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暴躁女王的打脸日记 > 第27章 打脸娱乐圈地下皇帝(27)
时隔一个小时,周沫再次站到了盛世娱乐的一楼大厅。之前她带着主人的心态重返故地,现在,却恍如丧家之犬一般难堪。

“周姐,我检讨写好了,正好你在这里我就直接交给你吧。”

这是周沫之前要求的2000字检讨。2000字不多不少,写在纸上也有那么薄薄的一沓。周沫紧紧捏着这沓纸,感觉脸上像是被狠狠删了几巴掌。

“顾秘好。”

“顾秘。”

“深哥这是去干什么啊?”

周围突然响起一片声音,周沫抬头,发现是萧季秋的秘书顾深。这个男人如她几年前第一次见到的那样,永远西装革履,永远精英范十足。她以前嘲笑过顾深的,没明确说出来但是使眼色不知道多少。明明对方不过是一个给萧家干活的打工仔,明明只是一个仰仗老板鼻息生存的“底层人”,为什么他却能那么傲慢,眼睛永远长在头顶,永远对她不屑一顾!

顾深刚好经过周沫,那个交检讨的年轻人立刻站直,像军训时给教官敬礼那般:“顾秘好!”这可是总裁身边最有力当然助手,得罪了他基本上就别想在盛世娱乐混了。

顾深点了点头,余光却扫到了周沫手里那沓纸,“检讨书”这三个字瞬间映入眼帘,他随口问道:“你交检讨干什么”

年轻人闻言挠了挠头,脸上有种做了错事被发现的尴尬:“刚刚去拿了个外卖,这不合公司规定,所以就写了份检讨书交给周姐。”

顾深诧异:“交给她干嘛”

年轻人:“啊?”

顾深:“周小姐不是已经离职了吗?她现在在公司没有职位,你为什么给她交检讨”

周沫也不知道她犯了什么邪,明明知道一直杵在这里只会越来越难堪,可她还是忍不住,忍不住再多看顾深一眼。

她总是这样,总是向往那些对萧季秋来说,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东西。童年时候的糖果是、玩具是,成年之后的公司和男人也是。

是的,周沫一直认为顾深和萧季秋有一腿,并且认为萧季秋能够运营好这家公司全都是靠的顾深。她不认为她差萧季秋多少,她办不成的事没有道理萧季秋就能圆满解决,不可能她搞黄了艺人的代言,而萧季秋却能为公司创造这么大的收益。

这一切一定是顾深的功劳。

她默认顾深是萧季秋的情人,所以千方百计都想把顾深抢过来。背着萧季秋,她勾引了顾深无数次,次次都以失败告终。周沫跟顾深的羁绊太深了,深到她后来已经分不清她追逐顾深,是因为想要抢萧季秋的东西,还是因为自己动了心。

顾深跟那个年轻人解释清楚就迈步离开了,这下子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周沫已经被萧季秋开除,微信群里是刷了屏的烟花,绽放的光点特效就没停下来过。

周沫能感受到那些似有若无的打量目光,每一道视线都宛如针刺,令她皮肤生疼。周沫突然想起她刚刚在楼上出了很多汗,她的妆已经全部花了,一缕一缕的头发因为汗液紧贴在脸侧,杂乱得毫无章法。大地色的眼影此刻全部晕染开,堆积在眼睑上仿佛成了真正的泥土,原本装饰用的亮片有的滑到了鼻梁上,有的又落到了脸颊。

即使是新手化妆也没有这么惨烈过。

周沫太狼狈了,这对于一向追求精致高贵的她来说比酷刑还让人绝望。难堪的情绪就像一把刀子,在她最柔嫩的皮肤上千刀万剐,痛彻心扉。

她几乎是逃一般的冲出了大门,埋头直冲,她感觉世界都在看她,她不敢抬头!

一直跑到了一个公共厕所里周沫才停下脚步,她钻进了一个隔间,死死地锁上了门,然后脱力一般的坐在了马桶盖上,大口喘着气。

周沫现在只想静静,一个人,谁也不要见。但她显然做不到,因为有的时候你不想什么,偏偏就会来什么。

周沫安静了好一段时间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之前和闻泽强敲定合作的甲方。

她定定地看着屏幕,几次三番抬起手指却又在即将碰到接听键时飞快缩回去。她的手在颤抖,她知道对方这时候打电话来是要做什么。

一分钟后,铃声消失了。周沫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手机又接到了一个电话。

不过这次是她的母亲,周沫终于接通了。

“喂,妈……”

电话对面显然没什么耐心,周沫话都没说完就打断了,尖利的中年女声顿时响起,周沫忍不住皱了皱眉。

“沫儿,你弟弟上山当道士去了,那个道馆说只要缴纳九十九万就可以马上升级为长老亲传弟子。咱家里没这么多钱你赶快转账过来!”

