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穿越小说 > 嫡嫁王女 > 61.司知许
  “殿下不信也罢,不过我自会找到证据让您信服。”宁鹰倒也不怎么在意,便也只是悠悠的说道。

  现在该说该提的都已经讲清了,现在只看楚天湫接,还是不接。

  楚天湫沉默着,忽又想起那日自家小妹跟他说的那句话,”’当年老夫人受伤之时我闻有乔木的味道,而今日母亲的酒杯中也有乔木的味道,老夫人疼我说不是我的错,可我却在意的很....’

  馥儿自司老夫人那件事以来便摒弃了关于任何医术相关的东西,也渐渐有意的与其他的世家小姐不怎么来往,父皇虽说与她无关,但知晓这件事情的人们都将此时怪在馥儿身上...

  “那不是私军,只是先前跟着已故的将军的将士而已,都已是老弱病残之人,他们因战败丢失城池无处可去,我便在城外十里处寻了个地方,将他们安顿在此而已。”那张冷峻的面容开口说道。

  “几千的将士,这动静不小,为何当时无任何一丝风声?”宁鹰说道,妖冶的面容上眉头皱起,仔细思索楚天湫所说的话,心中便一阵猜疑。

  “父皇所知,并替我锁住了消息。”楚天湫道。

  宁鹰听此,心中更是狐疑,老皇帝所知?虽说严重惨败的将士是不会受到赏赐,但多多少念在其在边疆劳苦的份上,又已为残疾病弱之身,既是一国皇帝,若想补偿这些将士的话吩咐下去便是了,何苦经楚天湫之手多次一举?便问道“那这件事,可否有其他人所知?”

  “这本是我一人意愿,后被父皇所知,仅此。”楚天湫答道,丹凤眼中并无什么异常的情绪。

  不过,他又思索后说道“难道说,有何不妥?”

  “自然。”宁鹰笑道“不过您目前还是保持原样,毕竟这还是能派上用场的。”他说道,桃花眼之中尽是一片算计的目光,似笑非笑,如同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一般,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你与我说的交易便是这个?让我帮你?”楚天湫不悦,对面那穿着紫衣的少年在他看来明显就是一副阴谋得逞的险恶模样,让人看着实属不快。

  “殿下怎么还不明白在下的用心良苦呢?”宁鹰撑着脑袋,饶是有些苦闷的模样说道。

  楚天湫对上那桃花眼,又是一副冷淡的面容。

  “方才与您提起的几件事情,我都会替您查清,给您个答案。”那张妖冶的脸上又重新布上了笑容说道,魅惑万分。

  “条件是什么。”楚天湫不得不承认他有些许动心,凭他自己是不可能查出这些事情的,此人一看便不简单,连尘封已久不为人知的消息都能被这个外族人打探到,那他定有手段。

  “殿下只需配合我一下,并且帮我留意一番西齐朝廷之中有谁与南疆之人有来往,或者是沧溟的人。”宁鹰说道,笑容尽是灿烂,桃花眼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好。”楚天湫道。冷峻的面容缓和了几分。

  两人之前见面的时候还小眼瞪大眼的,现如今,却和睦一片的模样。

  另一头从藏月阁跑出去的楚天馥便在周围瞎逛着,百花巷不愧是定京城里最繁荣的街巷,不管是何时都热闹非凡。各种小贩摆着摊,还有些从他国来的商贩在贩卖着奇异的小物,大街之中还有着耍杂技之人。

  “荷叶鸡嘞,好吃的荷叶鸡嘞,新鲜出炉,客官要不要来一个?”

  楚天馥正心欢喜的看着来自异国打扮的小贩正耍着杂技,正欲也跟随大众投个铜钱之时便听到旁处卖荷叶鸡的摊位在那儿吆喝着,小嘴便馋了起来也就收起了那只欲掏钱包的小手。

  “老板,一个荷叶鸡!”楚天馥小跑到小摊前,看着那热乎乎刚出炉的荷叶鸡,馋的简直要流口水了。

  “好嘞!来,给你。”小贩将包好的荷叶鸡打开递给楚天馥。

  冒着热气的荷叶鸡让楚天馥忍不住当场便直接咬了一口,随后小嘴便沾着油,两眼放光的盯着卖荷叶鸡的老板“老板,你这个荷叶鸡也太好吃了吧!”

  “那肯定的呀,小姑娘,这可是我们老家祖传秘方作的,比其他的荷叶鸡要地道的多呢!”自家卖的荷叶鸡被人如此赞扬,老板此刻说的时候面容上都有些许骄傲的模样。

  楚天馥越吃着便越觉得这个荷叶鸡真的是太好吃了,便想着也想皇兄和哥哥尝一尝,“老板,再给我打包一个吧。”说完她便又想到了宁瑾瑜那总是似笑非笑的脸庞,便又说道“那个老板,两个吧。多少钱。”

  “一个荷叶鸡两钱,三个六钱。”老板将两只荷叶鸡包好之后说道。

  楚天馥将吃了几口的荷叶鸡放下,正向腰间掏着荷包的时候,猛然间察觉到,她什么时候亲自带过钱包啊?....不都是婉妤一直拿着钱替她付钱来着....

  “老板,能赊账吗...我忘记带钱包了...”楚天馥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漂亮的小脸上表情几乎都要拧在了一起。

  “姑娘,我看你衣裳的用料也是大户人家的样子,我这小本生意很是不容易啊....”老板也是一副为难的模样,毕竟客人没钱付账对他来说那可不是件好事。

  正当楚天馥准备将自己身上稍许值钱的首饰拿下抵账的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挡在了那前面,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拿出一两银子放在老板的摊上,道“我替她付吧,不用找了。”

  楚天馥见此,便侧过身子想看清那位替她付钱的好心人,瞧见那人的脸庞后,便也一阵惊喜“司二公子,您怎会再这?”

  那位司二公子穿着一身白色的锦衣,外穿着白色的长褂,他生的很是温润,便像那句话所说翩翩公子温润如玉,只是那张柔和的俊脸上脸色并不是很好,常人面色红润,他倒是有些许苍白,一看便能瞧出常年受病着,在他的身上还能依稀闻到淡淡的药香味。

  “方从宫里出来,正欲回府时想到常用的笔墨已经用尽,便想去宝斋阁买一些,没想到便遇着您了。”司知许说道,脸上带着笑意,更显得少年温润亲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