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穿越小说 > 嫡嫁王女 > 76.悄然升起的情意
  “你若再在此磨蹭,那丫鬟小命可不保。”宁鹰好心的提醒她道,瞧着她那扭捏磨蹭的神情,竟好玩的很。

  楚天馥听此,有些动容,万一那叫牡华的女子死了怎么办。

  “来,小馥儿,叫二哥哥。”宁鹰伸出手,桃花眼似笑非笑着,妖冶的面容表情玩味的很,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眉眼不自禁的轻挑的一下,显得又妖冶又痞气,让人便不自觉的陷入他的一举一动中。

  “二哥哥...”楚天馥小手搭上他那双修长又白皙的手上,垂着眸很是小声的说道。

  “你说什么?二哥哥没听清。”宁鹰假装着没听清的样子,故而又戏谑的笑着说道。

  “二哥哥,宁二哥哥。你就饶了我吧。”楚天馥本是有些懊恼的抬眸看他,但一抬眸对上他眼神的那一刻,扑通扑通,小鹿在到处乱撞。

  懵懂时期的情意暗悄悄的,不知不觉的便悄然爬上了脸颊。

  “真乖。”宁鹰笑着说道,与此同时也将她一并拉上了马,让这个小姑娘坐在他前面。

  楚天馥一时还未反应过来,便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拉上马,而且还是她坐在宁瑾瑜前面,宁瑾瑜拉着马绳...那姿势好像是将她拥入怀中...而且竟靠的如此近,宁瑾瑜似乎是不喜欢用香料,像一般的世家子弟,身上总会有名贵香料的味道,比如皇兄与哥哥来说,他们身上便有些龙涎香。而宁瑾瑜,倒是冷冽的很。

  她思索了后,便看了一眼婉妤与云程道“婉妤,你与云程去附近的药馆中疗伤,半个时辰后在此等我就好。”

  “好,请您小心。”婉妤应道,便也嘱咐了她。

  这位公子她都没见过他几次,不过,看样子殿下好像是很信任他的。莫名的便有一种心安的感觉,好似自家殿下与这位公子在一起的时候便不会出什么事。

  云程听此,看了一眼马上的那两人,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后便也转身跟着婉妤走了。

  自家的小宫人和侍卫走后,楚天馥看着那一副冷冷清清的抱着剑站在那儿的无言便好奇道“他也与我们一起吗?”

  身后传来宁瑾瑜的声音,低沉却又富有磁性,阵阵扣人心弦“无言轻功很好。”

  “啊?...”楚天馥还没反应过来,宁鹰便驾马奔起。

  “你知道怎么去吗?”楚天馥瞧着他问也不问一句那牡华所居住的地方,便好奇的问道。

  “你觉得呢?”身后传来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楚天馥便立即反应过来了,还有什么是宁瑾瑜不知道的事呢?真是多此一举了。

  成王府

  一名普通百姓打扮的男子拿着一张令牌展示给门前的守卫的侍卫,侍卫见此后便叫了府中的小厮将他带往内院。

  经过府内的中堂直达这王府中的王妃所居住的院子,成王妃许雨柔由府中的大丫鬟搀扶着,来到了院子内的小亭子处,见着那男子后,便坐了下来,悠哉的接过身旁丫鬟递过来的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道“本王妃不是说过了,没什么急事便不必来王府。”

  男子将方才发生不久的事情告知她,不仅是楚天馥去百草堂得了那个买朱砂木这一药的名单,且派去刺杀夺名单的人皆被杀害,一个不留。

  “并且...王妃,方才不久,她已和一名男子驾马出城了。”男子禀报着,都不敢抬头看成王妃的脸色。

  果然,许雨柔听此,手中的茶杯便哐的一声落了地,身边的丫鬟也一惊,欲上前替她擦拭水渍之时她却一拦,模样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只是声音有些许冷意“你说,她们只有两个人去寻了牡华?”

  “王妃娘娘,奴才看得清清楚楚,确实只有二人。”那男子说道。

  许雨柔紧捏着衣衫,温婉的面容有着一股狠辣的模样“你派多一些人,不论如何将牡华杀了,绝不能让她落到王室手里,若是有必要的话,杀了那公主也无妨。”

  “是。”男子说道,便急匆匆的退了下去。

  他离去了以后,许雨柔看着地上那破碎的茶杯,一阵恼怒的神情。一旁的丫鬟见此,便小心翼翼的说道“王妃,恕奴婢多嘴,只是奴婢想不通,为何一开始您不直接了结了那牡华,而放她出府呢?”

  “牡华之前是我的大丫鬟,王爷也面熟的很,若是处死了她定让王爷生疑...”许雨柔瞪了她一眼说道,随即又想起宫里头那位,便也一阵阴狠“二十年的夫妻感情,王爷的心中宫里那位始终是比我重要。”

  若此次那丫头得了证据,证明了是她往皇后酒杯中投毒...那不仅是圣上的怒火,连她的丈夫也不会保她...她的郢儿和月婵...想到这,她眼中的神情更为坚定,一定,一定不能被这小丫头给找到证据。

  城外几里处。

  在这山野之外,有一间小小的木屋坐落于此,宁鹰拉着马绳将马儿停了下来,随即便轻松的下了马,动作优雅至极,他下了马后便瞧着还在马上的楚天馥,桃花眼一阵笑意“需要二哥哥扶你吗?”

  楚天馥又想起方才在城门口唤他着他的那两句,二哥哥,宁二哥哥。一时觉得羞愧不已,便闷着一张小脸道“不用,我自己下来。”

  宁鹰瞧着她有些笨拙的举动,眼间的笑意更为明显,他记得在邀明楼的时候她与她那双生的哥哥共骑一匹马的时候,下马的举动并不像现在那般呆愣,动作轻松又流畅,一瞧便是擅长于马术的人。

  为何如今倒是显得有些呆呆的呢?

  正值十八的少年也未察觉到自己为何要琢磨这种切不实际的小细节,也许是在这之中发现什么。

  那小他三四岁样子的小姑娘一切有关于她的举动都让他觉得有些好玩,好玩到他已经忘记他明明不喜与人触碰,明明在此之前,他会因为这个小姑娘醉酒扑到他怀中而恼怒...

  如今这般笑意盈盈的模样,一时他甚至未察觉,之前的恼怒是因她触碰了自己恼怒...还是因为那日感到了从未出现的情绪而恼怒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