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穿越小说 > 嫡嫁王女 > 49.合作
  南三所,皇子行宫处。

  承明殿,四皇子楚亦安所居住的寝宫。相对比南三所其他宫殿来说,承明殿只能算的上是中规中矩。不仅规模比其他的皇子要小的多,居住的地方也算是比较偏远,且承明殿中宫人比起其他的行宫也少的很。

  自小以来,四皇子不受重视,其母亲又是战败国求和送来的公主,说的好听是和亲的公主,难听一点便是战利品,连人都算不上。

  和亲以来,楚天延从未重视过这位公主,包括她的孩子,楚亦安。只是在公主死后追封她为四妃之一的虞妃便也为止,早年的楚亦安身染重病楚天延也不管不问,沅芷心善,看不得一个小孩儿如此落魄,便也偶尔去照料楚亦安的生活起居。但她又不能照顾一世,皇宫是什么地方,那是吃人的地方,宫人们哪会屈尊与一个母妃是战败国送来的公主,又不受重视染了病的小皇子?更何况四皇子母妃早已死了。

  此时已是亥时了,早就已过了晚膳的时间点。楚亦安撑着脑袋面无表情的用筷子摆弄着桌上已经凉了许久的膳食。

  “你来做什么。”楚亦安头也不抬,继续用筷子摆弄着那些膳食,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说道。

  他话音落下,便出现一道身影,此人穿着一身夜行衣,脸上用黑色的纱布阻挡着。

  “云副使,你最近行事可张扬的很,吴某只是怕云副使的合作变了味。”黑衣男子说道,话语间对他有些不满之意。

  楚亦安放下筷子,抬头望向他,随即另一只手摩挲着自己的脸边,将脸上为‘楚亦安’的脸给扯了下来,也随着他这个动作,清澈的眸子由此转为深不见底的黑眸。

  黑衣男子瞧着他的这般动作,也为阻拦他,在他们暗教看来,交谈时露出真容这是一件没必要并且也多余危险的事情。云凛然在暗教是著名的疯子,从不自己制作脸皮,因为制作过程繁冗且出错率高,云凛然有这方面的天赋,但他觉得麻烦,于是他想要谁的脸,那就亲自杀了再扒掉。但对于这个四皇子楚亦安,他却亲自制了一张脸皮,并且还亲自将他遗体给护起来,还在各国游览寻那为将尸首保存完好的名为秘银的药水。

  那是云凛然为数不多,也仅此而已的温柔。

  “我的行事又干你何事?吴崎你可别忘了是谁让你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的。”卸下‘楚亦安’这张脸皮后的云凛然变的极其的凶狠,清澈透亮的眸子一下转变似带着无尽深渊一般的黑眸,在那片深渊中溢出的是他那极为不稳定的情绪。

  那位叫做吴崎的男子见此,有些紧张的朝后退了几步,虽然云凛然才十五,可暗教谁不知这此人,就是个疯子,不知道前教主为何将这等人给捡了回来。

  人最大的弱点就是怕死,而云凛然却不畏惧,说难听点就是一个疯到精神失常,只靠根薄薄的线维持住理智的疯子。

  “云副使别着急,吴某并未有怪罪副使的意思....”吴崎边说着,边警惕的盯着桌前少年的一举一动,与饿狼为伍,必须得盯紧它的动作,不然随时会被反扑咬断喉咙。

  “吴某今日前来,只是因为云副使近日的行事已经暴露了,暗教中,教主已亲自派人要请云副使回去。”吴崎说着,眼神有意的看向云凛然。

  他长相很是乖巧,俊美白皙的脸庞很容易博得人的好感,让人误以为是那种乖张又听话的小孩儿一般,可那双眸子中却隐藏着些许的疯狂,连带着他额头上那道红色的伤疤都变得如此狰狞。

  “玉衡...他向来不管我的,怎么..是那南疆的那毒蛇惹的吗...”云凛然说道,乖张的面容上透着不稳定的情绪,修长的手搭在桌上,狠狠的抓着檀木制的桌边,不知他用了多少力,桌子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吴崎看到他所抓的地方手指陷了进去。

  “扰了我夺回哥哥的计划,现在作为楚亦安也要将我揭穿是吗...”云凛然继续说道,几乎是红了眼,天使一般乖张的面容染上可怖的神情,额前的狰狞的伤疤也因此张牙舞爪着,宛若恶魔附上了身。

  吴崎见此,暗道不好,云凛然的神智极其的不稳定,正常时还好,若一崩了线,那便是徘徊在绝望边缘的饿狼,不分敌友,见人便咬了。他只是来告诉云凛然玉衡找他这件事情而已,并不想在此因这个疯子失了理智而受到伤害。

  “云副使,你先冷静,吴某有个想法,不知云副使能不能帮吴某参谋。”吴崎卖着笑脸说道。

  云凛然望向他,眼神中尽是疯狂兴奋的神情“说。”

  那是他发疯前的前兆。

  “前教主心善收了我们这些孤苦伶仃的人,并且教会我们这般技艺,若是前教主说不许参与政界,吴某便也心领,但如今的教主与我们毫无瓜葛,甚至还不闻教中之事。吴某时常想暗教拥有制皮这等优势,按道理如若我们参与政界的话那定会占有一番席位....可现教主也不许啊.....”吴崎说道,话语间语意不明,话中有话。

  “说重点。”云凛然一副冷漠的神情,眸子中寒冷至极。显然一副被人打搅的模样,他恼怒的很。

  “玉衡教主只喜戏曲儿,不如我们便帮他一把,让教主退下只唱曲儿如何?”吴崎隐藏着自己兴奋的神情,时不时还瞧着云凛然的脸色。虽说云凛然是个疯子,但确实如他所说,这些年跟他一起合作的暗教的人,如今哪个不是顺了他的势达到的荣华富贵,他们若是想更进一步繁华,那便只能破了暗教的规矩,只有扳倒玉衡,规矩才能破,而唯一有这种能力胆子又大的人那便只有云凛然了。

  云凛然不语,深不见底的黑眸盯着吴崎,如饿狼一般的目光。

  吴崎一阵发毛,连忙想着云凛然关心的东西“如若扳倒了教主,那云副使所说的那位拦着你计划的人那便找不了教主帮忙了,之后,他们单枪匹马的,云副使你不仅能救回兄长还可继续以四皇子的身份待在此处。”

  果然,吴崎说到了点上,紧紧的代入云凛然在乎的兄长与楚亦安这个身份,那凶狠模样的男孩情绪稳定了下来,面容渐渐乖张了下来。

  “好。”云凛然很是乖巧的说道,语气轻的像个小孩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