周沫难以置信:“妈!弟弟在胡闹你也跟着胡闹吗!花九十九万去当道士亏他们也想得出来!他们就是一群骗子!”

周妈听到这话很不高兴:“说什么呢!对大师放尊重点!这家道馆是有营业执照的,馆主还上过电视节目,你小时候还跟我一起看过的,这怎么会是骗子呢?”

周妈说的是早些年的一个医疗养生节目。说是节目其实还不如说是广告,只是时间过长,以前的观众都是当综艺看的,看的久了越来越分不清是不是真的。

节目组每期请一个神药传人,要么是行走在万蛊之乡的苗药大师,要么是修行在雪域高原的藏药祖师爷,每一个嘉宾拎出来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一等一的高手。那时候,这个节目是周妈一家的心头好,他们满怀热情地看完了每一期。

几十年过去了,当初的神医走的走,散的散,神医宇宙再不复往日的荣光。周妈原本都要忘了这段记忆,直到邻居大妈说参加一个讲座就可以免费领一斤笨鸡蛋,周妈这才在演讲台上再一次见到了记忆深处的那个人。

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是神医,他创立了一个道观,广收弟子。明明过去了这么多年,神医依然是当初那副模样,已经仙风道骨,和蔼可亲。一来二去,周妈就和神医联系上了,互加了微信。再后来她儿子也迷上了修道,主动提出要进山磨砺。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通电话。

“妈,那是骗子!”周沫原本还将信将疑,这点子铁了心就给那个人入了骗籍,“那就是一卖假药的,我以为你当初就看个乐子,没想到你居然认真了!”她看不懂,并且难以理解。

周妈这时候也平静下来了,想来是知道急哄哄的叫女儿转账不现实,必须得说服她才行:“沫儿妈就跟你说了吧,你弟弟原来有哮喘你知道吧?”

“是啊,怎么了?”

“现在他哮喘好了,就在跟着道长上山修行之后!”周妈的声音难掩兴奋,“好了你知道吗?!我们跑了那么多大医院都没有治好的病被道长治好了你说道长是不是骗子!”

周沫这时候也犹豫了,听她妈这话不像是在说谎,但是……

“妈,九十九万也太多了吧我最近用钱的地方多,拿不出这么多给你。你看能不能少交点钱,让弟弟当个扫地弟子就行了”

周妈怒了:“没钱!你哄谁呢?!!你跟着萧季秋这么多年,萧季秋有多听你的话我还能不知道!你但凡皱皱眉头她就会叫人带着珠宝包包任你挑选,这些东西价值何止九十九万!你就直说吧,你是不是想和我们家断绝关系!”

周沫懵了几秒,怒气也直窜:“断绝关系!我不过就是这一次没有给你钱你就叫我断绝关系!妈!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说这么重的话这些年全家就我一个人工作养家,你和爸,弟弟和妹妹,哪一个不是我赚钱在养你们吸完我的血就想不认账了是吗!”

周妈冷哼一声:“你工作养家别逗了!你的工作就是早上到公司打卡,然后就全国到处玩。有萧季秋这么一个好闺蜜罩着你你还需要辛苦工作我呸!”

周沫实在受不了,用手捂着脸就开始痛哭:“你还是我妈吗?我可是你女儿啊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我说错了吗要不是我给你找了萧季秋这么一个闺蜜,你那能过得上现在的生活我就问你,你给不给我那九十九万块钱不给你以后就别回家了!”

“给!我给还不行吗!!!”周沫痛恨地冲着电话大喊,这一刻电话那头不是生她养她的妈妈,那是一个吸血鬼,一个根本不在意女儿生活只会为了自己利益折磨她的魔鬼!她恨不得穿过电话去掐住对方的脖子,摇着对方的肩膀大喊“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么对我”。

卫生间的灯是昏黄的,有些暗淡。一个白领刚一进来,顿时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断断续续抽泣声,吓得她汗毛直竖,急急忙忙退了出去。

周沫哭够了,心中的不快一下子发泄出来令她舒服很多。她用纸巾擦干泪痕,拿着手机漫无目的地摆弄着。想到什么她突然点开了电子邮件的图标,满屏幕的“未读”吓得她差点摔掉手机。

全是要求付违约金的。周沫不看也知道,她后悔了,她不该在闻泽强刚刚火了就给他接了一堆工作,贪图拿点眼前利益让她现在痛不欲生。

她大致点开看了看,几乎是破罐子破摔了,把违约金林林总总加起来,不多,也就五千多万。

周沫脑子有点闷,她突然想起大学毕业的时候,萧季秋说以后她结婚的时候送她一栋大别墅。那栋别墅周沫也见过,位置十分优越,价格刚好是五千万。

没了,周沫吃吃地笑了起来,一切都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