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修真小说 > 本是红尘客,何处惹长生 > 第八十章:血解百毒,药师伏疫
  “你打算一直待在这里吗?”
陈炁这样问道。
南枝听后微微回神,她道:“应该吧,这里挺好的,再者说,我也不想去别的地方。”
陈炁听后没有说话,举杯喝了一口水。
好像没再能说的了。
没过多久,陈炁与徐诚元便与之告辞。
临行时,南枝再度吹响了笛声。
笛声之中满是孤独凉意,好似秋时寂寥一般。
大雾散了。
但那瘴气却一直不散。
笛声飘来,将那沾染在两个道人身上的些许疫气、瘴气尽数带走。
直至白鹤飞出这片瘴气,徐诚元才长舒了一口气。
“出来了……”
徐诚元在那里面的时候,心中总是心惊胆战的。
雾气散去之后,云梦泽的真容也显露在了眼中。
徐诚元忍不住连连称赞。
无论哪个时候,这里都有别样的光景。
不多时,他们在那岸边落下,马儿已经久等,见两个道人回来,随即一拥而上。
“这马儿倒是乖巧。”
徐诚元道了一句,随即翻身上马。
陈炁看向了岸边的鹤兄,说道:“鹤兄,贫道此番南下,还有许多路要走,不必再送了。”
白鹤长鸣一声,好似是在告别一般。
湖面之上倒印着那两个道人的身影,马儿抬腿,缓缓行去。
白鹤见此仍旧起身,将那道人送出数里。
行过之处,鹤群相随。
徐诚元手握着马绳,问道:“道友,先前你没说完的事是什么?”
“什么?”
“就是方才跟那位姑娘说的时候,跂踵鸟的事情,你不是说有些出入吗?”
“是啊。”
陈炁说道:“五木道友方才所见所闻,是不是下意识的就认为,跂踵鸟便只有在瘴气之中才能生存?”
徐诚元听后愣了一下,问道:“难道不是吗?”
陈炁说道:“跂踵鸟有化解瘴气的能力,但并不代表,它们要靠着瘴气活着,也只有在化解瘴气之后,才会吐出疫气。”
徐诚元听后更是不解了,开口询问。
“那为什么它们要活在瘴气之地……”
“在很早的时候,这天下并非这般模样,那时人迹罕至,南域之地几乎都被瘴气所覆盖,可以说,大江以南之地,都是瘴气,人不能进。”
“那时的人皇为了开辟疆域,许以跂踵鸟为神鸟之称,得气运加持,于是跂踵鸟一族便奔赴南域,在漫长的岁月里,清理起了这南域的瘴气。”
“可是后来,随着岁月推移,王朝更替,神鸟之名也在慢慢淡去,跂踵鸟也失了气运,随之凋零。”
“但它们却依旧在清理瘴气。”
徐诚元听后恍惚了一下,问道:“这是为何?”
陈炁说道:“因为它们的祖先一直都在教导着后辈言而有信,它们答应了要除尽南域的瘴气,后来这也成为了跂踵鸟存在于世间的意义,这是它们所认为活着的意义。”
徐诚元听后愣了愣,口中喃喃:“活着的意义……”
“南域的瘴气一日不除尽,他们就不会离去。”
“可是世道变了。”
陈炁说道:“后来的人不明所以,忘却了当初,只认为跂踵鸟是带来瘟疫的存在,可若是没有它们,如今的南域哪里又有人呢?”
徐诚元听后思索了起来,他道:“可是道友,若是论迹的话,梅州那一场大疫,却是有数十万人丧生啊……”
他有些不知该如何说起。
“这就要说起从前了。”
徐诚元听后耐心听起,便见陈炁开口。
“当年梅州有一位药师,此人对于医道有着别样的执着,时常顶着瘴气进山菜药。”
“可他无意之间,却是看见了一只受伤的跂踵鸟,顿时之间,脑海之中思绪浮现,记得医书记载,跂踵鸟居于瘴气之地,虽产疫气,但其血肉,却可解百毒,伏百疫。”
徐诚元的面色微变,更是带着些许不可置信。
却听陈炁接着说道:“他将跂踵鸟带了回去,圈禁一处,四周洒下避瘴丹,以这样的方法阻拦跂踵鸟传播疫病。”
“他不断的给跂踵鸟放血,发现医书之中记载的竟然是真的,跂踵鸟的血竟然真的可以解百毒,伏百疫。”
“药师欣喜若狂,凭借着无毒不解,无疫不除的本事,短短一年之内,他的名声很快就传遍了天下,甚至连天家都要求其帮忙。”
“可是越是这般,所需的血就越多。”
“他给跂踵鸟放血的次数也越发多了,慢慢的,跂踵鸟也不堪重负,甚至几次垂死。”
陈炁张了张口,说道:“可那药师,却已经被世俗蒙蔽了双眼,他甚至在某些时候都忘了,自己是因为什么才有了如今这般本事。”
徐诚元低下了头来,问道:“那它就不知道逃吗?”
“往哪里逃?又怎么逃?”
陈炁问道:“在这岁月之中,跂踵鸟一族始终都活在那瘴气之中,没有天敌,没有人祸,更没有气运加持,这样的环境使得它们逐渐丧失了与人拼命的能力,就算是化形的跂踵鸟,甚至都难敌一个江湖武人。”
马儿走着,那声音落入徐诚元的耳畔。
此刻,却是那样的刺耳。
他深吸了一口气,几多言语梗在咽喉,怎么都说不出来。
徐诚元捏紧了拳头,目光看向了前方,总是想骂些什么。
陈炁面色平静,接着说道:
“足足两年岁月。”
“被圈禁在那牢笼里,不断的放血,养血,再放血……”
“这样的折磨让跂踵鸟精神都有些恍惚。”
“可在药师的贪婪面前,无论此刻的跂踵鸟是有多么的凄惨,他都没有多看一看。”
“他以为,跂踵鸟这样的妖怪定然不会这么容易死的,它是妖怪,怎么会那么容易死,它只是在装罢了,于是便变本加厉。”
“直至某一天里,跂踵鸟彻底昏死了过去,体内的疫气不受控制的散开,不过几日,药师便开始上吐下泻,咳嗽不止……”
“梅州的瘟疫,也由此开始。”
徐诚元听后愣了一愣,问道:“不是说避瘴丹能够……”
说到这里,徐诚元忽的反应了过来。
他瞪大了双眸,此刻心如乱麻。
“该不会……”
却见陈炁点了点头,说道:
“避瘴丹是无法阻拦疫气的,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