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屋 > 其他小说 > 不柯学的剑豪 > 第三百三十章 宝藏(二)


  “早点解决可以去吃点夜宵。”欢欢对古月说道,看了和叶一眼,看出她应该是隐瞒了一些东西。

  直觉告诉她,应该是远山银司郎和服部平藏聊了小两口的事情,找个机会套话出来,然后就可以威胁她,再那啥,哼哼哼......

  和叶忽然感到背后发凉,浑身一震,感觉被充满色气的目光盯上一样,而且这感觉好熟悉,下意识就一手护胸,一手挡住丰满的屁股,警惕的四处看。

  “和叶你是怎么啦?”小兰好奇地问道,挽住和叶的手臂给予她些许的安慰,和叶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反应过度,连忙摆摆手,“没什么。”

  这时候服部平次已经一把夺过大泷悟郎手里的卷轴,看得柯南眼角一跳,你要不要那么猛。

  正研究的入迷大泷悟郎,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卷轴就不见,毕竟他也压根想过有人敢在一群警察里抢夺东西。

  双眼一凝,快速转头看过去,同时身体已经做好扑上去擒拿的动作,当看到那熟悉的黑皮时,愣住了,只能大声嘱咐,“那是重要的证物啊!!”

  “好。”服部平次拿着卷轴站在雨中,头也不回地说道,这把毛利小屋都看懵了,只能说不愧是本部长的儿子,这要是普通人直接是妨碍公务了。

  被烧得七七八八的卷轴在雨水下渐渐地显露出一些模糊不清的字迹和线条,这下两人确定是宝藏这件事情。

  当服部平次说出宝藏就在大阪城某个地方的时候,旅行团四人紧紧地盯着服部平次,每个人的眼神都变了,希望他再透漏出一些有用的消息,可惜服部平次陷入了沉思。

  旅行团中的老人后退几步,拿出手机开始低声吩咐,欢欢通过唇语来辨认,简单来说就是,让他们的人不要轻举妄动,警方短时间之内好像还不会离开,然后安抚电话里的人几句。

  随后服部平次将自己的发现告诉大泷悟郎,递过碎片和卷轴开始讲解。

  “那不是葫芦吗?”小兰看到卷轴上的画,和叶点点头,“说到葫芦,就会想到太阁的马印。”

  “那么,刚才那个碎片的形状,说不定就是葫芦形状的陶瓷......”小兰猜测道,和叶有些兴奋,“那里面不是装满了金子啊?”

  毛利小五郎有些出神,说起葫芦他就想到古月老弟身上的酒葫芦,那酒的滋味,下意识就咽了咽口水,目光看向古月老弟。

  “回去喝酒?”古月惟剑看到毛利大叔看着自己,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酒友之间的默契,两人听到葫芦就想起美酒,毛利小五郎对着古月老弟竖起大拇指,转头更加认真钻研破案。

  “难不成是太阁秀吉的宝藏?”毛利小五郎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但这葫芦也太小了,和卷轴上标示一样的话,那不就只有30厘米左右。”

  “没错,丰臣秀吉每次打胜仗后都会在马印上加一个小葫芦,后来变成了著名的金色马印。”服部平次惊讶地看了一眼毛利大叔,没想到他居然知道,“千成瓢箪!”

  “!!”

  “如果真是千成的话......”

  “那、那不就......”

  毛利小五郎和大泷悟郎都被这消息震住了,说话都有些结巴,和叶和小兰更是下意识张大樱桃小嘴,好多黄金啊。

  “如果有一千个左右的话,那宝藏可不小了,尤其是加上它艺术和历史价值,价值更难以估计了。”

  “从十三年前的焦尸和前段时间发现的焦尸,加上今天死者身上都留有陶瓷碎片来看......”

  “他们三人可能都在觊觎这个宝藏,最后却被一个想独吞这个宝藏的人给杀了......”

  服部平次用怀疑的眼光看向旅行团的四人,四人面无表情地回视,这动作更引起服部平次的怀疑。

  这个时候大泷悟郎忽然表示自己还不太懂,本部长和远山组长只是看过两个碎片而已,就凭这样就知道这是个珍贵的宝物,他们应该还没看过卷轴......

  大泷悟郎还真是......怎么形容呢,自身推理处于普通人的水平,自然理解天赋恐怖的推理能力,也难以相信。

  远山和叶解释应该是碎片的原因,远山银司郎在车上曾经拿出过碎片,那个碎片的形状很像葫芦的瓶口,而且他们也提到了碎片上写着‘八百四十八’。

  “原来如此,‘八百四十八’的确是一到一千的其中一个数字。”旅行团中八字眼的妇女,脸色愁苦地说道,看样子就像被人欠她几千万一样,老人也出声,“如果那两块陶瓷碎片都沾有少许金粉,的确很容易联想到那个传说......”

  “听说秀吉时候,大阪城里还藏有,脸家康都难以估计的金子......”

  “也有人说秀吉为了净化进水,曾经把大量的金子丢进守阁前的水井里......”

  剩下旅行团两人越说越兴奋,老人赶紧咳嗽打断他们,毛利小五郎还是有些疑惑,质疑就算真是这样,又怎么确定卷轴和宝藏有关,说不定这卷轴只是张设计图。

  “陶瓷里有金粉,卷轴上贴了好几张纸,只是为了扰乱大家的把戏......”服部平次无奈地解释道,用半月眼看着他,怎么毛利大叔的推理能力起伏不定,有时候厉害地让他咋舌,有时候又低到令他无语,“而且,这个卷轴上写着龙,所以不用说也知道......”

  “还有老虎......”

  一道沉稳有力的声音传来,大家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笔挺的站姿,一丝不苟的棕色西装和严肃的表情,充满中年男人魅力的脸庞,是远山银司郎。

  “如果那个写着龙的卷轴和龙虎石一样,因为被雨淋而浮出葫芦的图形,那就表示其他地方还藏有写着虎的卷轴。”

  “而且藏匿葫芦的地点,很有可能写在卷轴的某处......”

  “我说得没错吧?平次......”远山银司郎严肃的表情下露出一抹笑容,服部平次一脸震惊,大泷悟郎震惊地喊道,“远、远山老大?!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我打电话叫他来的。”远山和叶来到远山银司郎身边,不愧是远山和叶的爸爸,帅气中带有一丝沧桑的脸庞,笑起来面目和善,理直气壮地说道,“反正警本部就在附近嘛......”

  服部平次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怕远山银司郎,要知道面对严肃地服部平藏他也敢叫‘狐狸眼老爸’,对远山银司郎却莫名地有些怂......

  “这次的事件,跟我爸爸之前处理的那件案子也有点关联......”远山和叶无视平次的目光,反而更大声解释,“更何况......平次,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你觉得我们有办法离开这里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