喜美食,就一定要来邀明楼,那儿的佳肴会让人留恋难忘。若是爱戏,就一定要听梨园唱的戏,那里有全定京最一流的戏曲儿。若是寻红尘,便去琼花楼,那儿有风俗中最漂亮的姑娘。

  因人员来往多的缘故,百花巷的街道也是十分宽敞的,马车,骑马的人以及人们在这街道来往都不会觉得拥挤。

  不知是因为很少见到双生子的缘故,还是因两人容貌太出众,马上的红衣小少年和白衣小少女格外的引人注意。

  红衣少年牵着马绳,因在人流多的地方,他便将骑马的速度放慢,那匹枣红色的马也便不紧不慢的一步步走着,悠闲的很。而坐在他前面的白衣少女则是双手抱着一本课本,嘴里还嘟囔着读着课本上的内容,红衣少年一手牵着马绳,一手还扶着坐在前面的双生妹妹,似乎还怕她太过于认真读着课本摔下马。事实上马儿那么平稳的走着,哪会轻易掉下马,红衣少年这般悉心照顾着,实属对双生的妹妹很是上心。

  “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楚天椿听着自家小妹照着课本读都能读错立刻纠正道,他很是担心,按照这馥儿这进度,明天能在叶先生面前背出书来吗?

  楚天馥一听,连忙又仔细的看着书,发现哥哥说的是正确的,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又继续咿呀咿呀的背着。

  楚天椿叹了口气,无奈的揉着她的头。后者倒是一脸享受的,方才她低着头未看清她的脸,现在她因被揉头将头抬起,眯着眼睛一脸享受,在学堂因哭的缘故,到现在她那双漂亮的眼睛还红肿着。

  她睁开眼睛,正准备又继续看书的时候,发现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不过,那人的气质与那日又十分不一样。依旧一身紫衣,因异国风俗的缘故,他与西齐男子扮相不同,他那乌黑的发丝用着紫色的发带绑着,发间有几缕发丝被编好用那精致的小银物固定着,本该是女子配带的耳饰,他的耳垂上也用着红色的织物垂着,红色的小物上似乎还用金线绣着图纹,如此的,在这人群里,她能一眼发现那个人,像是勾人心魄的妖在这世俗之中,许是她的眼神太过于热烈,又许是不经意的察觉,那人抬眸,桃花眼里跟初见时一般,隔着人群她都能感受到那眼中一滩春水。

  可今日那人神情与初见时差异如此的大,陌生的很,可隐约着,却似乎有种熟悉感,好似在哪里,也见过这般神情。

  他身边似乎还有同伴,那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她,发现她之后,他旁边的那位伙伴竟开心的向她招了招手。楚天馥疑惑的看过去,闻忧玉那张娃娃脸的确是很让人印象深刻。而楚天馥却是心中一惊,闻忧玉,月阁掌事的人,他跟阿言的表哥认识...似乎很熟...她又猛然的想起闻忧玉那张娃娃脸当时似笑非笑的模样问着关于她皇兄私军的问题...宁瑾瑜和闻忧玉...这突然而来的状况,让她心中甚是恐慌。

  宁鹰桃花眼往后撇了一下那招手的主,有些不悦的说道“打招呼做什么。”

  “让她看见我跟三哥你一起的话,感觉会很有意思。”闻忧玉笑嘻嘻的跟在宁鹰后面说道。

  宁鹰也未说什么,妖冶的面容上倒也没了什么情情绪,闻忧玉说的也正合他意,楚天馥知不知道他跟闻忧玉的关系这没什么影响,或许她知道了以后,也许会更有意思。

  而一旁,楚天椿已下了马,见楚天馥一副呆愣的神情,便顺着她的目光过去,也未发现什么人。

  “愣着做什么?还不下来?”楚天椿开口说道。

  “没...没什么。”楚天馥缓了过来,将手中的课本收起来,然后在自家哥哥搀扶下下了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